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貼身高手

校花的貼身高手 第0389章別忘了錄像

作者:魚人二代

本章內容簡介:是不好意思啊,沒想到一頓飯不歡而散,也是哥哥我衝動了,好幾年沒回松山市了,不知道這裡的形勢,算了……不提上次的事情了,今晚有沒有空?我有幾個兄弟都仰慕林老弟的大名,準備和林老弟喝幾杯?」安建文笑眯眯的...

第o389章別忘了錄像

陳雨舒正紅著臉思考呢,卻被楚夢瑤給打斷了:「你不會是又想什麼不健康的東西了吧?」

「沒有沒有」陳雨舒被說中了心事,連連搖頭。

「沒有你臉紅什麼?」楚夢瑤不太相信。

「我只是覺得,以前的願望有點兒難以實現……嘻嘻,不過我決定了,我要更改願望了」陳雨舒說道:「我決定和瑤瑤姐一起嫁給同一個男人,這樣就能永遠的生活在一起了」

「……」楚夢瑤直冒冷汗:「你怎麼還記著這個願望?」

在接近傍晚的時候,別墅里卻來了一個討厭的訪客。

林逸沒想到安建文這傢伙還有種再次上門來,上次被修理的還不夠么?

不過,看他滿臉笑容的樣子,林逸差點兒以為這傢伙被人打失憶了

「林老弟,上次真是不好意思啊,沒想到一頓飯不歡而散,也是哥哥我衝動了,好幾年沒回松山市了,不知道這裡的形勢,算了……不提上次的事情了,今晚有沒有空?我有幾個兄弟都仰慕林老弟的大名,準備和林老弟喝幾杯?」安建文笑眯眯的對林逸說道。

林逸古怪的看了安建文一眼,這子不會是上次吃虧了,這次想法子要報復自己吧?這傢伙還真是急性子啊,這麼快就來找場子了?

林逸轉頭看向楚夢瑤,詢問她的意思。

楚夢瑤自然也猜出了安建文肯定沒安好心,這傢伙如果不是健忘症的話,就應該不會忘了他剛被林逸修理不久吧?額頭上的創可貼還可以證明這一點

「建文哥哥,難道你的心裡有問題么?」陳雨舒也是驚訝的看著安建文。

「……」安建文額頭上冒起幾道黑線:「舒,你這是說的什麼啊,我怎麼聽不懂……」

「沒什麼,我覺得你想找虐喔……」陳雨舒可不在乎安建文的面子,也不用給他面子。

對於陳雨舒,安建文雖然有些惱火,但是卻又不敢說什麼,一來顧忌自己在楚夢瑤身前的形象,二來他也真招惹不起這姑奶奶

「瑤瑤妹妹,我今天答謝我的救命恩人,你不介意將你的保鏢借給我用用吧?」安建文笑眯眯的看著楚夢瑤,他故意在保鏢兩個字上加重了語氣,意思是他已經知道了林逸是他保鏢的事實。

楚夢瑤皺了皺眉,不過林逸是爹地雇傭來的事情,也不是什麼秘密,集團裡面很多人都知道,如果安建文有心打聽的話,根本瞞不了他。

所以聽到他已經說破,也就不在林逸身上做文章了:「現在是晚上,他願意做什麼,我管不到。」

說來,楚夢瑤的心裡還是有些怨氣的,因為下午的事情,讓她心裡有火氣卻泄不出來,所以見到安建文找林逸的麻煩,自然樂得讓林逸麻煩麻煩。

雖然事情的結果可以預見,那就是安建文再次被修理,但是楚夢瑤就是不想林逸這麼安逸,讓他去忙活忙活,也能解一下自己的心頭之恨。

「呵呵,林老弟,你的老闆都答應了,怎麼樣,給個面子?」安建文笑眯眯的看著林逸。

「那行,那就去吧」林逸點了點頭,既然楚夢瑤都這麼說了,自己就勉為其難的再去修理這子一頓吧,當擋箭牌也得有擋箭牌的覺悟,不能白拿薪水是吧?

「那我們走吧,林先生請」安建文一聽林逸答應了下來,頓時大喜楚夢瑤和林逸猜測的都沒有錯,他今天的確是來找場子來了

上次被林逸給陰了一下,有苦說不出,讓安建文很是惱火,尤其是打人的還是要合作的李呲花,這個怒氣也不可能泄出去了所以安建文要是不給林逸點兒顏色看看,他還真以為自己好欺負呢?

當然,安建文也不可能明目張的對付林逸,畢竟是正大光明的從楚夢瑤這裡邀請林逸去吃飯的,打狗還得看主人,他不能做的太明顯,不然楚夢瑤肯定會覺得他肚雞腸。

安建文的主意是,既然林逸你陰了我一次,那我也陰你一次,讓你有苦說不出來

林逸站起身來,跟著安建文走出了別墅,走到門口的時候,卻聽到陳雨舒在身後喊自己:「箭牌哥,錄像,別忘了錄像」

林逸苦笑著點了點頭,而走在前面的安建文聽后差點兒沒一個踉蹌摔倒在地上,敢情上次還被林逸錄像了啊?那不是也讓楚夢瑤看見了?

**,那洋相可是出大了怪不得今天楚夢瑤看著自己額頭上的創可貼眼神不太對勁兒呢,原來她已經知道了

林逸這傢伙,這次一定要他好看哼,不過這一次,出洋相的就是他了,陳雨舒不是要錄像么?好啊,自己就成全他,錄像了拿給她看

想到這裡,安建文的心裡才平衡了一點兒,臉上露出了笑容來,裝作沒聽懂的樣子說道:「舒妹妹,你放心,我一會兒找個專門的錄像師,把拼酒的場面錄下來」

陳雨舒沒有說話,只是皺了皺眉,等林逸和安建文出了別墅之後,才道:「瑤瑤姐,這一次,安建文好像很有把握的樣子?」

「誰知道?上次他還很有把握的樣子。」楚夢瑤撇了撇嘴,和林逸比起來,她更討厭安建文。

「也是喔,希望這一次箭牌哥能再次給我們一個驚喜,嘻嘻,我安建文這回怎麼倒霉……」陳雨舒點了點頭。

林逸從安建文的話語中,大致也聽出了些他的意圖,拼酒?難道這傢伙想要將自己灌醉,然後弄出點兒什麼事情來?

不過,把自己灌醉?可能么?林逸淡淡一笑,跟在了安建文的身後。

「林先生,今天我們不醉不歸,就不要開車了吧?不然到時候也開不回來?」安建文怕林逸開車的話,就不會喝那麼多酒了,那自己的計劃也就落空了。

「好吧,那就坐你的車。」林逸也不介意,不開車的話,可以坐計程車回來。

「好的,我特意找了一個司機,今天連跑車都沒有開」安建文一聽林逸同意了,頓時大喜。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