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貼身高手

校花的貼身高手 第0315章你這樣很沒誠意的

作者:魚人二代

本章內容簡介:男人就要對自己狠一點兒要不……我幫你?」高小福問道。「你幫我?」鍾品亮一愣,隨即道:「也行小福,你太夠意思了,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氣了中午請你吃大餐」「啊?」高小福卻也是一愣,隨即不由得苦笑...

第0315章你這樣很沒誠意的

「恩?」高小福微微一愣:「還寫?」

「是啊,我昨天都已經放出了消息,說我要給楚夢瑤寫血書求愛,可是雖然出了點兒意外,你說我要是不寫的話,別人怎麼看我?會不會嘲笑我是懦夫?」鍾品亮問道。

「這……」高小福放下了書包,有些猶豫:「亮哥,說實在話吧,男子漢大丈夫,本就應該一言九鼎,我覺得,這事兒別人嘲笑不嘲笑,他們怎麼看,和你一點兒關係都沒有關鍵的是楚夢瑤怎麼想,楚夢瑤的態度才是關鍵」

「對氨鍾品亮一拍大腿,頓時豁然開朗:「小福,你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啊的確,別人怎麼看,和我有個鳥關係,關鍵是楚夢瑤的態度可是,我怎麼知道楚夢瑤怎麼想的呢?她到底想不想我給她寫血書?」

「這個……」高小福也不確定:「要不,你問問?」

「這我怎麼問啊,小福,要不這樣,你去問問陳雨舒?她和楚夢瑤是好朋友,問問她也行」鍾品亮建議道。

「那也行我問問吧」高小福點了點頭,拿出手機來,給陳雨舒發了一條簡訊。

現在有手機這種現代化的通訊工具,已經無需親自跑過去詢問了。

「陳雨舒小姐,請問楚夢瑤小姐對於亮哥昨天寫血書的事情怎麼看?」

高小福的簡訊發的很禮貌,他也怕楚夢瑤不搭理他。不過,這個擔心倒是多餘的,很快,高小福的手機就收到了陳雨舒的回信:「瑤瑤姐說小亮子的手只適合當呲水槍,血書就算了吧」

高小福想笑,卻不敢笑,將手機遞給了鍾品亮。

鍾品亮看完了簡訊息,有點兒不太明白了:「小福,你說她這是什麼意思啊?」

「亮哥,你恕我直言,我感覺,好像你被楚夢瑤給鄙視了」高小福小心的說道。

「鄙視?」鍾品亮一愣,再仔細看看這簡訊息,果然有點兒鄙夷的味道在裡面,頓時有些急了:「小福,那怎麼辦啊?的確,好像陳雨舒在嘲笑我根本寫不了血書」

「要不,亮哥你就再寫一封血書?向她們證明一下,亮哥你不是不行,昨天的事情只是意外?」高小福建議道。

「也行吧……」鍾品亮點了點頭,也只有這個辦法了。

高小福連忙給鍾品亮重新準備了一張白紙,鍾品亮拿著刻刀,卻有點兒下不去手了,倒不是他怕疼,而是昨天的事情讓他有點兒心有餘悸

萬一割開手指,再流血不止怎麼辦?鍾品亮有些猶豫了……

「亮哥,你怎麼了?」看出了鍾品亮的猶豫,高小福連忙問道。

「我……小福,我有點兒不敢下手了啊昨天的事情,太他的嚇人了」鍾品亮拿著刻刀的手有點兒顫抖。

而且,今天要割的話,肯定要換一個手指了,不可能在昨天的傷口上繼續割,那樣豈不是要痛死了?所以鍾品亮還真有點兒下不去手。

「亮哥,男人就要對自己狠一點兒要不……我幫你?」高小福問道。

「你幫我?」鍾品亮一愣,隨即道:「也行小福,你太夠意思了,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氣了中午請你吃大餐」

「啊?」高小福卻也是一愣,隨即不由得苦笑起來。他本意是他拿著刻刀幫著鍾品亮割開手指,不過鍾品亮顯然誤解了他的意思,以為是自己要幫他割破自己的手指,替他寫血書……

「怎麼了?」鍾品亮將刻刀遞給了高小福:「有什麼問題?」

「沒……沒有……」高小福只得接過了刻刀,一咬牙,割開了自己的食指,鮮血一下子涌了出來,不過卻沒有發生昨天鍾品亮「血崩」的現象。

「好,小福,你別動,我拿著你的手指寫血書氨鍾品亮說著,就握住了高小福的手指,然後在面前的白紙上寫了起來……

卻不知,這一幕並非沒有人看見。

不遠處的陳雨舒,舉著手機,將攝像頭的焦距拉到了最遠,正好能看清楚鍾品亮和高小福那邊。

「瑤瑤姐,鍾品亮這傢伙不怎麼樣呀,居然用高小福的手指給你寫血書,太沒有誠意了吧?」陳雨舒笑嘻嘻的說道。

「他用誰的手指寫,和我有什麼關係?」楚夢瑤沒搭理陳雨舒,自顧自的看著書。

「哎,真沒意思……」陳雨舒有些遺憾的收起了手機:「我還想再看一次鍾品亮的手變成呲水槍呢?」

「……」楚夢瑤有些無語,那有什麼好看的?你是不是怕鍾品亮死的太慢了?

第一節課下課,鍾品亮拿著用高小福的血寫好的血書,屁顛屁顛的跑到了楚夢瑤的課桌旁,然後雙手將血書捧了起來:「瑤瑤,請接受我嬤康陌的表白」

楚夢瑤皺了皺眉,看也沒看鐘品亮一眼,也不搭理他。

倒是陳雨舒,卻笑嘻嘻的站了起來,一把拿過鍾品亮手中的血書:「我先給你檢查一下,有沒有問題?」

「好的,好的」鍾品亮一聽陳雨舒願意幫忙,頓時大喜,如果有陳雨舒這個楚夢瑤的閨蜜指點自己,那自己追上楚夢瑤,豈不是指日可待了?

「唔……」陳雨舒打開血書看了起來,其實她也不是,她哪有時間看這傢伙毫無文筆色彩的破爛血書?只不過,陳雨舒想到了一個更好的玩兒法。

「怎麼樣?」鍾品亮一臉期盼的看著陳雨舒,等待著她的指點。

「喂,你怎麼沒有落款呢?你這樣,誰知道是誰寫的?」陳雨舒的眼睛滴溜溜的一轉,終於找到了切入點了。

「落款?」鍾品亮聽后微微一愕:「這不就是我寫的血書,還用寫落款么?」

「廢話,你這樣顯得很沒誠意的」陳雨舒一本正經的說道:「你這求愛信上面,連落款都沒有,一點兒也不正規,怪不得追了這麼久,都沒有追上瑤瑤姐……」

說到這裡,陳雨舒還撇了撇嘴,一副很是瞧不起的樣子。

鍾品亮頓時急了:「是么?那我回去補上立刻就補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