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十章酒醉回家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住了哭,再走。 哪想到剛到床前,就被方菲一把抱住了。 兩人一時都沒有了語言,季子強就感覺像是懷裡抱了一盆火一樣,烤的自己也滿身的過電,電的他一陣陣的目眩,季子強想要推開她,他不希望自己...

?

蒼天啊!季子強到哪裡去講理啊,明明是你自己要喝,勸都勸不住,現在到成了我把你灌醉了,也沒辦法,就只好打了個車把她送了回去。

方菲在小區是有一套房子的,季子強也不知道這是方菲租的還是買的,房間里的裝修和擺設處處透漏出奢華的味道,季子強微微的嘆口氣,頓時覺著自己辦公室里的那張床實在寒酸。

季子強攙扶著方菲進了門,那方菲就一下子撲在了床上,季子強想想現在最好趕快溜,一會她再吐了,還得幫她收拾,到時候就不知道要發生什麼事情了。

剛要走,就聽方菲嗚嗚的哭了起來,季子強就納悶了,剛才還是好好的,怎麼說變天就變天了。季子強想想也是,女人的心,海底的針,她們的喜怒哀樂常人哪裡能夠把握的祝

季子強現在是進退為難,看方菲哭的這麼傷心,他想還是安慰一下,讓她止住了哭,再走。

哪想到剛到床前,就被方菲一把抱住了。

兩人一時都沒有了語言,季子強就感覺像是懷裡抱了一盆火一樣,烤的自己也滿身的過電,電的他一陣陣的目眩,季子強想要推開她,他不希望自己這樣的放任和輕浮,他的理智讓他明白,或者自己現在只是方菲孤獨寂寞中的一個替代品。

季子強就喘息著說:「方菲,你放手,我幫你倒點水喝一口。」

方菲嘴裡喃喃的說著什麼,但很模糊,季子強就只好用手輕輕的想把她推開。但推了一下,不知道是他沒有用力,還是她抱的太緊,就感覺方菲反倒貼的更近,那驕傲的胸膛也擠壓的更有力道,嘴也很快的貼了上來,沒幾下,季子強也就守不住陣地了,開始了不由自主的反擊。

那僅僅存留在季子強心中的一點點理智又算的了什麼?一個將近三十的熱血壯男,一個很久沒有發射過的火槍,它是完全可以輕易的就把那一點殘存的理智擊潰。

如此的夜色,如此的溫情,如此的美女,有哪個正常的男人可以去抗拒,季子強也陶醉了,陶醉在這美麗的幻覺中。

方菲帶著醉意,憐惜的看著這個大男孩,看著他急切的忙綠,看著他忙碌聳動的肩膀,看著他英俊的臉龐上密布的一層細汗,方菲徹底醉了,不是身體,而是心……

天亮了,季子強也醒了,抬眼看看這陌生的地方,他有幾秒的遲鈍,很快就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他趕忙坐起來,這才發現自己什麼都沒穿,身邊也沒有了方菲的蹤跡。

季子強搖搖頭,穿好衣服,顧不得洗漱,擔驚受怕的離開了這個高檔小區,深怕再遇見一個熟人,其實,他在洋河縣也沒有什麼熟人。

到了政府,已經上班一會了,當了領導的好處就是沒人給你記遲到。

不過他還是告誡自己,以後一定要注意。又過了幾天,季子強一早就在辦公室里,秘書小張已經給泡好了茶水,還有幾份報紙,他就隨便的翻翻,也沒什麼重大的消息,就問秘書小張:「今天是什麼安排」。

小張就說:「今天10點多,你要和農業局的馬局長到下面鄉鎮去檢查農業工作。具體在下面呆多長時間不好估計,所以今天就沒有安排其他活動了。」

季子強嗯了一聲說:「那還有1.2個小時,我就看看文件。」

小張就又說了:「季縣長,今天的文件里,有一個省財政廳下發的通知,你要重點看看。」

季子強問:「什麼內容。」

小張說:「是關於上半年資金檢查的通知,涉及到你分管的就是畜牧局資金撥付問題,省廳的通知說,從今天起暫停一切資金下撥,等待檢查和對賬后再恢復正常。」

季子強一面聽著,心裡一陣高興:終於等到這個機會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