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門狀元 網遊動漫

寒門狀元 第一七五五章 並無隔夜仇

作者:天子

本章內容簡介:但奈何不能把一些秘密泄露出去,尤其拿出兵這件事忽悠皇帝進而對付閹黨,始終不那麼光明磊落,而且謝遷現在對沈溪也不是完全放心。 謝遷生怕沈溪只是隨便找個借口搪塞他,最後還是讓朱厚照御駕親征帶兵殺往...

劉瑾被沈溪擺了一道,非常不甘心,但奈何朱厚照在他面前有絕對話語權,現在朱厚照已下定決心,他不敢再有非議。

劉瑾暗道:「沈溪和謝於喬分明是在我面前演戲,我糊裡糊塗中了他們的詭計,陛下居然把我擁有的對兵部的審查權給收了回去,還讓沈溪間接掌握兵權,以後想弄死這小子,更困難了1

沈溪氣定神閑,似乎一切都理所當然,可他這邊表現得越是平靜,劉瑾越生氣。

朱厚照道:「既然沈卿家認為,需要誘敵深入,那就由沈卿家來負責制定和執行計劃,朕不會加以干涉。」

「沈卿家,這事朕就拜託你了,你一定不能辜負朕對你的期望,若計劃實施完美,韃子上鉤進而被全殲,那這場戰事功勞,朕會記愛卿首功1

作為一個登基不到兩年的皇帝,朱厚照顯然不那麼合格,給人許諾獎賞太過兒戲,就好像客套話一般。

沈溪恭敬領命,在場大臣中還有人想要勸諫,但朱厚照已經不給他們機會,直接下達退朝的旨意:「……朕乏了,今日朝會便進行到這裡吧,剩下的事情,交由沈尚書和兵部安排,退朝1

「陛下,三思啊1

有人大聲疾呼,但朱厚照頭也不回地走了,就連平時囂張慣了的劉瑾也只能站在那兒發獃,不知該如何應對。

朱厚照離開后,沈溪成為眾矢之的,大臣們都以仇恨的目光望向他,劉瑾這時終於反應過來,從玉階上衝下來到了沈溪面前,指著沈溪的鼻子破口大罵:

「好你個沈家小兒,為功名利祿,居然置大明安危於不顧,唆使陛下御駕親征不說,還定下什麼引番邦兵馬入寇京畿的建議,你這是拿我大明千秋基業來滿足你的個人私慾,實在是狼子野心,無恥之尤1

以前劉瑾的話很少能得到正直文臣的認同,但這次他說的話,卻直戳人心坎。

沈溪不想跟劉瑾做口舌之爭,就好像沒看到、沒聽到一樣,轉身往奉天殿外走去。

劉瑾仍舊不肯善罷甘休,一路追上去,嘴上指責個不停。因為這裡是皇宮,就算眾大臣跟劉瑾一樣都對沈溪不忿,但沒人敢上前揪住沈溪質問。

沈溪昂首闊步,全然不管旁人對自己的評價,徑直往宮門而去。

沈溪對來自文武百官的非議不加理會,越發顯得桀驁不馴,不可理喻。

相較而言,謝遷就沒沈溪那麼幸運了。

沈溪在朝中沒什麼朋友,以他的年歲身居高位,正可謂高處不勝寒。朝中那些頂級文臣不會把沈溪這樣一個毛頭小子當朋友,不過謝遷的老友卻多不勝數,幾乎所有正三品以上文臣都跟謝遷有交情。

「謝尚書,這件事您可不能不管1

「陛下御駕親征,若有什麼差池,我大明就完了1

「把韃靼兵馬引到內關附近,一旦內關失守,則京城危殆。於喬,你可不能放任沈之厚胡作非為……」

各種議論實在太多,謝遷聽不過來,只能拿出耐心,不停解釋。

……

……

沈溪回到兵部不久,謝遷氣喘吁吁跟了過來,準備跟他算賬。

不過因為之前二人已談崩一次,謝遷沒有直接責問,而是準備先問清楚如何個誘敵深入法:

「……不管你想怎麼樣,至少該對朝廷有個交待,不能你說什麼便是什麼。陛下對你信任有加,但你要讓朝臣知道,事情沒有脫離你的控制1

沈溪看了看謝遷,拱手道:「閣老之前在朝堂幫學生說話,學生這裡先謝過1

朝會時沈溪跟謝遷提前沒有進行任何溝通,因此並不存在唱雙簧之事,只是借題發揮罷了。

謝遷不耐煩道:「老夫不是幫你,而是無時無刻不想削弱閹黨的權力,你不用領老夫的情。」

「老夫現在只問你一句,關於跟韃靼一戰,你有何打算?老夫要你把具體計劃詳細道來1

沈溪微微一笑,回道:「若學生說並無計劃,閣老是否會失望?」

「你……你說什麼?沒有計劃?那你……」謝遷正要加以斥責,馬上意識到沈溪不可能沒有通盤的考慮,暗自琢磨:

「沈之厚這些年來無論是對外敵,還是治理地方,都目標明確,計劃條理分明,這次他敢這麼跟劉瑾叫板,甚至冒天下之大不韙,說沒計劃,騙誰呢?」

沈溪語氣平和:「學生的確沒有太好的計劃,畢竟韃靼人行事不拘常理,想要將其兵馬引誘到內長城居庸關一線,怕非易事。」

謝遷厲聲喝問:「那你在陛下面前還如此篤定?」

沈溪聳聳肩:「若學生語氣不那麼堅決,不提出一些美好展望,陛下如何肯將權力交還兵部?再者說了,咱們計劃制定得再好,但只要韃靼人兵馬未到居庸關,陛下照樣不用御駕親征。如此一來,不正合謝閣老之意?」

「嗯!?」

謝遷之前還埋怨沈溪信口開河,但被提醒后,突然意識到,的確如同沈溪說的那樣,最好韃靼人直接撤兵,這樣正德皇帝根本就不用考慮御駕親征之事。

謝遷有些惱火:「沈之厚啊沈之厚,你到底搞的是什麼名堂?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感情滿朝的人都被你玩弄於股掌之上?你為對付劉瑾,有必要如此折騰嗎?」

沈溪無奈地道:「誰叫很多事學生得不到人支持呢?學生所做一切,就如之前所說那般,一是為富國強兵,徹底解決邊患;二則為確保手頭擁有相對獨立的權力,不被劉瑾所害,若是能將閹黨徹底剷除的話,學生別無他求。」

「只是……閣老總認為學生行事衝動,就算學生沒錯,也橫加指責1

謝遷看著沈溪,許久后,搖搖頭,長長地嘆了口氣,道:「唉,你這小子,做事一點章法都沒有,連累人心驚膽戰不說,居然還會向人甩臉色。」

「不過,老夫大人有大量,不跟你這小子一般見識,這樣吧,只要你能保證陛下不出事,再就是一心跟劉瑾相鬥,老夫以後不會再干涉你的決定,甚至全力配合你行事,這下總該滿意了吧?」

沈溪知道,謝遷能把話說到這一步,已經是最大的寬容,當即行禮:「那學生便在這裡謝過謝閣老1

……

……

沈溪跟謝遷的矛盾一共持續不到兩天,便冰消雪釋。

這對忘年交再次恢復了和睦。

謝遷回到家中,私下獨處時仔細揣摩,越想越覺得沈溪行事如同天馬行空,不拘常理,效果還出奇的好,不由咧開嘴直樂。

「沈之厚看起來年輕氣盛,之前跟老夫吵得面紅耳赤,本以為他是翅膀硬了管不住,卻未曾想他做這一切目的,是跟劉瑾斗,甚至他激怒老夫,也是為製造假象……劉瑾讓孫聰到老夫身邊告密,其實是想讓我跟沈之厚產生矛盾,卻未料小傢伙早就把一切算計到,還把老夫利用了一回1

徐夫人進到書房,見謝遷笑盈盈坐在那兒捋著鬍鬚想事情,連自己進門都沒發現,不由好奇地問道:「老爺因何高興?」

謝遷聽到這話,臉色瞬間冷下來,看著妻子,反問道:「我幾時高興了?」

徐夫人一時不知該怎麼應答。

恰在這會兒謝府門房進來稟告:「老爺,刑部屠尚書在外求見,說是有要事跟您商議1

「屠勛?讓他進來吧,夫人,沒事的話,你先回後院,我這邊要會見客人1謝遷擺擺手,故作姿態。

徐夫人沒好氣地道:「老爺現在心裡有事也不跟家裡人說了……不過老爺能把事情想開,留在朝中當官再好不過,別沒上年歲,卻老在別人面前說自己年老昏聵,一直嚷嚷著回餘姚老家,如今丕兒剛入朝,有老爺在,他仕途才能一帆風順,若老爺離京賦閑,怕是沒人待見丕兒。」

謝遷怒道:「你把朝廷當什麼了?父子同朝為官,更需要避嫌,老夫是那種任人唯親之人?」

說到這裡,謝遷發現自己說話的底氣有些不足,仔細回想了下,自己好像真是任人唯親,否則不會把沈溪捧得那麼高,正是因為他從來都把沈溪當作「自己人」。

徐夫人作為謝遷結髮妻子,跟謝遷單獨相處時不會太給丈夫面子,扁扁嘴,轉過傘

這讓謝遷更加不爽。

就在謝遷在那兒生悶氣的時候,屠勛在門房引領下來到書房。

謝遷定了定神,起身迎接,隨口問了一句:「屠尚書大駕光臨,不會是要跟老夫說沈之厚的事情吧?」

屠勛無奈地道:「於喬既知曉,何必問呢?朝堂上的情況你也看到了,退朝後,朝野間幾乎炸開鍋,說什麼誘敵深入,怕是這件事很快就會傳遍京畿之地,那時連韃靼人細作都會知曉1

謝遷一臉的不耐煩,道:「知曉就知曉吧,老夫還巴不得韃靼人知道這一切都是我大明朝廷使出的計策,那時韃靼人必將會撤兵,如此也就免去陛下御駕親征這一隱患,不正好嗎?」

屠勛嘆道:「話是這麼說,但就怕韃靼人明知此乃我大明詐敗,卻趁機犯我疆土,韃靼兵馬之威,於喬你不是不知,若其捲土重來,再度圍困京師,敢問這京師防備還能跟三年前一樣固若金湯?」

謝遷作為大明首輔,為所有文官所仰仗,朝廷出現什麼問題,大臣們首先想到的便是找謝遷解決。

關於沈溪提出的強兵國策,無法得到文官集團支持。

儒家中庸思想嚴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能相安無事最好不要主動找茬,所以當韃靼人犯邊時,大明文官首先想到的是保證自己的利益,邊疆被劫掠沒事,只要別搶到自己頭上就行,大明皇帝不能出一點兒問題,還要確保京城的絕對安全!

但沈溪卻沒有這種因循守舊的思想,這也是他無法得到大臣認同的根本原因。

謝遷原本可以拿沈溪所說的那些道理進行勸解,但奈何不能把一些秘密泄露出去,尤其拿出兵這件事忽悠皇帝進而對付閹黨,始終不那麼光明磊落,而且謝遷現在對沈溪也不是完全放心。

謝遷生怕沈溪只是隨便找個借口搪塞他,最後還是讓朱厚照御駕親征帶兵殺往邊關,現在便蓋棺定論,等事情出了他連個轉圜的餘地都沒有。

謝遷思索了好一會兒,才道:「兵部之事,屠尚書最好親自去兵部走一趟,或許沈尚書會給出明確的答覆。我這邊回答不了你,你也可在朝堂上跟陛下提及1

謝遷說話的時候顯得很不耐煩,最近許多事讓他肝火旺盛,稍微一刺激便心浮氣躁,不太想跟屠勛做更多解釋。

屠勛生氣了:「於喬,你身為內閣首輔大學士,此等事不應該由你跟陛下說嗎?沈之厚可是你舉薦回京的,本指望他回朝跟閹黨斗,誰知他履任兵部尚書後完全就是胡作非為,朝廷上下都無法接受他的行徑,到現在你竟然還替他說話?」

謝遷抬頭打量屠勛,一臉吃驚的表情:「我幾時替沈之厚說話了?朝堂上,我屢屢向陛下痛陳他的過錯,難道你沒聽到?」

屠勛道:「於喬,你的心思我會不明白?你想借沈之厚的手扳倒劉瑾,但你就不怕他倒向劉瑾?那時他手上有兵,反倒會成就劉瑾野心!現在劉瑾對於五軍都督府尚未掌控,可一旦兵權在手,後果就難以預料了1

謝遷厲聲道:「別的事你怎麼說都行,我聽之任之,但涉及劉瑾之事,你得完全相信沈之厚,他不可能投靠閹黨,難道你忘了沈家那把火?」

聽屠勛攻擊沈溪人品,謝遷終於忍不住了,直接黑下臉來,沖著屠勛發火。

屠勛本來有話要說,但見到謝遷的態度,又把話頭咽了回去……他原本想說,沈家那把火太過蹊蹺,或許是預謀作案的結果。

屠勛是刑部尚書,斷案經驗無比豐富,經過刑部精兵強將調查后沒有絲毫證據表明那把火跟劉瑾有關,反而火災現場存在許多疑點,懷疑事情跟沈溪脫不了干係。

屠勛道:「於喬,既然你相信沈之厚,那就應該提醒他,幸好此番陛下不是即刻御駕親征,但若宣府戰事沒有按照沈之厚設想的那般發展,怕是大明江山社稷就要毀在他手中……你謝於喬不想成為大明的罪人吧?」

謝遷怫然作色:「有些話,我自然會提醒,沈之厚是否接受又另當別論,老夫不會強行改變什麼。」

「陛下已勒令司禮監、內閣和都察院皆不得干涉兵部之事,你屠東湖若是覺得不妥,還是你親自去向陛下陳述積弊為好!走好,不送1

本章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