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0231章 如何解決

作者:魚人二代  |  更新時間:2012-12-15 02:05  |  字數:2431字

唐韻身上的衣服還完好無損,房間里也只有唐韻一個人。林逸也不知道鄒若明搞什麼名堂,這麼半天了也沒有什麼行動,不過林逸也沒閑工夫管他的事情,一躍跳進了房間。

從地上抱起唐韻,查看了一下唐韻的呼吸,發現有些急促,林逸頓時皺了皺眉,難道……

林逸正想進一步檢查一下唐韻的狀況,就聽到房間不遠處的走廊里傳來了鄒若明有些哀怨的聲音:「媽的,吃了兩粒葯,居然還沒反應,看來我得再吃一粒了,也不知道唐韻那邊的藥性發作沒有,別到時候自己配合不上,就不給力了……」

果然,這小子給唐韻餵了什麼東西……

林逸抱著唐韻從窗口一躍而下,看了一眼地上的鐘品亮,忽然嘴角閃過一絲邪惡的笑容。

林逸先將唐韻放進了黑豹的麵包車裡,然後拎起鍾品亮就跳上了剛才的那個房間窗口裡,將鍾品亮丟在了地上,擺成了唐韻之間的樣子……

做完這一切,林逸快速的又回到了樓下,黑豹的身旁。

林逸猶豫了一下,將黑豹也丟在了麵包車的後面,又不放心的點了他身上的幾個穴道,這回黑豹恐怕沒有兩三個小時是不會醒來了。

林逸自然不會留在這個地方,開著黑豹的麵包車,準備找個安靜點兒地方查看一下唐韻的情況。

如果林逸沒有猜錯的話,唐韻應該被下了某種催情效果比較強烈的藥物。

車子沒開多遠,副駕駛上唐韻的身子卻動了動,「熱……好熱……」

唐韻醒了?林逸用眼睛的餘光看了一眼副駕駛上的唐韻,此刻的唐韻不知道是已經醒了還是在半昏半醒之間,身體在座椅上微微扭動著,似乎很難受的樣子……

「唐韻?」林逸試著喚了一聲唐韻的名字。

「恩……熱……我好熱啊……」唐韻聽到林逸的聲音,下意識的應了一句,不過身子卻還是不由自主的扭動著:「我好熱……熱死了……」

林逸嘆了口氣,只能將車子先找一個小胡同口停了下來,看唐韻的樣子,應該是已經醒了過來,並且有些意識,不是那種完全的一無所知。

林大高手雖然醫術高明,但是此刻卻束手無策……林逸以前的戰友都是男的,幾乎沒有被人下藥的可能,所以林逸乾脆也沒研究過迷藥如何化解。

臨時查資料,顯然是來不及了,林逸撓了撓頭,看著唐韻有些潮紅的嬌艷的臉龐,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小妞,你別誘-惑我啊……

「熱啊……」似乎是藥性開始發作,唐韻居然開始扯起身上的衣服來……

林逸頓時嚇了一大跳,轉頭看向唐韻:「喂,你這是要幹什麼?」

「熱……幫我……」唐韻不但沒有聽林逸的話,反倒開始要求林逸幫忙。手上的動作卻絲毫不停,衣服扣子不好解,唐韻居然直接用扯的,一把將身上的短袖校服給拉扯開來,直接露出了裡面的小背心。

唐韻的力氣居然這麼大,讓林逸很是驚訝。不過驚訝的同時,卻讓林逸剛剛壓下去的邪火再次冒了出來……

林逸雖然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不過這種情況下唐韻的便宜,林逸還真不想占……以唐韻的性格,事後八成不會怨自己什麼,但是恐怕也不會再理睬自己了。

林逸正想著,唐韻卻從副駕駛的位置上一坐而起,向林逸這邊撲了過來。

「唐韻,你冷靜點兒!」林逸暗叫一聲不好,看來只能上醫院了!之前林逸考慮的是,唐韻一個女孩子,因為這種事情去醫院,顯然不太好看,但是現在卻顧不得這麼多了。

「抱我……我好熱呀,你抱我……」唐韻迷迷糊糊醉眼朦朧的看著林逸,卻伸手去扯林逸身上的衣服。

「靠!」林逸一把推開了唐韻,這不是讓自己犯錯誤么?「喂,焦老,你在么?」

「我一直在你身旁,從未走遠……」焦老說道。

「……」林逸有些無語:「你唱傳奇呢?」

「傳奇是什麼?」焦老問道。

「沒事兒了……」林逸沒工夫和焦牙子墨跡這些:「焦老,她被人下藥了,你有沒有辦法?」

「辦法啊……讓我想想……」焦牙子陷入了沉思:「好久之前,我幫著師叔解決過類似的問題來的……當時用了什麼辦法來的?」

林逸雖然焦急,但是聽說焦牙子有辦法,也不催促他,任憑著唐韻在這裡對自己又親又抱又撕衣服……

「哦……我想起來了,不行,你們修鍊的心法不同。」焦牙子恍然的說道。

「……沒有其他辦法了?」林逸有些無語。

「有,你自己修鍊的那個就行,你只要在她身上的這幾個穴位上,運轉心法口訣,你身體的能量就會進入她的體內,自然可以化解了。」焦牙子說道:「我好像和你說過,你身上的能量是萬能的來的,是你自己忘記了……」

「我哪兒知道這能量還能做這事兒?」林逸苦笑:「焦老,您快說怎麼做吧,我要受不了了,一會兒可能就頂不住了。」

焦牙子告訴了林逸幾個穴位的名稱,林逸依言運起了軒轅馭龍訣,身體里的能量被林逸全力的催動起來,傳入了唐韻的體內,不到一會兒的功夫,唐韻的身上就飄起了陣陣的水霧蒸汽……

半小時後,林逸鬆了一口氣,唐韻已經完全的恢復了平靜,小臉紅紅的躺在副駕駛的位置上睡著了,呼吸也變得平穩起來,沒有了之前的急促。

「呼……」林逸長出了一口氣:「沒想到解個毒,居然消耗掉這麼多能量!」

林逸著實沒有想到,緊緊是解個藥效,就用了身體里大約二分之一的能量元素,讓林逸現出了些疲憊的神采。

「你的等級太低了。」焦牙子冷冷的說道:「師叔做這件事兒,幾乎不費力氣的。」

林逸翻了翻白眼,沒搭理焦牙子,焦老已然是世外高人的模樣,他的師叔是何等的高人?總拿自己和他師叔比,這不是磕磣人呢么。

看著唐韻身上被唐韻扯得有些開線的小背心,裡面隱隱露出了胸衣來,林逸吞了口口水,將唐韻扯碎的校服撿起來,蓋在了唐韻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