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貼身高手

校花的貼身高手 第0188章 欺負人

作者:魚人二代

本章內容簡介:去,和原來一樣,我們大家半斤八兩」瘦高個男子陰測測的說道。「我們不給配方,也不改呢?」唐韻氣得都要哭了,哪有這麼欺負人的?一堆人欺負自己母女?還有沒有王法了?「不給?也不改?」張標杆冷笑了...

第第0188章欺負人

「不會的,」林逸卻不著急:「中午賣的那麼火,晚上肯定會多準備一些,哪有那麼快就賣光了?」

「這倒是。」聽了林逸的分析,康曉波才放下了心來。

林逸主要是不想讓楚夢瑤和陳雨舒看見自己去找唐韻,不然說不得楚大小姐又發什麼彪,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態度,林逸才會拖到她們兩個都離開。

出了校門,林逸撇了一眼不遠處的街口,沒有看到福伯的那輛賓利車,才放下心來,和康曉波一起向小吃街的方向走去。

「咦?老大,不會這麼火吧?怎麼這麼多人?」康曉波有些詫異的指著小吃街裡面,驚訝道:「連別的攤床的那些人,也都去買唐韻家的燒烤了?」

林逸皺了皺眉,小吃街上,很多攤主都圍在了裡面唐韻家的燒烤攤四周,說他們去買唐韻家的燒烤,林逸當然不會相信。

「唐韻那裡可能遇到麻煩了,我們過去看看。」林逸加快了腳步。

果然,走近了,就聽到一個男人的大嗓門在那裡吆喝:「我說老闆娘,你這麼做就不地道了吧?都是一條街里的,你這麼搶生意,還讓不讓我們幹了?」

說話的人自然是張標杆,中午他就氣不過唐記燒烤比自家火爆,有點兒不甘心就這樣被搶了生意,於是帶頭串聯了幾個同樣是賣燒烤或者是和燒烤相關的商販,準備在晚上唐母出攤的時候向她發難。

在張標杆看來,唐母跟孤兒寡母沒什麼兩樣,男人病在床,等於個廢人。一家根本就很好欺負,自己一威逼恫嚇,她肯定會服軟的。

「大兄弟,有話好好說,我們也沒搶生意礙…」唐母看到好幾個人都給張標杆幫腔,心中有些害怕,那些圍觀的小販,雖然沒有明說支持張標杆,卻也沒有一個人給自己說話,都是一副看熱鬧的樣子。

「沒搶生意?你中午往這裡一擺攤,學生都去你那裡買東西,我們賣給誰去?」另一個燒烤攤的老娘們開口了:「你這還叫沒搶生意?是不是等我們餓死了,才算沒搶生意?」

「就是啊,你這一個人賣的,比我們加起來還多,你讓不讓我們活了?」另外一個瘦高個的男人也開始說話了。

「這……」唐母沒想到,自己的生意好了,卻把這麼多人給得罪了,有些不知道怎麼是好。

「我媽媽正正經經的做生意,怎麼叫搶你們生意?」唐韻有些氣不過,替媽媽站了出來:「我們家的味道好,顧客願意買我們家的,這也是我們錯了?你們想要生意好,也可以在配方上改進么」

「小姑娘,說的好氨張標杆嘿嘿一笑:「在配方上改進,我們也想啊,既然你已經說了,那我就不客氣了,你們家把配方交出來,我們大家都學習一下,今天的事情就這麼算了」

「配方是我們家的,憑什麼給你?」唐韻沒想到張標杆如此的不講理,居然會張口要配方配方要是給他了,自己家還哪有優勢了?

「憑什麼?就憑你家搶了我們的生意,我們要配方,也是民心所向,是不是啊,哥姐們幾個?」張標杆對身旁那幾個幫腔的說道。

「是啊,要麼就給我們配方,有錢大家一起賺么,吃獨食可不好氨燒烤老娘們贊成的說道。

「不給我們配方也行,你明天再改回去,和原來一樣,我們大家半斤八兩」瘦高個男子陰測測的說道。

「我們不給配方,也不改呢?」唐韻氣得都要哭了,哪有這麼欺負人的?一堆人欺負自己母女?還有沒有王法了?

「不給?也不改?」張標杆冷笑了一聲:「那就由不得你們了,我看你們明天也別來這小吃街出攤了」

「你——」唐韻眼圈都有些紅了,眼淚就要流出來,不帶這麼欺負人的吧?生意好,就不能來出攤了?

「韻兒……」唐母怕唐韻做出什麼不理智的事情來,一把將唐韻摟在了懷裡,顫抖著手指著張標杆:「你們……你們是欺負我家沒有男人么?欺負我們母女,算什麼能耐?」

如果,自己的愛人沒有病在床,他們應該不會如此囂張吧?

「別說那麼難聽,這是民心所向埃」張標杆今天就是來欺負唐韻家沒有男人的,他早就摸清楚了唐韻家的底細,要不然,今天也不能這麼肆無忌憚。

唐母摟著唐韻,氣得直哆嗦,想做點兒生意,怎麼也這麼難?看到自己家賺錢了,就來欺負人,這也太過分了吧?

唐韻有些惱自己不是男孩子,自己是男孩子,他們也不敢這麼毫無顧忌吧?看著旁邊,站著的一群圍觀的卻絲毫沒有管閑事之意的攤販么,唐韻有些絕望了……

剛剛好起來的家,剛剛有了新的希望,就又要回到從前了么……

「向你媽氨林逸推開人群,直接沖了進去,這張標杆也有點兒太過份了吧?欺負唐韻母女?怎麼想的?不知道她娘倆是自己罩著的么?

被林逸推開的小販正要罵幾句,可是看到林逸的樣子,頓時趕緊閉上了嘴巴這可是一中新來的惡少啊,鄒若明那麼厲害的人物,都被他一巴掌扇得不敢吱聲,誰還敢觸了霉頭?

林逸拽住張標杆的后脖領子,直接給他拎了起來:「你是帶頭的吧?」

「誰他……」張標杆猛然被人拽住衣服,張口就想罵,可是看清了林逸的樣子,頓時一個激靈

他對林逸,可是相當有印象的,一巴掌將鄒若明打得屁都不敢放一個……這樣的人,那是真正的狠人啊

張標杆當初是賣海鮮小炒的,結果鄒若明吃壞了肚子,第二天就來將他的攤子砸了,還打得他幾天都起不來床。等傷好了,他也不敢再賣海鮮小炒,改行賣燒烤了……但是對鄒若明可是怕的很。

鄒若明有個大哥是城北的混混頭子,這也不是什麼秘密,張標杆知道之後,更是不敢有什麼念頭,人家收拾自己,就是玩兒。

可是,今天這個將鄒若明都給收拾了的林逸,居然來找自己的麻煩,張標杆嚇得差點兒沒尿褲子……這人連鄒若明都敢打的那麼乾脆,那打自己,還不是輕鬆加愉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