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二十一章交換2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了他辦公室,季子強的心情好,就開了幾句玩笑,兩人嬉笑了一會,方菲就認真起來說:「你也不要太高興了,知道嗎,開會前,雷副縣長讓哈縣長叫去了,回來雖然不說什麼,但我看的出來他是很不舒服,估計是把他分管的公...

?哈縣長等他接話,但見他並不為所動,心裡就罵著,但嘴上卻說:「季縣長,你感覺還應該怎麼樣,你才願意放手。」他不得不挑明話題。

季子強也就不再和他周旋了,說:「把他降級調走那是當然的,不過黃縣長,你看公安局也都沒多少油水,但對配合農村的工作是很有利的,你說是不是?」

哈縣長一下子就懵了,不會吧,你小子胃口也太大了點,連這你也敢想,敲詐的有點太過份了,他就要一口的回絕過去,可是想想那到手的幾萬元錢,還有黃局長那可憐巴巴的臉,他一下子又咽回了話,想了想說:「今天就先說著吧,我們都考慮下。」

說完起身就走了,他已經知道了季子強的底牌,那這個問題自己還是要好好的想想,看看這筆交易是不是合算。

等他一走,季子強就趕忙的聯繫了一下吳書記,他必須把這情況給書記做個彙報,他知道,不和書記先溝通好,自己私下裡答應什麼了,以後也會讓書記誤解的,一旦兩面都不討好了,那就不是自己在夾縫生存的問題,自己就是在懸崖上了。

見了吳書記,他把自己的想法很婉轉的托出,最後說:「書記,那個黃局長只是個小人物,我們不能因為他影響了工作,不知道書記怎麼看這個問題。」

吳書記一直在聽他說,對他的這種觀點也認真的分析了一下,感覺是很有些道理的,一個過氣了的局長,在這盤棋局上是沒有多少作用的。

到是這季子強,看的出來,很有點手段,一點都不像一個年輕人,自己以後要好好的培養他,也要好好的防範他,用的好,就是一把寶刀,用不好,呵呵,就會是個隱患了。

最後吳書記點頭誇了季子強幾句后說:「子強同志啊,沒看出來,你很有大局觀念嗎,團結是最主要的,我們發展經濟一定要有個穩定的局面,這事你就看著解決,我支持你。」

得到了吳書記的首肯,季子強算是放心了很多,回去以後,他就在辦公室里坐等哈縣長的回話了,他不急,一點都不急。

急的到是哈縣長,他不得不急,剛才黃局長又給他來了個電話,還暗示了事情辦成,還有重謝。

這讓哈縣長必須認真考慮這個問題,他心裡是很清楚的,季子強要的是權利,這比要錢還惱火,錢是可以讓黃主任出的,但權利卻是要自己付出。

不過想想那公安局,那是個花錢的主,有點油水也讓縣委的副書記和政法委卡住了,乾脆就把公安局交給他管吧,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按市委華書記的意思,是一定要收拾掉這個季子強的,先讓他蹦達幾天,愛工作,好嘛,乾的多,失誤自然也就越多,不要讓我抓住機會。

哈縣長就打電話把季子強叫了下來,見他進門就招呼坐下,等秘書把水到了以後說:「季縣長,你來這段時間,我也觀察了一下,你還是很不錯的,是該給你壓些擔子,公安局就交給你分管吧。」

季子強心裡高興,上次在街上看到的那商鋪被砸的場景也出現在了眼前,季子強知道,公安局雖然沒什麼油水,但為自己在農村開展工作是很有幫助的,最近在好幾個鄉上,都發現有一些黑惡實力的存在,要是自己分管了公安局,就可以好好的整治一下,確保農村和城區的環境安全。

哈縣長見季子強沒有什麼反對的話,就說:「下午我們就開一個政府工作會,把大家的分工再落實一下,也提醒一下大家,以後分管的下屬局不能隨便的越級彙報,你看怎麼樣?」季子強也就笑笑的說:「哈縣長的安排,我是一定要支持的,你是我們的班長埃」

哈縣長擺擺手說:「不敢當,不敢當,那就這樣吧,大家都準備自己的事。」

季子強就離開了哈縣長的辦公室,回去了。

以後的事情就簡單的多了,在紀檢委來問他情況的時候,季子強自己也說不清了,當時是不是給黃局長看了文件,現在時間一長,還真記不起來了,最後紀檢委也就大概的問了問,回去給書記彙報去了。

政府的工作會議開的也不錯,每個局的分管都做了落實,會上也明確了以後不能越級彙報的決定,公安局也順利的划入了季子強的轄區,最後所有的人都是皆大歡喜。

在大家都挺歡喜的時候,也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這個年輕的副縣長最好不要去招惹他,不要拿自己的紗帽來和他玩,於是很多局長主任都不斷的告誡自己:退一步海闊天空,忍一下風平浪靜,對季副縣長,一定要順著他的毛毛抹,千萬不要得罪他。

季子強開完會心情還是比較好的,但也不是所有的人心情好,雷副縣長就心裡憋屈的很,他是哈縣長的嫡系,但不知道為什麼,哈縣長莫名其妙的要他把公安局交出來,好在最後哈縣長是答應了,這只是暫時的一個調整,要不了太長時間,一定會把公安局再還給他分管,但不管怎麼說,雷副縣長還是不大舒服。

雷副縣長就問:「老大,為什麼你要這樣遷就他?」

哈縣長就只是笑笑,擺出一副意味深長的表情,讓雷副縣長自己去瞎琢磨吧。

因為哈縣長他不能回答這個問題,也不想回答。

快下班的時候,,方菲到了他辦公室,季子強的心情好,就開了幾句玩笑,兩人嬉笑了一會,方菲就認真起來說:「你也不要太高興了,知道嗎,開會前,雷副縣長讓哈縣長叫去了,回來雖然不說什麼,但我看的出來他是很不舒服,估計是把他分管的公安局給你,心裡不痛快。」

季子強就說:「他是當然不高興了,不過他和哈縣長關係好,生會氣就完了。」

方菲就用手指戳了他一下額頭說:「你笨不笨啊,你以為我是說她生哈縣長氣啊,那他也不敢啊,我是怕他把這氣記到你頭上了,以後你見了他還是小心點,不要讓他找到撒氣的理由了,知道嗎?」

「奧,有這麼嚴重啊,這我到沒多想。」季子強說。

「不會吧,季子強同志,難道你混跡官場這麼多年真不明白這個道理。」方菲有點誇張的看著季子強說。

其實,季子強何嘗不知道啊,自己高興了,別人就要生氣,但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總不能為了讓別人高興,自己什麼都不管,他們手上都有很好的部門,給自己勻一點也是應該的。季子強就繼續對方菲說:「我離他遠點就是了,你不要擔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