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揣空間挑禛心 散文詩詞

懷揣空間挑禛心 番外—清秋(二)

作者: 月下流螢

本章內容簡介:為他要暴走的時候,孟常偉卻突然笑了起來,猖狂、肆無忌憚,良久才停下來,看著清秋說道:「那個小女孩叫紅柯對嗎?話說她的味道還真是……」 砰!清秋一掌揮去,孟常偉整個人幾近嵌入牆壁,劇烈的咳了起來...

臉龐被踩的變形的孟常偉,握緊衣袖下的拳頭,閉上了眼睛看似—絕望,實則死死的壓制住體內肆虐的靈力,他很清楚,自己的修為遠不如清秋,若是想要從他手裡逃脫,或是殺死他,只有一次出手的機會。

成則生,失敗則死′不,只會生不如死吧!

他不明白的是,今日的清秋為何如此反常,竟然親自出手,以前他都是坐在那裡,冷眼旁觀他的痛苦屈辱。

孟常偉的樣子並未換來清秋的同情、憐憫,每次見到孟常偉那張臉,他的腦海里就回蕩著家人慘死的一幕幕,整個世界變成了紅色,是小姐將他從那深淵中拉出來。

如今他的世界,只有小姐,但凡針對小姐,敢對小姐不利的人,他都不會放過,想到這裡清秋嘴角勾出冰冷的弧度,從戒指里取出一枚丹藥,腳尖輕點孟常偉的穴道,孟常偉吃癰的呻吟,清秋將藥丸彈進孟常偉嘴裡。

起初孟常偉並未在意,以為只是一些毒藥,可是胸前的脹痛,以及身為男子特有標誌器官之處的劇痛,讓孟常偉有種不好的預感,直直的盯著清秋,「你給我吃了什麼?」

「呵呵,感覺如何?」清秋上揚的嘴角帶著冷芒,「你不是男人女人都喜歡嗎?我可是特意尋來成全於你的。」

這丹藥是萌萌研究很多年才配置出來的,萌萌與清秋一同長大,一起修行·對於清秋的感情很深,聽說孟常偉被清秋抓到后,便特意研究出來,送給清秋,只是清秋一直未用,可是他竟敢接受年小蝶的誘惑,暗中為那些人出謀劃策,針對小姐,這是清秋不能原諒的。

孟常偉咽口唾沫·緊張的問著,「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只是幫你成為傳說中的雙性人而已,也許明年的這個時候,你孟大人也做回母親也不一定呢?」萌萌是這樣說的,不過具體如何,他也不太清楚。

「你1聽完清秋的話,孟常偉差點氣的暈厥過去,看著胸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隆起的峰巒,眼睛紅的充血·額頭的青筋暴起,若隱若現的黑霧在他體內四竄。

就在清秋以為他要暴走的時候,孟常偉卻突然笑了起來,猖狂、肆無忌憚,良久才停下來,看著清秋說道:「那個小女孩叫紅柯對嗎?話說她的味道還真是……」

砰!清秋一掌揮去,孟常偉整個人幾近嵌入牆壁,劇烈的咳了起來,黑紅色血珠低落,清秋眼睛凌厲的掃射過去·「你沒有資格叫這個名字。」想到他的姐姐,清秋的雙手緊握,骨節分明。

「哈哈·沒有資格,我連她的人都…」

砰!孟常偉再次被清秋釘入地面。

「你不過是想激怒我,殺了你,不過那是妄想,只要你還有一口氣,我就能將你救回來,所以你最好不要試圖惹怒我,否則·你只會更痛苦。」清秋居高臨下的看著孟常偉·然後吩咐那些人繼續招待他。

聞言,孟常偉身子一顫·不過隨即,嘴角又露出詭異的笑容·「她最後說的話,我還記得呢,你想知道嗎?」

清秋腳步一頓,轉頭盯著孟常偉,冷冷的說道:「她說了什麼?」

「你想知道氨孟常偉並不急的說,旁邊的人見此,一腳踢向孟常偉的肚子,孟常偉只是痛苦的呻吟幾聲,還是一臉詭異的笑容,篤定的說道:「我肯定,你不想別人也知道,她說了什麼?」

清秋微頓,還是緩步上前,孟常偉掙開僕人的束縛,搖搖晃晃的看著清秋,伏向他的耳畔,嘴唇蠕動,「她說,她恨你,恨你這張比女人還美的臉。」

恨我!清秋瞳孔急劇收縮,腦海一片空白,只是不斷迴旋著這幾句話。

「小心1一直偷偷尾隨清秋的紫鵑,見孟常偉右掌突然出現黑色血霧,驚慌的叫著,同時一個閃身來到清秋身側,將獃滯的清秋用掌風送離,自己左肩硬抗下孟常偉的毒掌,同時用手裡的長劍劈向孟常偉。

血珠從劍鋒滑落,孟常偉身體無力的垂落,卻在倒地的前一刻化為了漫天血霧,回過神的清秋,掌心紅光浮現,揮手間,一簇簇火焰將那些血霧環繞、焚燒,凄慘的哀鳴、叫喊聲,在半空回蕩。

好在這裡是京城之郊,如此深夜,無人至此,倒也沒有引起什麼混亂。

另一邊,左肩傳來的劇痛,讓紫鵑不禁悶哼出聲,整個人痛苦的跪坐在地,右手緊握著左肩,企圖將黑色的血霧驅逐出體內,可是那些邪惡詭異的血霧,反而纏繞著紫鵑體內的靈力,迅速蔓延全身。

周圍的人甚至能聽到血肉被腐蝕的聲音,一個個都不寒而慄。

處理完孟常偉所化的血霧,清秋來至紫鵑的身後,修長的手指連點紫鵑身上的穴道,用自己強橫的靈力,將那些詭異血霧,逼回紫鵑左肩,眉頭緊牛

紫鵑的情況雖不會危機生命,但若是不及時治療,紫鵑這左臂就有可能廢了,最好的結只怕也會留下永久的疤痕,無法除去。—

隨著詭異血霧被壓制,紫鵑身上肌膚再次恢復白皙,獨留肩膀處綻著詭異的黑紅色,紫鵑很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見清秋為難踟躕的樣子,蒼白的嘴唇強抿出笑容,「公子,不必擔心。

「你不必出手的,孟常偉還傷害不到我。」清秋突然說道。

紫鵑身體一顫,垂下眼瞼,她知道,以公子的修為,孟常偉的攻擊還傷害不到他,可是那一刻,她的心瞬間停滯,心裡只有一個念頭,身體不受控制的便撲了過去。

半晌,才說道:「保護公子是紫鵑的責任。」

「你」真是個傻丫頭清秋拿出一瓶丹藥遞給紫鵑,「服下,我為你療傷。」

「…」對於清秋的轉變,紫鵑一時還沒反應過來,只是傻傻的接過玉瓶,機械的服下,盤腿坐下,直到左肩突然一亮,才意識到將要發生什麼蒼白的臉頰,騰地冒出紅暈,羞赧的低著頭。

雖然她被人稱為毒娘子、黑寡婦,也曾利用美色去掩飾身份,完成任務,但都是利用一些媚術和幻術而已,身體卻一直保持著清白,看過她啥妓懶耍敢調侃她的同僚也都吃過她的苦頭。

那些血霧出奇的難纏,清秋與其糾纏了幾炷香的時間才將它們徹底驅除,焚燒殆盡,拭去額頭的汗漬,清秋脫下外衫給紫鵑披上,遮去那被他撕毀的上衣,「你身體虛弱,在此留宿一晚,明日再回吧1說完便欲轉身離去。

「公子1紫鵑攥緊衣襟,驀地出聲。

「怎麼了?還有哪裡不舒服?」聲音淡漠,可是其中的關心卻能分辨出。

「不是」紫鵑搖搖頭猶豫了一會兒,還是小聲說道:「對不起,我失手將孟常偉殺死了。」

「無礙。」他已經魂飛湮滅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其實」紫鵑吞吞吐吐的看著清秋。

「你想說什麼?」清秋問道。

「那個孟常偉的話,公子不必在意,紅柯姑娘不可能那樣……」記恨公子的,撲捉到清秋眼底的憂傷茫然,紫鵑心中抽痛,同時暗罵自己嘴笨,有些語無倫次的說道:「我就是覺得,孟常偉的話不能信公子別上了他的當我在他身邊待了很久,他沒一句話是真的他肯定是為了打擊公子,就是趁機偷襲……」

「我知道。」見紫鵑絞盡腦汁的安慰他清秋淡淡的說著,只是他自己也沒覺察到,他的嘴角帶著不明顯的笑意。

翌日,紫鵑的傷勢已經恢復的差不多,清秋便早早的啟程歸京。

回到長生堂后,一切好似回到了正軌,那晚的事,清秋再未提起,紫鵑仍是默默的呆在清秋的身邊,唯一不同的是,她常常對著清秋的那件衣服發獃。

弘曆的封后登基典禮之後,弘時和萌萌一起離京,遊歷江湖。

臨行前,萌萌特意來找清秋辭別,看著清秋身邊的紫鵑,說道:「清秋哥哥,那孟常偉既然已死,你也該放下過去,小姐說人要往前看,要懂得珍惜身邊的人,我不希望清秋哥哥永遠這樣清冷的獨自站在那裡,你應該得到自己的幸福,不要等到再次失去時,你才再次后

珍惜身邊人嗎?望著萌萌與弘時駕馬遠去的背影,清秋心底默念。

紫鵑卻是將頭低得不能再低。

三年後,清秋望著天際逐漸消失的黑洞,心中是對宛如默默的祝福,這一晚,他靜靜的站在曾經的雍親王府,如今的雍和宮中的紫竹

當太陽再次升起之時,他的眼中多了釋然,迎著旭日緩緩走去。

他的人生已經原地踏步了很久了,是時候該啟程了。

清秋留下書信,回到山東的時候,那曾經燒成廢墟的地方,新起一個庭院,清秋微愣,隨即敲響了大門,開門的是一個女子。

熟悉的容顏,熟悉的聲音,換下了勁裝,身著水綠的漢服,溫婉嬌媚的容顏,帶著一絲羞澀。

「你……」怎麼在這裡?

「皇后離開前,將房子的地契和鑰匙交給紫鵑,讓紫鵑好好照顧公子。」看出清秋的疑惑,紫鵑低著頭,忐忑不安的說著。

「這裡人煙稀少,很是偏僻,並不適合你留下,也不可能有奴僕伺候,更不可能有錦衣玉食,這樣清冷孤寂的生活,你要考慮清楚。」

清秋的話讓紫鵑眼神黯淡,可是聽到後半句,眼含驚喜的看向清秋遠去的背影。

「只要公子在,哪裡對紫鵑來說都是一樣。」

好久沒寫這本,思路都散了,好在這個番外是寫完了。

親們是不是獎勵一下!記得幫著流螢點擊收藏一下新書,不一定要訂閱支持,僅是動動手指就好了,下面有直通快車哦!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