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七章 西卡

作者:頹廢龍  |  更新時間:昨日01:23更新  |  字數:5363字

五十人的騎兵隊伍風馳電掣般,一層淡淡的光輝出現在騎士們的鎧甲上,不僅讓他們沒有了應有的重量,還讓給與了戰馬神奇的力量。

讓這些賓士的戰馬,在賓士時,依舊能夠急速的恢復著體力。

這是戰神殿獨有的秘術!

對於戰神殿的信徒來說,戰馬是最好的夥伴。

甚至,有的信徒會選擇一匹戰馬從一而終,耗費無數的魔法材料,讓戰馬擁有超出想像的壽命和力量。

卡爾就是這樣的人。

他胯下的戰馬是從他十五歲開始,就精心培育的。

從十五歲到二十歲左右,他從未睡過床,而是睡在草堆上,白天練習劍術的時候,也是在戰馬附近,吃飯時也不例外。

可以說,五年的時間,早已經讓卡爾和他的戰馬心意相通了。

再加上魔法材料的餵養,這匹戰馬所代表的價值,足以讓數十個普通中產人家破產。

而卡爾能夠餵養的起,則是因為卡爾自身出身西卡領傳統貴族,而且和西卡子爵有著血緣關係,他的母親就是西卡子爵的親妹妹。

當然,卡爾能夠成為這支騎兵的統領可不是因為自己的舅舅。

而是真正的實力!

他依靠著手中的劍,一一挑戰不服的騎士們。

百戰百勝後,才成為了這支騎兵的統領。

家資豐厚,且家學淵源,有著自我的傳承。

這就是北陸的傳統貴族。

至於品德?

說不上高貴,但也不會卑劣。

畢竟,做為戰神的信徒,卡爾還是有著底線的,所以,從波爾那裡拿來的銀索爾,他都分給了自己的下屬。

這讓這些屬下越發的尊敬著卡爾。

一個實力強大,卻又樂於給與自己屬下好處的上司,沒有哪一個屬下會討厭。

因此,當卡爾下命令全速前進的時候,沒有一個騎士有怨言。

哪怕他們已經持續這樣的狀態快兩個小時了。

突然,伏在馬背上的卡爾一抬手,坐直了身軀。

沒有任何的言語,所有的騎士都停了下來,他們分工明確的拔出了長劍,點燃了火繩槍的火繩,警戒的望著四周。

凍土上的松林,在午後靜寂無聲。

陽光微微隱匿,一層薄薄的霧氣再次籠罩了這條通往邊境摩爾薩的道路。

卡爾雙眼緊緊的看著前面。

他能夠察覺到有東西再靠近。

很隱匿卻又散發著令他厭惡的氣息。

「是那些躲藏在陰溝里的混蛋嗎?」

卡爾握緊長劍,長劍劍柄一側的紅寶石微光閃爍。

立刻,冰冷的凍土上就多出了一份灼熱感,那是來自心底的灼熱感,猶如是戰場上即將拼殺的勇士一般。

所有的騎兵,在這個時候,都變得熱血沸騰起來。

他們似乎獲得了無盡的勇氣般。

而在這樣勇氣的支撐下,他們的力量、速度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甚至,視野也變得極為優秀,至少那幾個端著火繩槍的騎兵是這樣的。

砰!

砰砰!

毫不猶豫的,這幾個騎兵開槍了。

不需要彙報。

這是卡爾特許的。

也是諸多真正經歷過戰鬥,才明白戰場瞬息萬變的老手們,最為正確的選擇。

彈丸在火藥的推動下,急速飛出。

雖然這些騎兵手中的火繩槍,不是重型的支架火繩槍,但是在裝葯達到了2盎司後,其威力依舊不遜色與裝葯2.5盎司的支架火繩槍。

再加上戰神殿的精製,這些火繩槍要更加的可靠。

不單單是威力,精準度也是高處一個台階,特別是自我保護方面,更是深受諸多人的喜愛。

而這一次,它們同樣沒有讓自己的持有者失望。

噗通!

所有人都聽到了彈丸命中、擊倒對手的聲音,也看到了遠處模糊的影子倒地的模樣。

卡爾一笑,沖著身後開槍的騎兵比划了一個大拇指,然後,一揮手。

頓時,卡爾的副手就帶著五個騎兵向前而去。

卡爾等人則是一邊警戒,一邊看著自己人的探索。

這並不是什麼臨時指派,而是輪流來。

每次都要由卡爾或者自己的副手做為領頭者,剩餘的五人則是輪流從所在的小隊出列進行。

在這個時候沒有什麼特殊,即使卡爾是貴族也一樣。

戰神不喜歡懦夫。

士兵們也不會服從一個懦夫。

卡爾的副手帶著五個人進入了霧氣後,那瀰漫的霧氣突然的翻滾起來,而且變得濃厚,原本朦朧能夠看到的松林、道路,徹底的消失了。

而且,這些霧氣宛如活過來一般,向著騎兵們撲來。

卡爾心中一緊,當即開口提醒手下。

「注意!」

一聲大喝出口,卡爾再次握緊了長劍,劍柄上的紅寶石光芒綻放。

立刻的,那些翻滾而來的霧氣就停在了隊伍前,但一根藤蔓卻是躲開了所有人的視線,無聲無息的來到了他的戰馬腳下,然後,就猶如是蹦起的毒蛇般,直刺卡爾的背後。

卡爾完全沒有感知到這一切。

但他的戰馬感知到了,四蹄一蹬,十分靈巧的避開了這次突襲。

卡爾則是配合無間的一揮手中的長劍。

咔嚓!

這根藤蔓直接被斬斷了。

一抹火焰從流出綠色汁液的切口處燃起,以超乎想像的速度蔓延開來,被斬斷的一截,迅速的燒成了飛灰,擁有著根部的一截,則是徹底的被烈焰包圍。

啊!

所有人都慶幸的聽到了慘叫聲。

完成了一次裝填和第二梯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