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榜 其他類型

官榜 第4088章有點後悔的王紅渠

作者:隱為者

本章內容簡介:沒有想那麼多。我想嵐烽市是不可能會那麼傻的,自己搭建起來的舞台,怎麼會讓咱們白白唱戲?更別說他還提出來什麼區域『性』戰略經濟發展框架,說是要讓我們甘苦市和嵐烽市結成利益共同體。我聽著這話就不那麼順耳,...

「不可能的,這絕對是不可能的,董慶池,你確定沒看錯嗎?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多的大型集團去嵐烽市?要知道隨便哪一家集團站出來,都能夠讓咱們西都省的任何一個地級市鼓掌相慶。。,最新章節訪問:.。」王紅渠聽完董慶池的話后,臉上『露』出來無比驚愕的神情,忍不住蹭的從座位上站起的同時,直接將桌上的茶杯都給打翻了。

只是即便如此,王紅渠也沒心思去理會那灑滿一桌的茶水。

「我說的是真的,市長,不單單是這些集團到來,就在剛才天涯市的鄭紅市長也帶著招商團過來。據可靠消息證明,除了天涯市外,其餘地級市的招商團也會在今天出現在嵐烽市。」

「市長,他們都是沖著嵐烽市這次的招商引資大會而來的,要知道有這麼多企業集團在,嵐烽市是斷然不可能全都吃下的。只要獲得任何一家青睞,相信那些地級市就會『激』獍諉褪撬透咱們政績的機會,您說咱們真的要堅持己見嗎?」或許是因為和鄭紅的『交』談起到作用,以前是從來不會提建議的董慶池,破天荒的表示出來自己的想法。

電話那邊的王紅渠神情頓時顯得無比糾結。

董慶池是絕對不會欺騙他的,也就是說這件事果然是真的。就像是董慶池所說的那樣,既然是實實在在的好事,你讓他如何去面對?想到自己不讓甘苦市招商部『門』有所行動,他就有點坐立不安。

在所有地級市都派遣招商團過去的情況下,自己這邊無動於衷真的好嗎?雖然說自己資格在西都省的所有地級市市長中是最老的,但這也不能成為剛愎自用的理由埃

叮鈴鈴。就在王紅渠這邊猶豫的時候,桌上的電話陡然如觸電般響起來,他沒有掛掉董慶池的電話,隨手就接起來,那邊傳來的是一陣熟悉的聲音,「王市長,你現在有時間嗎?有空的話,我過來和你聊聊。」

那邊傳來的竟然是甘苦市市委書記翟建國的聲音。

翟建國會無緣無故的打這通電話嗎?當然是不會的,接聽到后王紅渠就果斷說道:「翟書記,我有空,就不勞煩你過來了,我去你辦公室吧。更新快,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站了,一定要好評」

「那好,我在辦公室等你。」翟建國淡然道。

電話掛掉后,王紅渠就沖董慶池那邊吩咐道:「這事暫時就這樣,你繼續留在那邊盯著,我出去一趟。有任何最新動向的話,我會通知你,你不要貿然行動。」

「是。」董慶池能貿然行動嗎?他都不知道該如何行動。他已經聽到那邊是誰找王紅渠說事,心中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升起一個念頭,這個念頭就是翟建國找王紅渠說的肯定就是嵐烽市招商引資這事。

只要翟建國出面,相信王紅渠是會妥協的。

在甘苦市說到有誰能夠壓制住王紅渠的話,這個人就是翟建國。不管是從資歷還是從能力或者是從職位上來說,翟建國都是能將王紅渠吃的死死的人,要不然人家怎麼是市委書記?

希望這次會面談話,能夠有個好點的結果。要是說王紅渠連翟建國的話都要硬擋回去的話,董慶池就真的要考慮鄭紅的建議。

哪怕只是一個縣的縣長,只要是能為老百姓做點實事,董慶池都不願意留在現在的位置上『混』『混』度日了。

董慶池坐在車內緩緩閉上雙眼,安靜的等待。

甘苦市市委大樓,市委書記辦公室。

當王紅渠坐在會客區,面前擺放著一杯熱氣騰騰的茶水時,翟建國坐到了他的對面,滿臉笑容著說道:「老王,咱們搭班子也不是一天兩天,有些話我就不藏著掖著,就開『門』見山直說了。你要是覺得我說的有道理,可以說說你的想法,當然要是說你不認同我的話,也可以談談你的想法。」

「翟書記,看你這話說的,你有什麼指示就說吧,我洗耳恭聽。」王紅渠笑道,心中琢磨著翟建國要說什麼。

「那我就直說了。」

翟建國手中捧著那杯散發著茶香味道的茶杯,平靜道:「嵐烽市舉辦的這個招商引資大會,我相信你應該是知道的吧?據說嵐烽市市長蘇沐是來到咱們甘苦市的,我想他既然過來,應該是就這事和你商談的。那麼我想要問下,咱們甘苦市市政fu那邊,你是準備怎麼做的?是不是派遣招商團過去了?」

「這個…」

果然說的就是這事,王紅渠心中的猜測變成現實后,嘴角不由『露』出些許苦笑。就像是翟建國所說的那樣,他們兩個搭班子建設不是一天兩天,彼此早就熟悉對方『性』格。

王紅渠知道翟建國不是一個喜歡斤斤計較,不是一個喜歡給誰穿小鞋的領導。甘苦市能夠有他當市委書記,是甘苦市的福氣,不然甘苦市也沒有辦法排在西都省前三。

「翟書記,既然你把話都說到這裡,那我也就直說吧。蘇沐的確是過來找過我,但當時我心中沒有想那麼多。我想嵐烽市是不可能會那麼傻的,自己搭建起來的舞台,怎麼會讓咱們白白唱戲?更別說他還提出來什麼區域『性』戰略經濟發展框架,說是要讓我們甘苦市和嵐烽市結成利益共同體。我聽著這話就不那麼順耳,咱們甘苦市是什麼樣的經濟發展水平,他們嵐烽市又是什麼樣的?」

「蘇沐拿出這樣的方案,肯定是想要佔咱們甘苦市的便宜,我當時也沒有直接拒絕,只是跟他說我會考慮考慮。至於說到招商團隊的話,我更加認為那是個笑話。嵐烽市舉辦的招商引資大會能夠吸引過來什麼樣的集團,他蘇沐公然讓所有地級市都派遣招商團過去,不就是擺明想要靠著我們的過去,襯托出來他的『胸』懷寬廣,從而實現他的口碑和聲譽的提升嗎?」

「其實即便現在我知道形勢出現變化,嵐烽市那邊過去的投資商的確份量都很重,但我都沒有改變過之前的想法。我認為嵐烽市即便這樣,想要在短時間內追超過咱們甘苦市都是笑話。當然鑒於嵐烽市這次的規模的確很大,我現在也準備安排招商團也過去。要是說其餘地級市都有人過去,咱們卻保持沉默,面子上也不好看不是。」

王紅渠有條有理的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他要趁著翟建國開口前,將態度就這樣明明白白的表示出來。這樣即便翟建國有任何想說的話,都要考慮下該怎麼說。

畢竟不管怎麼說,兩個人都是甘苦市的領導,難道說要因為蘇沐這個外人而鬧翻不成?

翟建國安靜的聆聽下來,中間連任何打岔的意思都沒有,這是最起碼尊重禮節的同時,他也在思索著。

聽到王紅渠說完后,他就微笑著說道:「嗯,你說的沒錯,咱們甘苦市的經濟發展在西都省是能夠名列前茅的。但你也應該知道,這說的只是西都剩西都省畢竟不像是其餘那些經濟發達省份,隨便拉出來一個地級市都能完敗秒殺掉咱們甘苦市的財政收入。這說明什麼,說明咱們甘苦市的經濟發展是有一定局限『性』的,只是矮子裡面挑將軍,在西都省來說還行。」

「但這樣的還行,我想不用我多說什麼,你也是心知肚明,是到底個什麼現狀。如今咱們甘苦市的那些國有企業,那些支撐著咱們經濟發展的大企業,要麼破產要麼停產,在這樣的情況中,你真的認為咱們還能一直保持前三的排名嗎?你不要認為嵐烽市的經濟發展會落後,人家雖然說起步晚,但只要那些投資商的投資到位,一旦形成規模,那將會是跨越式的發展。」

「至於這次招商引資我覺得,蘇沐是誠心誠意希望和咱們甘苦市合作的。下午我已經和天涯市的市委書記南山連,秋水市的市委書記黃平時聯繫過,知道他們說我什麼嗎?他們說我到底是怎麼想的,為什麼會將蘇沐給往外推?難道說我們甘苦市名列前三就要將財神爺當作樹葉吹走嗎?」

「要知道,他們兩個還不無得意的給我說,一座鋼鐵廠將會落戶他們兩家中的一家。雖然說具體是哪家還沒有定下來,但這是蘇沐親口給他們說的。你說,要是鋼鐵廠的話,在這次招商引資會中還能是哪家?」

王紅渠聽到這話,原本沒有動容的面頰唰的就驚變,他難以置信的瞪大雙眼,「真的嗎?蘇沐就是這樣和那兩位說的?說肯定會有一家鋼鐵廠落戶?」

「是啊,我想這個應該就是你最近正在盯著的安東鋼鐵吧。」翟建國點點頭,語重心長道。

「老王,你在這邊拚命的奔『波』著,還去省裡面,想要見見安東鋼鐵的總裁羅西都沒有能做到,但人家蘇沐這邊卻連去見羅西的意思都沒有,就能夠敲定這事。你難道還不知道這裡面的說法嗎?這個安東鋼鐵根本就是蘇沐早就談妥了,人家就認蘇沐。」

「要是說當時你能夠答應蘇沐的合作條件,還用得著你去省裡面跑?天涯市和秋水市的鋼鐵廠都是什麼樣的小打小鬧規模,這點你不是不清楚的。蘇沐真的要選擇的話,只能是落戶咱們甘苦市。可惜啊,現在估計就算找過去,蘇沐都會有心結的。」

這番話說出,王紅渠的臉上便布滿了複雜神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