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貼身高手

校花的貼身高手 第0178章 冤枉死了

作者:魚人二代

本章內容簡介:p>「哦?」林逸也看出了宋凌珊的情緒反常,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好像她很忌諱這件事。「這件事情,你還是少參與了,」宋凌珊卻難得的關心了林逸一句:「這個人我和楊隊現在都動不了,局長也動不了,你參與進去...

第0第0178章冤枉死了

「……」宋凌珊撇嘴,不要以為撞大運分析到了劫匪的心理,抓到了人就很厲害,這種歪門邪道,根本上不了檯面,偶爾用用或許會成功,但是終究不是大道。

當然,宋凌珊不知道林逸其實根本就是在瞎掰,林逸才不可能用這麼蠢的方式去尋找劫匪,如果他只有這麼點兒能耐,楊懷軍也不會推薦他,而他也不會來湊這個熱鬧

但是宋凌珊當局者迷,只是惱火林逸的色狼眼神,所以就將他這個人想的也無恥了不少。

「放心吧,沒有大事我不會麻煩你的,林大少爺」宋凌珊撇了撇嘴,一個保鏢,也不是真的大少爺,還拿這麼大架子,以為他自己真的很能耐么?

「呵,那就好。」林逸大刺刺的點了點頭,很欣然的應了下來:「李呲花這個人,你知不知道?」

「李呲花?」宋凌珊目光一凝,似乎想到了什麼:「你的意思是,懷疑這幾個劫匪幕後的那個人,是李呲花?」

「不是懷疑,是就是。」林逸說道。

「就是?你怎麼知道?」宋凌珊有些訝然:「是楚總么?」

「不是,是李呲花本人。」林逸也沒有瞞著宋凌珊這些,她如果能夠著手調查李呲花,將這傢伙直接送進監獄裡面去,那麼自己倒是省事兒了。

「李呲花本人?他和你說的?」宋凌珊古怪的看著林逸,這話有點兒匪夷所思:「你有證據?」

「昨天,他還拉攏我去他的陣營。」林逸說道:「他只是一個利益方的代言人,我知道的僅僅就是這些,不過我拒絕了。至於證據,我當然沒有,空口無憑,他囂張的很,一點兒也不怕這件事情會牽連到他。」

「原來是他……」宋凌珊握住方向盤的手緊了緊:「之前我一直在調查他,不過阻力很大,他後面那位,很有能量,別說是我,楊隊都頂不篆…」

說這話的時候,宋凌珊顯得很氣憤,不過也難怪,這是她專業進入警局后,接手的第一個案子,其中牽扯到了李呲花和李呲花背後的人,但是這個案子卻不了了之,像是有一隻無形的大手在其中阻撓,來自各方面的壓力讓宋凌珊只能放棄……

這已經變成了宋凌珊心中的一根刺,雖然知道,想要拔除李呲花,空有一腔熱血是不夠的,不過李呲花這個人為人實在狡猾,做的生意也是半黑半白,想要抓住他的把柄,幾乎是不可能,沒有證據,宋凌珊根本不可能將他怎麼樣。

「他背後那位是誰?」林逸問道。

林逸從來就不在乎一個人是不是很有能量,很有背景,他壓根就無視這些,當初將小凝從非洲那個小國的將軍府救出來,林逸直接一腳踢爆了那將軍兒子的卵蛋,可是他仍然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他有軍隊,有武器,可是面對林逸,完全沒有用。林逸能如入無人之境的進入將軍府找他一次,自然能來第二次,他可以對林逸有意見,也可以報復,不過下次林逸來的時候踢爆的就不是他兒子的卵蛋,而是他的腦袋。

在林逸手上報銷的狠人簡直太多……毒梟、賭王、黑道大亨……這個李呲花後面那位,要算起來根本不算什麼,林逸可以毫無痕的讓他從地球上消失。

「省城裡的,和你說了你也不認識。」宋凌珊含糊了一句,顯然不太想提這事兒。

「哦?」林逸也看出了宋凌珊的情緒反常,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好像她很忌諱這件事。

「這件事情,你還是少參與了,」宋凌珊卻難得的關心了林逸一句:「這個人我和楊隊現在都動不了,局長也動不了,你參與進去,小心小命不保老老實實的做你的跟班吧。」

「他不惹我,我自然也懶得搭理他。」林逸笑了笑。

宋凌珊白了林逸一眼,將他的話當成了是吹牛。

將車子停在了第一高中的門口,宋凌珊打開了車門鎖:「今天的事情,我記下了,欠你個人情,改天請你吃飯。」

「好埃」林逸想都沒想就點頭答應了下來。

「……」宋凌珊有些無語,雖然她也是發自內心的想請林逸,但是你也不能這麼厚臉皮的接受吧?總要推卻一下才好。

林逸可沒管宋凌珊怎麼想,下了車就向學校里走去。

給力浮雲酒吧裡面,李呲花已經摔了四五瓶八幾年的紅酒,滿地都是紅色的汁液,像是鮮血一樣,甚是恐怖,蘇膠囊站在一旁,低著頭,手裡遞過來服務生剛拿來的八二年的拉菲:「呲花哥,給……」

「日個蛋的」李呲花接過紅酒,一玻璃棒子砸在了面前的液晶電視上,頓時液晶上破了一個裂口,紅酒也濺的到處都是

八二年的拉菲固然價值不菲,但是也要分和什麼相比相比於兩個黃階高手,這紅酒就不算什麼了那可是兩個黃階高手啊,一個是黃階初期,一個已經是黃階巔峰了,這放在省城裡,都是橫行的人物,卻出車禍死了???

這讓李呲花很是難以接受如果真的是被人打死的,李呲花也認了,畢竟實力不如人,被打死了,也怨不得別人。不過,這兩個人死的冤枉啊,現場的勘測結果李呲花已經拿在了手中,甚至他不放心,又派了幾個專家去調查,事故結果仍然很簡單……

左前輪爆胎,車子突然偏了方向,因為車速太快,失去控制,直接撞到溝里去了……至於左前輪如何爆胎的,那就不得而知了,因為輪胎已經燒成了灰燼,目前只能從路面的輪胎印上作出判斷。

雖然李呲花也懷疑,這裡面是不是有林逸動的手腳,但是沒有證據……況且,他也不相信林逸能在飛速行駛的車輛上做什麼手腳……

不過,這筆賬,李呲花還是記在了林逸的身上如果不是因為要追殺他,這兩個黃階高手能出車禍死亡么?

李呲花心在滴血,沒有了這兩個黃階高手在身邊,自己好多事情都變得不好辦了……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給身後那位打個電話請罪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