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貼身高手 都市言情

校花的貼身高手 第0183章鍾品亮的詭計

作者:魚人二代

本章內容簡介:,而母親則在學校後面的吃街出攤連父親的醫藥費賠償都要不來的家庭,能有什麼能耐呢?所以在鄒若明看來,自己吃定唐韻是必然的事情,就算自己來個霸王硬上弓,唐韻這種家庭,也只能忍氣吞聲所以這也是鄒...

第o183章鍾品亮的詭計

第o183章鍾品亮的詭計

鄒若明有點兒急了唐韻是他這些年遊歷花叢,難得見到的極品女生,這種天生麗質的女生實在太少太少了,不像那些通過外在的化妝和漂亮衣服打扮出來的……唐韻的美,是自內心的,是天然的美

這諾大的松山一中裡面,也只有那麼三個人其中兩個自己乾脆碰不得,那是誰碰誰死的主兒,鄒若明可不傻

楚夢瑤她老爹是鵬展集團的董事長,在松山一跺腳震三震的人物,也只有鍾品亮那樣有些家世的敢去追求,但是即使是鍾品亮,也不敢來硬的。

而陳雨舒……那妞連鍾品亮都不敢碰,吳燦的慘痛教訓還歷歷在目

但是唐韻就沒那麼多的說道了,唐韻的家世鄒若明打探的是一清二楚,父母都是下崗工人,父親因為工傷常年病在床,而母親則在學校後面的吃街出攤

連父親的醫藥費賠償都要不來的家庭,能有什麼能耐呢?所以在鄒若明看來,自己吃定唐韻是必然的事情,就算自己來個霸王硬上弓,唐韻這種家庭,也只能忍氣吞聲

所以這也是鄒若明一開始追求唐韻的時候就肆無忌憚,將她逼得差點兒走投無路的瘋掉,在鄒若明看來,如若不是林逸橫插一杠,唐韻已經是自己的女人了

現在,唐韻居然接受了林逸的表白,英雄救美雖然很俗套,但是卻也很有效果,一定是自己那天充當了惡人的角色,給了林逸機會

鄒若明有些後悔,早知道這樣,那還不如自己找幾個弟當惡人,然後自己大顯身手一把呢

坐在籃球架下,鄒若明生著悶氣,他的幾個狗腿子也知道鄒若明心情不好,在旁邊寒蟬若禁不敢說話……

「明哥,這是怎麼了?一臉鬱悶的?」鍾品亮老遠就看到鄒若明一臉衰相的坐在籃球架下,臉上的表情一會兒憤怒一會兒後悔,心面自然也猜到了他為什麼會如此,於是鍾品亮敏銳的現了,這是一個教訓林逸的好機會

「哦,是亮子埃」鄒若明抬起眼皮看了一眼,現是鍾品亮,倒是也沒覺得有什麼難堪的,這鐘品亮也不比自己好到哪兒去,也在林逸手上吃了虧,他老子手下的得力幹將都給弄局子里去了,自己和他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罷了:「看哥笑話來了吧?」

「明哥,你這是說的什麼話啊弟我一向都是很敬重明哥的」鍾品亮一拍鄒若明旁邊的一個弟,那弟趕緊給鍾品亮讓地方,讓鍾品亮坐在了鄒若明的身旁。

「亮子,哥這次可是被人打臉了氨鄒若明嘆了口氣,恨恨的說道:「學校里有頭有臉的人都知道,哥在追求唐韻,可是卻被林逸那個犢子給搶了先,這口氣,哥咽不下氨

「明哥,我覺得,這事木褪翹保守了」鍾品亮一副痛心疾的樣子說道:「唐韻家裡那點兒背景,也翻不出什麼大浪來有句話叫做先下手為強,明哥,你來個霸王硬生工,那唐韻現在不就是你的人了?

弟我,現在就是想霸王硬上弓也不敢啊你也知道,楚夢瑤家裡,比我家還牛」

「哎,亮子你說的沒錯別提我現在有多後悔了」鄒若明的臉色一沉:「早知道如此,我就給她來個霸王硬上弓,哥搞這個是專業啊,以前就干過」

「說的就是氨鍾品亮道:「哪還能讓林逸那個狗崽兒搶了先」

「可是現在,晚了啊,後悔氨鄒若明之前一直憋著,現在好容易來個一個身份和他相符的校園惡少,而且兩人還同病相憐,都有共同的敵人林逸,所以鄒若明自然和他訴起苦來。

「明哥,你這話弟我可不贊同氨鍾品亮忽然話鋒一轉:「俗話說,好飯不怕晚,現在你下手也不遲啊他林逸下手再快,也不可能這兩天半就拿下唐韻,你現在將唐韻拿下,不怕她不跟你」

鍾品亮也沒什麼文化水平,也不知道自己用的形容詞對不對,不過好在鄒若明也是個二五子,根本聽不懂什麼「好飯不怕晚」到底什麼意思,只是覺得鍾品亮說的話很有道理

一拍大腿,鄒若明驚喜的叫道:「對啊,我怎麼沒想到這一茬呢?我現在下手也不晚啊到時候唐韻成了我的人,他林逸還玩兒個鎚子亮子,你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氨

鄒若明為了顯示自己的文化水平,和之前鍾品亮那句文鄒鄒的話配對,也整了一句詞兒出來。

「哎,明哥你的愛情之路,已經有了希望,而我的還需要努力氨見到鄒若明採納了自己的建議,鍾品亮頓時大喜,這下唐韻被鄒若明給xx了,那林逸這子估計會很鬱悶吧?哈哈哈……不過表面上,鍾品亮還是表現的很悲傷,很無奈。

「亮子,這事兒成了,我會重重謝你的」鄒若明看到了希望一般的握了握拳頭:「不過,到時候我請老弟給我參謀,你可別拒絕氨

「放心吧,沒問題」鍾品亮高興的應了下來,還找自己出損招兒?好啊,這可是自己的強項

鍾品亮哼著曲向教室走去,鄒若明也解決了心事,和幾個手下高興的打起了籃球……

還沒走到教室門口,鍾品亮就看到自己的弟張乃炮瘋狂的向自己這邊跑來。看到自己,就像是看到救星一般。

「炮子,你這是幹什麼?跑的這麼快,練馬拉松準備參加運動會呢?」鍾品亮今天心情著實不錯,於是和張乃炮開了一句玩笑。

「亮哥……求求你,救救我爸爸,救救我弟弟礙…」張乃炮說著,「噗通」一聲跪在了鍾品亮的面前。

張乃炮這突如其來的莫名舉動,倒是把鍾品亮給弄的愣住了。

「炮子,你到底怎麼了?你爸和你弟怎麼了?我怎麼救你?你能不能說明白點兒?」鍾品亮皺了皺眉,聽得雲里霧裡的,不知所云。

「亮哥,求你答應我」張乃炮依然跪在地上,乞求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