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掃晚清的無敵艦隊 歷史軍事

橫掃晚清的無敵艦隊 第一八六章 護僑行動(八)

作者:木林森444

本章內容簡介:蓋了。當然其中以50毫米速射炮的炮彈居多,佔到了一半以上。 儘管如此,但也夠鹿特丹號喝一壺了,畢竟鹿特丹號只是一艘防護巡洋艦,而且艦首部份是軍艦防護最薄弱的區域之一,連穹甲一般都不會鋪設到艦首...

沂州號迎頭攔住了鹿特丹號,正好是用右側舷對上鹿特丹號的正前方,而且這時雙方的距離只有200餘米,艦長雷猛立刻下令各炮自由射擊,以最快的射速向鹿特丹號迎頭展開猛烈的打擊。於是沂州側舷的8門155毫米主炮、8門100毫米副炮,8門50毫米速射炮全力開火,一時間各種炮彈如同冰雹雨點一樣,向鹿特丹號射去。

而在先前的戰鬥中,鹿特丹號的前主炮己被擊毀,現在只能用兩門100毫米口徑的副炮還擊,對沂州號幾乎形不成什麼威脅,而且這時雙方的距離太近,就算是閉著眼睛亂開炮,也能打中幾炮,因此沂州號的命中率出奇的高,幾乎達到了7成以上,結果就在沂州號從鹿特丹號艦首橫切而過的不到1分鐘時間裡,竟然向鹿特丹號傾泄了200餘發各種炮彈,鹿特丹號的艦首幾乎被一連串的爆炸所覆蓋了。當然其中以50毫米速射炮的炮彈居多,佔到了一半以上。

儘管如此,但也夠鹿特丹號喝一壺了,畢竟鹿特丹號只是一艘防護巡洋艦,而且艦首部份是軍艦防護最薄弱的區域之一,連穹甲一般都不會鋪設到艦首的位置。這是因為海戰的縱隊戰術取代了橫隊戰術之後,艦首的中彈概率變得很低了,因此在軍艦設計時,自然就不會在艦首部位多投入裝甲。

結果等沂州號從鹿特丹號的艦首切過之後,硝煙漸散,只見鹿特丹號的艦首幾乎被打成了篩子,千創百孔,完全找不到一塊好地方,而且透過艦首的孔洞,可以十分清楚的看到,大量的海水正在從艦首的水線部位湧入,整艘軍艦己經呈明顯的前低后高狀態。

雷猛正在啄要不要再給鹿特丹號來幾炮,徹底送它上路,就在這時,只聽電台里傳來了直升機的聲音:「沂州號、沂州號,敵方的5號艦、6號艦己從4號艦的側邊包抄上,懷疑他們是要向你施發*,請提高注意力。」

電台里的提示聲音還沒有結束,只聽瞭望台上又傳來了警告,?「右前方發現敵方軍艦正在向我艦逼近過來。」

雷猛聽了,也下了一大跳,立刻下令軍艦向左轉向,讓軍艦的右側舷對上敵艦,同時右側的火炮開火射擊。

原來人民軍海軍編定的荷蘭艦隊的第5號艦、第6號艦是兩艘*艇驅逐艦,噸位只有400多噸,主炮是前後各一門100毫米口徑艦炮,戰鬥力幾乎微不足道,在戰上的主要作用就在雙方艦隊進行線列陣交戰的時候,伺機放*,打亂敵方艦隊的陣腳,或者是在己方撤退的時候,殿後放煙發射*,阻擋敵方的追擊。因此在荷蘭艦隊的戰列線中,將這兩艘軍艦放在隊例的最後。

但無論是人民軍海軍,還是荷蘭艦隊,都沒有把這兩艘小艦的戰鬥力,包括*計算在內。儘管*在這個時代也是一種威力頗大的武器,一發*足以擊沉一艘萬噸級的大艦,但*的技術卻還十分落後,要想真正對敵艦造成殺傷,必須接近到敵艦500米左右的位置施發*才有實際的效果,如果距離再遠,*自己就會在行進的過程中偏離方向。但等*艇開到了這個位置,基本都被擊沉了,因此在這個時代,*艇的作用一般是配合主力軍艦干撓敵方的軍艦。或者是用來擊沉對方的運輸船。

其實在沂州號從鹿特丹號的艦首方向切入的時候,鹿特丹號的艦長就知道情況不妙,趕忙招呼*艇上來施射*,干擾對方,自己好藉機脫身。但這時兩艘*艇都被鹿特丹號擋住,又怕*誤傷自己人,必須要讓出一定的角度才能發射*,這就需要一定的時間來調整,而沂州號橫切的速度又太快了,因此等到*艇閃出角度的時候,鹿特丹號己被沂州號打得奄奄一息了。

這時己有一艘*艇突近到距離沂州號只有500米的位置,正是發射*的有效距離,因此這艘*艇一口氣向沂州艦連續發射了4發*,呈一個扇面形狀,向沂州艦激射過來。如果沒有直升機的提醒,恐怕真會被打一個措手不及,但現在沂州號早防範,而且規避*的訓練,己知到練了多少次,於是沂州號不慌不慢的調整的方向,在海面上劃出一道弧線,結果成功的在第3發*和第4發*的間隙中躲過了*的攻擊。

而這時*艇剛剛轉過方向,還沒逃出10米遠,沂州號立刻瞄準開火,十幾火炮一起開火,頓時形成了一個彈幕區,將這艘*艇覆蓋在裡面,至少有5、6發炮彈命中,這艘僅有400多噸的小艇那裡經得住這樣的打擊,頓時被打支離破碎,在海面上等著沉沒。而另一艘*艇距離沂州號大約有1000米,見勢不妙,趕忙先向沂州號發射了兩發*,然後施放煙霧,轉向逃離。

雷猛猶豫了一下,只命令向煙霧中開幾炮,打不打得中就聽天命了,但沒有下令追趕。而回頭再看鹿特丹號,只見這艘軍艦的艦首己幾乎完全沉沒進海中,而艦尾己翹出了海面,尾舵、螺旋槳都可以看到,看來這艘軍艦己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了。而軍艦上的荷蘭士兵則都在紛紛跳海逃生,一時間這艘正在沉沒中的軍艦周邊滿是荷蘭士兵,就像是下餃子一樣。

看來這艘軍艦己經無需要自己再補刀了,這時直升機又在提醒沂州號,去支援青州號,於是雷猛也立刻下令,軍艦轉向,去支援青州號。

分割線分割線

切入到荷蘭艦隊的陣列之後,青州號是以左側舷對著蒂爾堡號的艦尾,距離也和沂州號那邊差不多,都是200多米。雖然青州號的左舷被擊毀了一座雙聯100毫米口徑的炮塔,但依然集中了所有其他的左側舷火炮,向蒂爾堡號展開攻擊。

不過蒂爾堡號的艦尾還有一門210毫米口徑的主炮,也開火還擊,由於雙方的距離太近,因此第一炮就擊中了青州號的左側後方的一座雙聯155毫米口徑的炮塔,210毫米的炮彈威力巨大,頓時將炮塔炸得飛起10餘米高,落到海里,而炮塔里的幾名士兵也全部當場陣亡。

但蒂爾堡號的運氣也就到此為止了,就在這一炮之後,共計有十幾發大小不同的炮彈落到了蒂爾堡號的艦尾部,儘管威力都不如210毫米的炮彈,但畢竟數量眾多,主炮的炮塔頓時被炸毀,整個后甲板也被炸得面貌全非。

蒂爾堡號見勢不妙,趕忙施放煙霧,企圖干擾青州號的射擊,不過這時青州號的炮塔都己經設置好了射擊參數,因此也不管看不看得見,就像煙霧中開炮轟擊,而且十幾門火炮形成了一個密集的彈幕覆蓋,蒂爾堡號仍然連續遭到炮擊。整個艦尾部幾乎都被打爛了,連尾舵、螺旋槳也都被打壞,結果儘管這艘軍艦還有戰鬥力,但己經失去了動力,只能半死不活的在海上飄福

切過了荷蘭艦隊之後,青州號立刻轉向,準備再給蒂爾堡號一輪打擊,徹底送蒂爾堡號上路,但這時直升機告訴青州號,荷蘭艦隊的旗艦正在轉向,建議青州號立刻追上去,從外線跟在2號艦的後面,追著荷蘭艦隊的股屁打。

聽了直升機的建議之後,張威立刻下令,繞過蒂爾堡號,去追擊荷蘭艦隊的最後兩艘軍艦。不過州號也沒有放過蒂爾堡號,雖然沒空用炮將它擊沉,但可以使用青州號上的*。

原來設計青州級防護巡洋艦時,設計了兩座三聯裝*發射管。當時這個設計引起了不小的爭議,因為青州號的航速雖快,但也不可能逼近到敵方軍艦500米的地方去發射*攻擊,因此安裝*發射管,並沒有太大的實際意義,相反還是軍艦的最大隱患,一但在戰鬥中*發射管被擊中,將是一個災難性的後果。有一種說法就在甲午戰爭中,鄧世昌駕駛的致遠號在沖向敵艦時,被一發炮彈擊中*發射管,管內*發生爆炸導致致遠號沉沒。

但也有人認為,這一型軍艦本來就不是用來海上作戰的,而是執行破交、護航、巡艦等任務,因此*還是有一定作用,比如用來鼓運輸艦、甚致是商船,或者在戰鬥中出現敵我軍艦失去動力,但卻還沒有沉沒,而又無法將其拖回,只能擊沉,*就有用武之地了。

於是設計組幾經討論之後,終於還是決定把*給加上去,反正如果不好用就再拆了,或是乾脆不裝*。而在第一戰中,*居然就派上了用常

在青州號、沂州號離開德國的時候,炮彈都是帶滿了,6根*管,只帶了4枚*,另2枚*管裝的是訓練用*,在途中也進行過*射擊訓練,2枚訓練用*都打出去了,還打了兩枚*,現在每艘軍艦上只有兩枚*。

不過對付蒂爾堡號己經足夠了,因為蒂堡號己經失去了動力。於是青州號在蒂爾堡號的側後方發射了一枚*,然後繞過蒂爾堡號,去追擊另兩艘荷蘭軍艦。

而蒂爾堡號上的荷蘭士兵們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海面上冒出一道白線,向自己襲來,但動彈不得,於是紛紛跳艦逃命。

只聽「轟」的一聲巨響,蒂堡號遭到致命的一擊,沉沒在大海中。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