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貼身高手 都市言情

校花的貼身高手 第0422章他啞巴了

作者:魚人二代

本章內容簡介:來把人帶走吧。」林逸說道。「嗄?!你被人堵截了?什麼人?」宋凌珊一愣。「鄒天迪派來的吧。」林逸淡淡的說道:「你快點兒,順著警局前面的路一直走,就能看見我了。」說完,林逸就掛斷了電話,...

第0422章他啞巴了

一陣寒意從腳底湧上了頭頂,鄒若明驚恐的看著林逸:「你……你要幹什麼?你不要過來……」

「啪1

又是一巴掌扇在了鄒若明的臉上,這回林逸加大了力道,直接將鄒若明右邊的牙齒都打落了出來,嘴角也裂開了一片。

「你……你殺了嚴伯?」鄒若明雖然覺得不可思議,黃階初期高手,那可是神人一般的存在了,怎麼就被林逸幾腳給踹死了?這怎麼可能?

「沒有,我哪像你,動不動就敢叫囂著幹掉我?我的膽子其實很小的1林逸說著,又是一巴掌扇在了鄒若明的臉上,他的臉已經快要變成了豬頭。

「誤會……誤會……林逸老大,其實是我爸讓我帶著嚴伯找你麻煩的,和我沒關係啊,我只是個傳話筒,你……你不要找我麻煩了……」鄒若明知道自己跑不過林逸,逃跑等於自尋死路,沒辦法,「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林逸老大,真的不關我的事情啊1

「我說的不是這個。」林逸搖了搖頭:「我說的是你打唐韻的主意1

林逸一腳踩在了鄒若明的臉上,鄒若明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嗷——」

「都說了唐韻是我的女人,你還打她主意?你想死是不是?」林逸覺得鄒若明這傢伙自己要是不好好的給他來個深刻的教訓,他就不知道世界上還有一種嚇人的事情叫死亡。

「藹—嗷——」鄒若明慘叫著捂著自己的腦袋:「林逸老大,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我鬼迷心竅了,我再也不敢打唐韻的主意了,你放了我吧……」

「林逸……別踢了……要出人命了怎麼辦礙…」唐韻之前被林逸的瘋狂給嚇呆了,不過林逸能為了她這麼做,唐韻心裡還是甜絲絲的,在林逸身邊,無論遇到什麼危險,他都會保護著自己……

不過,唐韻雖然心面也恨著鄒若明,但是要將他打死是不行的,她可不想林逸因此去坐牢,所以趕緊制止了林逸。

「呵,不會死的,離死差遠了,最多踩成白痴,不過也省葯了,省的這傢伙成天花錢買腦殘片吃,直接變成腦殘得了。」林逸笑了笑。

「別礙…我不要變成白痴……林逸老大,你放了我吧……」鄒若明快哭了,變成白痴那還不如死了呢!

「滾吧。」林逸淡淡的說道。

「是……我滾,我這就滾……」鄒若明可不敢直接爬起來逃跑,誰知道林逸會不會再借題發揮?為了讓林逸找不出毛病來,鄒若明真的開始在地上打著滾前進了……

「嘻嘻……」唐韻看到鄒若明如此的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她心面不太贊成林逸使用暴力,不過卻不得不承認,今天確實很舒爽,心面出了一口惡氣!

要是沒有林逸,自己還是要每天忍受著鄒若明的調戲和輕薄,說不定哪天就著了他的道!

林逸看了地上的嚴伯一樣,摸出了手機,打給了宋凌珊。

宋凌珊剛將鄒天迪和鄒若光給送到旁邊的交警部門去,他們兩個表面上也沒有什麼刑事犯罪,不過是交通違法,宋凌珊也管不著,所以直接移交了出去。

剛回到辦公室,手機就響了,看到來電顯示上的「林逸」,宋凌珊頓時皺了皺眉,這林逸不會又闖什麼禍了吧?宋凌珊可是不相信林逸這麼快就找到了醫治劉博佳的方法,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有事情找自己!

揉了揉有些發痛的太陽穴,無奈的接起了電話:「林逸,有什麼事情?」

「從警局出來,我被人堵截了,現在已經把他制服了,你過來把人帶走吧。」林逸說道。

「嗄?!你被人堵截了?什麼人?」宋凌珊一愣。

「鄒天迪派來的吧。」林逸淡淡的說道:「你快點兒,順著警局前面的路一直走,就能看見我了。」

說完,林逸就掛斷了電話,氣得宋凌珊只想罵人了,你這是命令我呢?你敢命令我?宋凌珊生了一肚子的氣,還不能不去,起身下樓,開車一路去找林逸……

「這不是一個老頭么?是鄒天迪派來的?不會是你開車撞的吧?」宋凌珊很懷疑林逸這小子不小心撞了人,卻賴在鄒天迪的身上,把無辜的老人家說成鄒天迪的手下:「他能攔截你?」

「黃階初期高手。」林逸聳了聳肩:「你敢再腦殘點兒么?」

「黃階初期?」宋凌珊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向老者的臉上仔細看去,面色突然一變!通緝犯!眼前的這個人是一個通緝犯!

宋凌珊身為刑警隊長,經常會將通緝犯的照片拿出來翻看,所以眼前這個老頭宋凌珊很快的就在腦海中對上了號!

嚴七元,搶劫殺人在逃犯,已經被通緝了兩年多,沒有蹤影,居然出現在了這裡!

「應該是個通緝犯吧?」林逸看到宋凌珊的表情,就猜了個不離十。

「沒錯1宋凌珊點了點頭,眼中閃過一絲喜色,這林逸歪打正著居然還能抓住通緝犯!這個嚴七元的確是個黃階初期高手沒有錯,不過看樣子,已經被林逸給打殘了,和黑豹差不多了。

林逸隨手在嚴七元的身上拍了兩下,將他給弄醒了,嚴七元的臉上還掩不住悲傷和痛苦,自己堂堂黃階初期高手,就這麼輕易的被廢了?現在世俗界里,居然有這麼厲害的人物存在了?看林逸的年齡,不過也就二十歲吧?

「1宋凌珊拿出了手銬,將嚴七元給拷上了,雖然感覺不到有危險,但是嚴七元畢竟是黃階初期高手,宋凌珊不敢怠慢。

「行了,我走了。」林逸看沒有自己什麼事兒了,就準備和唐韻離開了。

「等等,你和我回去做筆錄……」宋凌珊想要叫住林逸。

「就說是你自己抓住的不就行了?這種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1林逸自然是懶得和宋凌珊回去的。

「可是……犯人的口供……」宋凌珊心道,我說是我抓的,到時候嚴七元亂說怎麼辦?

林逸隨手在嚴七元的脖子上拍了幾下,然後道:「好了,他啞巴了,說不出話來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