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2581 我答應沈封的求婚

作者:宋兮兮  |  更新時間:今天08:47更新  |  字數:2228字

顧荃看著季子銘,認真的點了點頭。

想了想,季子銘又說道:「另外,母親,我不會讓你和格格在沈家禁錮太久,我那邊證據什麼的都搜集得差不多了,很快我就會和父親的舊部有所行動,一定會讓沈封為他的所作所為付出應有的代價。」說完,季子銘的目光如炬,彷彿有兩團火在燃燒。

當年劉麗娜不過是他身邊的一個小秘書,現如今竟然聯合沈封,將季家置於如此境地,這讓他實在無法咽下這口氣,等到沈封倒戈之日,就是劉麗娜入獄之時。

沈封從顧荃的閣樓回到前廳,他似乎很有把握顧荃一定不會和季子銘回去,不單單是季瑞坤的事情,她想要更加了解清楚,估計還會為了她未出世的孫子。

但是裴格竟然不願意見季子銘,這是他意料之外的,他已經接到了劉麗娜的彙報,說股東大會那邊已經全部幫拉攏好人員了,就等著一個導火索,一舉將季子銘拉下台,然後名正言順拿下季氏。

「大哥,下邊的人說季子銘已經從閣樓過來了,但是顧荃沒有跟著一起出來。」黃鐵在沈封耳邊說道。

沈封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果然不出他所料,告訴了顧荃季瑞坤的秘密,她肯定會更加想要留在沈家,知道更多。

不一會兒,季子銘就到了大廳,沈封看了看他臉上的表情,彷彿如釋重擔。

「怎麼?季總跟季老太太談妥了嗎?」沈封點燃了一支雪茄,背對著季子銘來的方向。氤氳的煙霧,籠罩著他的周圍,彷彿這個黑.社會老大的氣質被襯托的愈加明顯。

「沈封,裴格是不是在樓上,我要去見她。」季子銘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

「哦,是嗎?」沈封轉過身,繼續抽了一口雪茄:「我剛才不是告訴過你了嗎?格格他不願意見你,如果你不信,來,我跟你上樓。」說著,他滅了雪茄,幾大步跨過了季子銘,走上了樓梯。

見狀,季子銘連忙跟了上去。

「子銘,你走吧,我不想見你!」跟沈封說的一樣,裴格說不想見季子銘,門都沒有打開。

「格格!你先開門,聽我說,你對我來說是比任何都要重要,我答應沈封的任何條件,只要你願意跟我走!」季子銘不停的拍打著門。

但是裴格依舊沒有回應。

空蕩蕩的走廊,偌大的沈家別墅,對於季子銘來說,都顯得空空蕩蕩,只剩下他黯然神傷。

沈封一隻手插在口袋裡:「季子銘,先不說你答應我的任何條件,就算你拱手相讓季氏總裁的位置,就算你讓季瑞坤把董事長的位置讓給我,那又怎麼樣?格格都不願意多看你一眼,因為什麼?因為已經晚了!」

季子銘停住了拍門,轉身揪著沈封的衣領口:「裴格從來沒有說過要跟你在一起,她一定會等我的,怎麼可能會晚?我們的感情是不可能因為你們這些三腳貓的伎倆而動搖的。說吧,你之前的條件我都答應你,你告訴格格,說她自由了,讓她跟我走!」

「哈哈哈,啊哈哈!」沈封聽了,笑得前仰後翻:「季子銘,你是來我家搞笑的嗎?格格想不想跟你走,這不是明擺著的嗎?要是真的想跟你走,你現在還需要在門外敲著門嗎?」

「你……」季子銘揪著沈封的領口更加用力了,沈封整個人都覺得呼吸愈發吃力:「沈封,我告訴你……我今天是一定要帶著裴格……」

「季子銘!」裴格在這個時候突然打開了房門:「你住手!」

季子銘想要打到沈封臉上的拳頭停在了半空中,他錯愕的轉身看到了一臉漠然的裴格:「裴格!格格!」季子銘連忙鬆開了沈封:「你……你終於肯見我了!」

說著,季子銘就要上前抱住裴格,誰知裴格卻大大的往房裡退了好幾步。

一旁的沈封也看得驚訝,他不明白裴格為何突然這般疏遠季子銘,剛開始說不願意見季子銘,以為只是不見便不徒生煩惱,只是現在看來,像是已經生了什麼芥蒂。

「格格,你不是說身體不適嗎?怎麼又出來了?」沈封看著不對勁,推開了季子銘,上前關切的問道。

裴格沒有理會,只是端莊的站著,四目無光,彷彿低沉到谷底的聲音一般,看著季子銘說道:「子銘,今後我們就別再見面了,我們這樣糾纏不清的,痛苦的是我們大家。我已經決定了,我會答應沈封,做他的沈太太,我已經答應沈封了」

「格格!」

「裴格!」

季子銘和沈封異口同聲的喊出了聲,沒有想到裴格一出來,竟然說出了這樣的話。

季子銘推開了前面的沈封,拉著裴格的雙手,緊緊的,一點也不敢鬆開:「格格,你在說什麼?我們不是說好的,你等著我,我一定會帶你離開沈家的。你現在怎麼變心了?是不是因為我讓你等太久了,讓你不開心了,你故意說這些話來氣我的?」季子銘滿臉一副打死不相信的表情。

沈封卻不以為然:「格格,你剛才說的可是真的?你真的答應我的求婚了?」說完,他也握住了裴格的另一隻手。

「什麼求婚?格格什麼時候答應你的求婚了!」季子銘此時已經急紅了眼,雙手一揮,用力打開了沈封的手。

「你們都別喊了!」沈封剛想再跟季子銘爭辯,裴格閉上眼睛,雙手一攤,統統甩開了季子銘和裴格的手,再次說道:「你們都別喊了,我剛才說的很清楚,我答應沈封的求婚,做她的沈太太。還有,子銘,我們即使經歷了這麼多,也不能走到一起,說明我們的緣分真的已盡,你不要強求了。」

聽完裴格這一番話,季子銘整個人都懵住了,臉煞白得沒有絲毫血色。

而沈封,則是驚訝中帶點喜悅,靜靜的等著裴格還想要說些什麼,不管怎麼樣,現在裴格答應做他的沈太太了,他的內心還是極其興奮的。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