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0221章 手賤的下場

作者:魚人二代  |  更新時間:2012-12-15 02:05  |  字數:2409字

第0221章手賤的下場

「不信!」唐韻撇了撇嘴:「你不是在幫著小弟追女孩子?」

「兩方面都有吧。」林逸也沒否認。

唐韻暗哼了一聲,也沒說話,自己和林逸的關係,越來越夾纏不清,剪不斷理還亂。想想就頭痛,最好的辦法就不去想。

沒過多久,小芬就被馬主任推著親自送到了這間病房,林逸暗笑,這個馬主任想來是以為自己和關學民的關係很密切。

將小芬安頓好,馬主任離開,病房又恢復了安靜,而病房門口的鄒天迪和趙廣動等人,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離開了。

「咦?老大,那個鄒什麼玩意的,就這麼走了?他不是讓咱們等著么?」康**對於鄒天迪的離去有些奇怪。

「找人去了吧?」林逸自然不會以為鄒天迪就這麼算了:「或者一會兒來人找麻煩,他怕驚動警方會有麻煩,所以先走了撇清他的關係。」

康**點了點頭,還沒等說什麼,走廊里就傳來了一陣吵雜聲,緊接著,病房的門就被人「砰」的一腳踢開了,一個黃毛帶著四五個混混模樣的人沖了進來:「房間里的男人都出來……誒?」

黃毛剛想將病房裡的男人都叫出去,不過忽然目光卻落在了唐韻的身上!他沒想到這病房裡還有這麼漂亮的女人!

黃毛是個色胚,本來是來教訓人的,但是看到唐韻之後,就改變了些許主意,給身旁的手下使了個眼色,作為帶頭大哥,他當然不能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那樣就顯得自己太沒品了。

那手下是黃毛的心腹,一看黃毛的眼神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一指唐韻:「你也一起出來!」

唐韻微微一愕,就明白恐怕黃毛是看上了自己,想要對自己不軌,有些驚慌的看了林逸一眼,卻見這傢伙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很清閑的站在那裡。

暗惱的同時,唐韻又鎮定了下來,有林逸在,自己應該不會吃什麼虧吧?雖然自己心裏面有點兒抵觸他對自己這麼好,可是這種情況下,又希望林逸會保護自己。

唐韻也不清楚自己是什麼心理,總之很奇怪。

見到手下很醒目,黃毛暗暗點頭,既然有手下已經挑明了,他也就肆無忌憚了,伸手就要去摟唐韻,想將她摟出房間去。

唐韻嚇了一跳,就想向後面躲,可是一躲,卻撞到一個人,側目一看,是林逸,剛想問他要幹什麼,卻看到林逸一把將黃毛伸過來的手抓在了手裡。

「你的手很賤啊?」林逸淡淡一笑,看著黃毛:「我還沒摟過她,你就想摟?」

聽了林逸有些無恥的話,唐韻臉色一紅,瞪了他一眼,什麼叫你還沒摟過?

「小子,既然你沒摟過她,那她也就和你沒什麼關係了,你是想強出頭了?」黃毛臉色一冷,抽了抽自己的手,卻沒有抽開。

「我出手從來就沒有規律,談不上強不強出頭,我只是看你的手太賤了而已。」林逸說著,猛然一用力,「咔嚓」一聲脆響,隨之就是黃毛撕心裂肺的吼叫。

「嗷……我的手啊……我的手……」黃毛只覺得手掌傳來一陣鑽心的疼痛,差點兒沒哭出來!

「我只是略施小戒,你就這樣?這麼軟蛋?我問你,你是不是那個鄒天迪派來的?」林逸沒想到這黃毛手斷了,就開始哭嚎,這也太衰了吧。

「嗷……我的手啊……」黃毛沒有回答林逸的話,依然在那裡鬼哭狼嚎。

「……」林逸沒招了,手上無奈的再次一用力,又是「咔嚓」一聲,「好了,別叫了,接上了,趕緊回答……」

黃毛帶來的四個手下有點兒傻了,這人是什麼人啊?這是玩兒雜技呢?把黃毛的手掌拽脫臼了,然後隨意又給接上了?

想上去,又有些遲疑,畢竟黃毛沒發話,他們也不得不顧及黃毛的安危。

「上,給我一起上,整死這小子……」黃毛的手被接上了,終於減輕了一些痛苦,猛地大喊道。

「咔嚓」又是一聲脆響,林逸又把黃毛的手掌給扯脫臼了。

「嗷……」黃毛吃疼,不過這回林逸比上次更加用力,他的手掌不但脫臼,而且直接變形了,以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彎成了銳角。

黃毛喊了兩聲,直接翻了翻白眼躺地上暈死了過去。

「就不該給你接上,你實在太賤了。」林逸這回也懶得問他了,轉頭看著幾個要走過來,又有些遲疑的黃毛手下:「你們幾個,有沒有手賤的?」

看著黃毛變了形狀的手掌,這四人一陣的心緒,他娘的這是什麼變態啊,怎麼這麼殘忍呢?

「沒……沒有……」這幾個人可不想變成黃毛的樣子,下意識的連連搖頭。

「哦,那就你了。」林逸一指剛才那個讓唐韻一起出去的黃毛手下,問道:「你說說,是不是剛才那個鄒總讓你們來的?」

「這……」那手下是黃毛的絕對心腹,讓他背叛黃毛他還做不出來,看著地上的黃毛,那手下的心頭突然湧起一陣狠意,忽然從身上抽出一把匕首,猛地向林逸衝去,嘴裡面叫道:「老子和你拼了!」

不過,在要接近林逸的時候,那手下卻猛然的改變了方向,匕首刺向了唐韻!

唐韻嚇了一跳,一聲驚呼,想要躲,卻已經來不及,眼看就要刺到唐韻,卻神奇的身子一歪,倒向了黃毛,一匕首插在了黃毛彎曲的手掌上。

黃毛本來已經痛得暈死了過去,可是被這手下一紮,「嗷」的一聲又疼醒了過來,看到自己的心腹手下用匕首扎自己,黃毛頓時氣炸了,居然被手下反水:「***的想幹什麼?」

黃毛也不知道哪兒來的毅力和勇氣,猛地用左手將自己又受傷的匕首拔了出來指著自己的心腹手下:「你背後捅刀子?」

「老大……你誤會了啊,不是我……我想捅那小子和那娘們來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走到跟前,那小子用腳在我腿上輕輕一踢,我就覺得整個腿好像都麻了一樣,然後就摔倒在地上。」心腹手下忙不迭的擺手解釋道:「我也不知道怎麼的就扎到老大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