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貼身高手

校花的貼身高手 第0444章康神醫的計劃

作者:魚人二代

本章內容簡介:的內部,並沒有被外人得知,不然的話,恐怕要笑掉大牙了康神醫一家老少居然集體吃狗屎,這簡直是天大的笑話了。康照明這時候也拉屎完畢,回到了書房:「怎麼樣了?有什麼結論么?」「你之前吃的,...

「第一,康曉波給我們送的丹yao,確實是延年益壽排毒丹,不過他那一脈素來與我們不和,所以就算送yao來,也不想我們太好,於是在丹yao里摻雜了狗屎」康照龍說道:「以康曉波的年紀,倒是能幹出這種惡作劇來。」

「這麼說來,是康曉波故意用狗屎和丹yao捏在一起,送過來的?」康神醫想了想,康照龍的分析倒也不是沒有可能,這康曉波真有可能這麼做,讓自己吃了延年益壽排毒丹的同時,再吃一坨狗屎。

「有這個可能xing」康照龍點頭說道:「所以之前照明吃的那一半,可能恰好就是丹yao那一半,而您吃的這一半,就是狗屎了……」

康神醫聽了康熙著涼的分析有些後悔,早知道如此,之前就自己去吃了,何必讓康照明去吃?

「第二個可能xing,或者是這枚丹yao在被人丟到垃圾桶的途中,有可能發生了我們不知道的變故,被人摻雜了狗屎,或者無意間和狗屎混在了一起,這倒是也有可能……」康照龍說道:「不過不管怎麼說,狗屎應該不是延年益壽排毒丹,我們的研究方向是錯誤的」

康神醫yin沉著臉一句話都沒有說,事實上他也不知道要說什麼,虧了這件事情是發生在康家的內部,並沒有被外人得知,不然的話,恐怕要笑掉大牙了

康神醫一家老少居然集體吃狗屎,這簡直是天大的笑話了。

康照明這時候也拉屎完畢,回到了書房:「怎麼樣了?有什麼結論么?」

「你之前吃的,恐怕並不完全是狗屎,但是已經無從考證了。」康神醫簡單的說道:「總之,延年益壽排毒丹並不是狗屎,這件事情,暫時也到此為止了,誰也不要說出去」

康貴豐、康照龍等人無不點頭廢話,這麼丟人的事情,誰會主動往外面說啊?

「照龍,你和蕭家王心妍的婚事,我看要抓緊提上議程了」延年益壽排毒丹研究失敗,康神醫立刻又想到了蕭家的聯姻。

「好,那我這幾天就去燕京,下了聘禮,將婚事訂下來?」康照龍心面也是大失所望,本以為這次康家可以飛黃騰達,到頭來不過是一場空。

「恩,反正只是個訂婚而已,我就不去了,貴豐你帶照龍過去吧。」康神醫對大兒子康貴豐吩咐道。

「是,父親。」康貴豐點了點頭。

「還有一件事情,崔朴,我就jiao給你了」康神醫轉頭看向了康崔朴。

康崔朴一愣,按理說,他是家族的紈敗家子,成天除了吃喝玩樂之外,根本也做不了什麼大事兒,怎麼父親破天荒的有事情要jiao代自己做了?

不過他心裡還是很高興的,雖然延年益壽排毒丹沒有研究出來,不過有了康照明之前這麼一參合,他們父子倆明顯的受到了康神醫的重視。

「爸,您說吧,我一定儘力而為」康崔朴連忙保證道。

「你社會上的朋友比較多,給我密切關注康曉波他們家的消息康曉波的那個朋友既然能long來延年益壽排毒丹,那麼應該是認識什麼高人,看看他們和什麼人接觸過,如果真有高人存在,我們一定挖來讓他為我們服務」康神醫說道。

「這個我在行,就jiao給我打聽消息吧」康崔朴一聽連連拍著胸脯保證下來。

事情就這麼敲定了下來,康神醫家破解延年益壽排毒丹的鬧劇也隨之告一段落,不過康神醫並沒有死心,延年益壽排毒丹象徵著金錢和地位,如果真能被康家所掌握,那麼康家絕對不會僅僅是現在這個規模了。

……………………

下午的時候,馮笑笑來到了學校,讓林逸驚奇的是,馮笑笑依然很平靜,至少從她的臉上看不出多少憤怒的表情,一如被自己淋了一頭niao那一次,從表面上看不出什麼來。

林逸估摸著,她是在醞釀下一次的報復計劃林逸覺得很冤枉,這妞兒幹嘛偏偏總跟自己過不去呢?惹不起還躲不起呢?

既然你來了,那我走林逸乾脆下午直接翹課去了,剛才接到關學民的電話,賴胖子已經將大廈產權的轉讓手續辦好了,只要林逸點頭,就可以轉移到關馨的名下。

而關學民報批的幾種yao物審核已經批複了下來,在醫yao界,有關學民的人脈,這些都不是什麼難事兒,只是走個形式而已,醫yao公司的掛牌就在眼前,只是還缺少一個職業經理人。

林逸正好借著這個機會去關學民那裡一趟商討一下醫yao公司的事情,至於馮笑笑,就讓她自己在學校里呆著吧。

看著林逸離去,馮笑笑的嘴角露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她巴不得林逸離開呢,她要和康曉波好好談談關於林逸的弱點了

看樣子,自己這麼瞎搞一氣兒,根本不是辦法,林逸的身手遠遠出乎自己的想象,反應之敏捷,也是有些匪夷所思

居然能夠在鞭炮被點燃引線之後,還從容不迫的從身上拿下來繫到自己的身上並且打了一個死結,這等反應速度讓馮笑笑很是震驚。

坐在厚厚的椅墊上,馮笑笑用手捅了捅康曉波的後背:「有時間沒?和我說說你老大的事情?」

康曉波昨天也目擊了馮笑笑被鞭炮炸的一幕,心裡正納悶到底怎麼回事兒呢,好奇想問個究竟,卻不知道如何和馮笑笑開口,馮笑笑就主動的找他說話了。

「昨天,你怎麼了?怎麼被鞭炮給炸了?」康曉波昨天並沒有和林逸站在一起,所以沒有看到之前的一幕。

「不xiao心而已,不說這個,你和我說說林逸的事情唄?」馮笑笑顯然不想多說鞭炮的事情:「你也看見了,我一來,林逸就走了,他分明就是躲著我」

馮笑笑幽怨的看著康曉波,要多可憐有多可憐,就像是一個被人甩了的怨婦一般,想不讓人同情都不可能。

「呃……老大是有別的事情,不是特意躲著你的……」康曉波知道林逸是去研究醫yao公司的事情了,但是這事兒又不能和馮笑笑說,目前醫yao公司還處於保密階段,康曉波也不是不識大體的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