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七章忍字當頭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但他就來個裝蒙吃相:「季縣長啊,明天……明天可能還是有事,這樣把,季縣長,哪天我到你辦公室給你好好的彙報,今天就讓賈副局長現陪你聊聊,情況他也是知道的,問他一樣,呵呵。」 他給季子強髮根煙后...

?

但這是一個過度階段,只要你不犯錯誤,沒人收拾你,你低眉順眼,謹慎小心的一步步熬過了副縣長,獲得了提升,那就撥開烏雲見太陽了,形勢會發生一個大變化。

當然了,也不是所有副縣長都是這樣,常務副縣長手裡還有點權,他掌控著縣上很多的要害部門,他還有對政府其他副縣長的一些管理權,這就不一樣了。

還有就是個別副縣長是縣常委,那恭喜你,你已經是媳婦熬成了婆婆,下面局長,鄉長不敢惹你了。

因為在他們每次換屆和提升的時候,你有那麼一票的權利,固然,你也不一定做的了主,像這樣的大事,一般是書記和縣長在定,但在關鍵的時候,撂個反話,落個井,下個石,拍個黑磚的,打個落水狗什麼的,那還是有機會的,其他的副縣長連這個機會都沒有。

於是,當季子強走進了畜牧局,那黃局長只是客氣的招呼了幾句,然後就說自己有急事,讓副局長陪著聊聊,自己準備離開了。

季子強心裡就隱隱約約的有了氣,自己特意來看你們,你有多忙,比我還忙嗎?他就揶揄了一句:「黃局長工作這麼忙啊,看來我是來錯時間了,這樣吧,黃局長,我明天和你預約下再來。」

這話的意思很清楚,就是想挖苦一下這黃局長,從古到今,國外國內,也沒見過上級見下級還提前預約的,你也耍的太大了一點。

黃局長呢,也是官油子了,他是完全聽的出來季子強話里的意思,但他就來個裝蒙吃相:「季縣長啊,明天……明天可能還是有事,這樣把,季縣長,哪天我到你辦公室給你好好的彙報,今天就讓賈副局長現陪你聊聊,情況他也是知道的,問他一樣,呵呵。」

他給季子強髮根煙后,笑笑,擺擺手,然後夾著包就走了。

那黃局長就揚長而去了,就把季子強涼了起來,他是很有點尷尬了,自己還不能馬上就離開,那更掉價。

他就和這賈副局長又攀談了一會,好在這賈副局長到底是官小無權,能貼上個副縣長聊聊天,那也是幸福和榮耀的。

賈副局長就勸慰他說:「季縣長,以後只要是扶貧辦的事情,你直接給我說,我會好好的給你辦,決不讓你發第二次話。」

季子強就心裡笑了:你一個副局長和我一樣是光腳片,找你也辦不成埃但嘴上卻說:「好,我記住了,以後我們要多走動,有什麼多通氣。

他也準備在畜牧局招兵買馬了,有個內線在,遲早可以想辦法收拾他姓黃的。

回來以後他一個人在辦公室悶了好久,他也清楚目前的狀況,一個縣上就是這樣,縣長主持政府全面工作,常務副縣長負責政府常務工作,如財政、人事,交通、規劃、國土等重要部門,基本都是他們管了。

留下給其他副縣長的,那都是些雞零狗碎,缺錢少權的弱勢部門,在官場,有權沒權取決於兩個要素:是否掌握著人事權利和財政權利,沒有了這兩項,誰也懶的買你的帳。

在基層縣上,局長和副縣長頂牛吵架的多的是,季子強就想了,那是不是就沒有一點辦法可以控制呢?

也不盡然,現在季子強就想到了兩個辦法,一個是要快速的樹立起威信,讓下面人感覺你很有魄力,這就表示著你能力出眾,有那麼一天可能會提上去。

他們也就先膽怯了,也就會提前來喂窩子,喂窩子就是釣魚前,把一個地方先撒下很多誘餌,因為官場很多人也是有長遠目光的,都知道打個提前量,不提前巴結好,一但人家掌權了,再去巴結,就要花大本錢了。

還有一個辦法,那就只有靠練關係了,下去以後和他們吃喝,打牌,最好在一起唱唱KTV,和下面的幹部形成一種鐵哥們的感情,那很多事情就好辦的多,這就是公事沒有私事快的原因。

但這又涉及到一個費用問題,在下面你可以吃人家的,人家來城裡了怎麼辦,那樣的接待縣長是不會給報銷的,所以自己就必須要有錢埃

想來想去,他還是決定用第一種方法,要快速的樹立起自己的威信,怎麼樹立?那就找機會先從畜牧局的黃局長頭上下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