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貼身高手 都市言情

校花的貼身高手 第0184章張乃炮的求助

作者:魚人二代

本章內容簡介:是我這類血型的人的腎,不好匹配,需要的人少,一時半會兒賣不出去」「原來是這樣。」鍾品亮點了點頭:「那你讓我怎麼幫你?」「亮哥,你能不能借我家一筆錢,讓我家渡過難關?」張乃炮說道:「我以後就...

第018第0184章張乃炮的求助

「炮子,你先起來再說,你跪在地上,算怎麼回事兒氨鍾品亮看張乃炮這樣子,也不像是開玩笑,不過這在學校操場上,這麼跪著也不是那麼回事兒啊

「亮哥,求你答應我啊,你答應我,我就起來……」張乃炮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鍾品亮了,如果鍾品亮肯幫他,那麼家裡還能躲過一劫……

「行,我答應你,你快起來吧」鍾品亮將張乃炮給拉了起來:「炮子,你有什麼事兒就說事兒,這是學校里,你跪在地上,別人怎麼看啊?」

「亮哥……對不起,我實在是太著急了」張乃炮聽鍾品亮這麼一說,也覺得自己的行為有些不妥。

「著急,也不能這樣氨鍾品亮說道:「好了,先說說什麼事兒吧」

「亮哥,我爸做生意,被對手設套坑了……」張乃炮解釋道:「現在還不上借債,人家要告他詐騙,就要坐牢了……」

「哦?」鍾品亮皺了皺眉,張乃炮的家境他是知道的,還算不錯吧,父親在外面做生意,母親是全職太太,不知道這次怎麼就出了這麼一個事兒呢?

「不過,這和你弟弟有什麼關係?」鍾品亮問道。

「他們逼著我爸還錢,讓我弟弟去賣腎……」張乃炮說道。

「讓你弟弟去賣腎?」鍾品亮聽得有些匪夷所思:「怎麼不讓你去賣呢?」

「要是我能賣,我就去了,怎麼能叫我弟弟去?」張乃炮說道:「我去查了,說我是什麼陰性血也不是什麼玩意的,反正我也不太懂,就是我這類血型的人的腎,不好匹配,需要的人少,一時半會兒賣不出去」

「原來是這樣。」鍾品亮點了點頭:「那你讓我怎麼幫你?」

「亮哥,你能不能借我家一筆錢,讓我家渡過難關?」張乃炮說道:「我以後就是做牛做馬,這輩子也會報答您的大恩大德的……」

「多少錢?」鍾品亮這個人,雖然不怎麼樣,不過張乃炮跟了自己這麼長時間,一直當自己的跟班和開路先鋒,所以鍾品亮還真不好不管他的事情。

「七十萬……」張乃炮小心的說道。

「什麼?七十萬?這麼多?」鍾品亮一愣,如果十萬八萬的,他自己的壓歲錢湊一湊就夠了,但是七十萬這個數目,他是斷然拿不出來的。

「是啊,亮哥,要不是數目巨大,我也不會來求你氨張乃炮苦著臉說道:「亮哥,您幫幫我吧,以後,你只要用的著我,就說話,你家缺牛,我就做牛,你家缺馬,我就做馬亮哥你讓我自殺,我都不帶眨眼睛的」

「哎,乃炮,你先別著急,這事兒事關重大,我也沒有那麼多錢,你是知道的。」鍾品亮說道;「我只能給我爸打個電話,你先回教室吧,我考慮一下這事兒怎麼和我爸說。」

「亮哥,你得幫我礙…」張乃炮聽鍾品亮這麼說,以為他要敷衍自己,不想幫忙呢。

「乃炮,你聽我說,你跟我也三年了,你的事兒,我肯定會儘力你別想那麼多,我只是考慮考慮怎麼和我爸開口。」鍾品亮拍了拍張乃炮的肩膀安慰的說道。

「那行,亮哥,我先回去了,你一定要幫我礙…」張乃炮點了點頭。

回到了教室,鍾品亮一直就在琢磨張乃炮的事情,按理說,這七十萬,雖然對於自己家來說,只能算是個小數目,但是畢竟這些錢都能買輛豪車了,鍾品亮不能不謹慎考慮啊

按說,張乃炮跟了自己三年,當了三年的小弟,每天鞍前馬後,倒是從來也不曾有過怨言,這一點,讓鍾品亮有些感動。

不過,感動歸感動,鍾品亮更看重的是,這七十萬給自己帶來的利益。

這七十萬砸出去,鍾品亮相信,張乃炮就欠了自己一個人情,一個超級大人情,以後自己有什麼事情,讓張乃炮上的話,以張乃炮的性格,肯定不會推脫……

但是七十萬,究竟值得不值得呢?鍾品亮暗暗權衡著利弊。

以張乃炮這種舍己救父救弟弟的舉動來看,這小子還算有點兒義氣,但是有義氣,自己需要他的義氣么?鍾品亮決定還是打個電話問問父親的意見吧。

想到這裡,張乃炮趁著早自習沒有上課的時間,出了教室,來到衛生間,見裡面沒人,掏出手機撥通了父親鍾發白的電話。

「品亮?」鍾發白剛到公司,就接到了兒子的電話,心裡頓時一沉這段時間,可謂是多事之秋,黑豹的事情自己剛剛擺平,可別再出什麼差池了

一般情況下,鍾品亮不會主動給自己打電話的,如果給自己打電話了,那一定是有什麼大事,於是趕忙問道:「出了什麼事情了么?」

「爸,我有個事情要和您商量一下……」鍾品亮說道。

「哦?什麼事情?」一聽說鍾品亮只是找自己商量事情,鍾發白鬆了口氣。只要不出什麼大問題就好。

「是這樣的,我們班的張乃炮,您有印象吧?」鍾品亮試探的問道。

「張乃炮……哦,我知道,你的那個小跟班嘛,他怎麼了?」鍾發白知道張乃炮,這小子經常來家裡玩兒,和一個叫高小福的一起。

「是這樣的,張乃炮的家裡面,出了點事情,他父親做生意被人坑了,現在欠了一屁股債,對方讓他還錢,不還錢的話就去告他……」鍾品亮長話短說的解釋道:「現在張乃炮求到我了,想讓我借給他一筆錢渡過難關……」

「哦,是這事兒氨鍾發白大致聽明白了,其實這事兒很簡單,無外乎就是兒子的同學家裡有了困難,來和兒子借錢:「兒子,你怎麼想的?」

「爸……按理說,張乃炮是我的哥們,跟了我這麼久,鞍前馬後的,他這次有困難向我借錢,我是應該借給他的。」鍾品亮說道:「但是,他要借的數目,實在是有點兒大氨

「多少錢?」鍾發白問道。

「七十萬,而且這錢借出去,估計就還不回來了……」鍾品亮說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