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靈異實錄

我的靈異實錄 第1539章 上菜

作者:羅橋森

本章內容簡介:道。 看來,他就是那個老張了。 「這怎麼行呢,這菜可是為你點的,來,今天多吃點,開開葷。」那個身穿黛青色的長袍的中年男子拿起來了筷子,補充著說道,「正所謂有句話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難...

我想,不管是什麼東西,但凡是死了,就永遠不值當的害怕了,畢竟,他們已經沒有了靈魂,沒有了思想,只是剩下這樣的一個,我現在只是感覺到,手裡面抬著的,就是這樣的一坨熟肉,可以供人吃的,這樣一坨和其他的肉沒有什麼兩樣的,這樣一坨人肉。

我們就這樣抬著,從客廳,把這個無頭的屍體,抬到了客廳,抬到了那桌客人的桌子上面。

說來也確實是好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竟然也和什麼豬驢貓狗一樣,被端上了餐桌,甚至是弄成了這種類似於全羊宴,全狗宴的東西,只不過,這一桌可能就叫做「全屍宴」罷了,美其名曰:「神農不見首」。

我想,這個世界上,最殘忍的莫過於人了,茹毛飲血,甚至是不惜吃自己的同類,就算是狗喜歡吃肉,也不會吃到自己的同類,萬物皆是如此,唯有這人,號稱是「高級動物」,或許,就是高級在了這一點上面,可以吃自己的同類。

我和酒店的老闆,把這個做熟了的無頭屍體,就這樣生硬的搬到了那桌客人的桌子上面。

「來了,幾位,本店的特色菜,請您慢用。」酒店的老闆把這道菜呈到了桌子上面之後,略微有些氣喘吁吁的說著。

「啊哈,我就知道老張好這一口,怎麼樣,來來,吃著。」那個穿著黛青色的長袍的中年男子說道。

「唉,那都過去了,現在都講究健康綠色生活,我現在是吃什麼都一樣。」那個身穿著藍色的長袍的中年男子,搖了搖頭,說道。

看來,他就是那個老張了。

「這怎麼行呢,這菜可是為你點的,來,今天多吃點,開開葷。」那個身穿黛青色的長袍的中年男子拿起來了筷子,補充著說道,「正所謂有句話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嘛,你這喜歡這一口都多少年了,現在說是改了,怎麼可能那麼輕易就能改。」

「哈哈,」那個身穿著藍色的長袍的中年男子笑了笑,接著就動起了筷子,從那個身體的腿部夾下來了一塊肉,放進了嘴裡,一邊嚼著,一邊說道,「看來,還是老劉最了解我。」

隨後,那個身穿著黛青色的長袍的中年男子,也從這桌子上面,夾了一口,放進了口裡,一邊嚼著,一邊連連稱讚:「嗯,不錯1

兩個男人吃的都非常的盡興,大口大口的吃著,唯有在一邊的兩個中年女人,就像是在惦念著什麼一樣,遲遲不肯動筷子,只是在一邊用這種異樣的眼神,看著這兩個中年男子吃。

「姐姐,那咱們也嘗嘗吧,你怎麼不動筷子?」其中一個中年女人對另外一個說著,自己就拿起了筷子。

「嗯好,嘗嘗這個特色菜。」那個被叫做姐姐的中年女人,拿起來筷子之後,沒有立刻就用筷子夾,而是等到另外那個女人吃了一口之後,才小心翼翼的,用筷子從上面,夾了一小塊,放進嘴裡品著。

當那個女人吃了一口,吃完之後,我明明發現她的臉上,流露出來了一種痛苦的表情,就好像是特別的噁心,又特別的難咽,而且給自己帶來了一種不適應的感覺。

但是,她的這個表情,很快就從臉上一閃而過,緊接著就拿出來一幅不是很自然的,顯得很愉悅的表情,嘖嘖稱讚道:「嗯,好吃。」

「哈哈,好吃就多吃點。」那個身穿著黛青色的長袍的中年男子一邊笑著,自己同時也開心的吃著。

不知道他們幾個,是不是發現了這個中年女人臉上的不自然的表情,總之,我在旁邊,看的是一清二楚,她的那個表情,所表達出來的那種感覺,彷彿我是清楚的,甚至我感覺到,我完全可以體會到她目前的這種感覺,完全可以感同身受。

之所以會這樣,我不知道是因為什麼,但是,當我看見了那個女人臉上流露出來的難受噁心的表情,與之後流露出來的那種故作歡欣的勉強,我感覺到自己和這個女人之間的距離彷彿是拉近了。

因為,現在的我就像是什麼動物,發現了自己的同類一樣的親切和高興。

不過,我沒有在這裡一直站著看他們吃,而是當他們開始吃的時候,我就已經迅速撤離這個地方了。只是因為那個穿著黛青色的長袍的中年男子的一句話。

他對我說,他說:「夥計,過來一塊吃點吧?」說這話的時候,他的臉上,我分明是看見了猙獰的笑。

「不了。」我說,「你們幾位吃著,有什麼需要儘管吩咐。」

說完,我就連忙轉身,退了下去。

因為,當我看見那個身穿著黛青色的長袍的中年男子吃的滿嘴流油的時候,我的肚子裡面,我的胃裡面,就一陣又一陣在作怪,往上儘力翻湧著我之前所吃過的任何的東西。

幾個人一邊吃著,一邊聊著,看起來是十分的放鬆和愉悅。

我實在是看不下去這樣的場景,於是,就到了百合廳裡面,在那自己靜靜的坐著。

之後,那個身穿黛青色的長袍的中年男子吼道:「夥計,來瓶二鍋頭。」

「好。」我聽到外面的客人再叫我,我連忙站起來,絲毫不敢怠慢的走了出去。

到了前台,我拿了一瓶二鍋頭,之後便把那酒,送到了那桌客人的面前。

「您要的酒,幾位請您慢用。」我恭敬有加的把那瓶酒放到了他們的桌子上。

「好,謝謝,另外。」那個身穿著黛青色的長袍的中年男子補充道,「我們要的紅饅頭,一會可以上了,你去催一下。」

「好,這就去。」

我應承著,好奇心驅使著我,讓我忍不住的看了一眼那桌子上面吃了一半的菜。

天吶!

此時此刻的我,甚至都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不知道該用什麼語言去描述我所看到的那副讓人噁心頭暈到想吐的畫面。

因為我看到,那張桌子上面的那個屍體,現在,已經被吃了一半了,當然,這個一半,不是攔腰折斷那樣的吃了一半剩一半。

如果真的是那樣,不至於這麼噁心。

這個一半,其實是整個人已經是渾身上下,幾乎是沒有了一個完整的地方,那個屍體的每一個部位,都或多或少被那桌客人吃過了,隨後便是露出來的白骨,有的部位,是成片的白骨,有的部位,是露出來的絲絲點點的白骨,還有一些,是一些凹凸不平的關節,本來一個完整的無頭屍體,現在已經成了這種破落不堪的樣子。

我忍不住的,捂住了嘴巴,隨後,就連忙轉身,離開了這裡。

我到了百合廳,連忙自己給自己倒上了一杯水,迫不及待的喝了幾口,試圖去壓抑住這股難耐的,想吐的衝動。

但是,似乎是沒有什麼用。

儘管我已經喝了兩杯水,但是,現在的我,腦海裡面依舊是那副瘦骨嶙峋,破落不堪的屍體,在我的腦海之中,盤旋著,揮之不能去。

「哇。」我忍不住的乾嘔了一下,感覺到自己的脖子,以及自己的臉,全部都漲了起來。

我想,我必須要儘快的離開這裡,刻不容緩。要不然,依照現在的這種形式發展下去的話,我認為,死在這裡,是早晚的事情。

畢竟,現在我已經連飯都存不住了,每天都會接觸到這種噁心的東西,這種噁心的場景,那豈不是每天都要乾嘔,都要難受?

這樣的生活狀態,即便是在這裡堅持下去,沒有人來犯,光自己過著這種悠閑的日子,又能過多久?

我想,我要想盡一切辦法,去逃離這個地方。

所以,接下來,我便籌劃著,應該怎麼樣利用自己接觸過的這一些人,如何從他們口中套出來什麼消息,如何找到離開這裡的捷徑,這個是我要做的事情。

我想,這應該也不會很難。

畢竟,在這裡吃飯的人,往往也都會喝酒,而人在喝醉了酒之後,意志就不會很清醒,或許就會一不小心,把消息告訴了我。

那麼,我想我應該多去接觸一下在這裡喝酒的這些客人,然後,盡量把他們灌醉,之後,讓他們告訴我一些有用的消息。

可是,就像是現在正在吃飯的這桌客人,吃的是這種奇怪的看了都噁心的菜,還讓我怎麼樣去陪他們喝酒說話?

甚至,難不成還要光喝酒,不吃菜?

那種東西,要我怎麼能夠咽的下。

我想到要去面對那一桌子讓我噁心到極點的東西,心裡胃裡,又是一陣忍不住的翻江倒海,這次,我真的感覺到了一些東西正在上涌著。

我受不了了!

我捂住了嘴巴,跑進了廁所,我不想把老闆的這個百合廳給弄髒了,現在弄髒了也得是我收拾,畢竟我已經是在這裡打工了。

「哇……哇……」跑到廁所之後,我就趴在了那水池子旁邊,酣暢淋漓的大吐了一常

但是,我好像是聽見,這廁所裡面不只是我一個人在嘔吐,伴隨著我的嘔吐聲,我聽見裡面的女廁所,彷彿是也有人在嘔吐。

「什麼人?」我有些大驚小怪的問道。

按理來說,在飯店這種地方,廁所裡面有吐酒的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了,可是,我偏偏是不知道出於什麼樣的考慮,本能的問了一句。

或許,我把它當做一種搭訕,我希望和這裡的每一個人都可以說上幾句話,然後記在腦海里,晚上回去,仔細的考慮,琢磨,在之後,就是從裡面提取出來一些對自己可以有用的信息。

女廁所裡面,似乎是已經沒有了聲音。

「有人在嗎?」我聽見裡面平靜了下來,弱弱的問了一句。

但是,我並沒有聽到有人呢回答我,只是聽見了一聲乾咳嗽,似乎是在提示我,有人在裡面。

我這才意識到了剛才自己行為的不禮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