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貼身高手

校花的貼身高手 第60章 你怎麼還不死?

作者:魚人二代

本章內容簡介:情況很複雜,俗話說,是葯三分毒,每種草藥都或多或少的會對身體里的器官造成損壞,也就是說,如果林逸開出治療心臟的藥方,那麼可能會波及到楊懷軍的脾臟或者肝臟等等,但是如果治療楊懷軍的肝臟,可能又會波及到他...

第0060章別再叫我鷹

求推薦票,求收藏!今日第一更!

……………………

「受傷?怎麼受的傷?」林逸問道。

「那次,我們從北非回來之後,我這邊又接到了一個新任務,是去追蹤一個國際販毒大鱷,但是沒想到他們中間居然有高手,我被人打傷……」說到這裡,楊懷軍苦笑了一下:「也算我命大,他們見我倒下了,還以為我死了,就沒有繼續打我,但是穿山甲他們卻……」

「穿山甲?他怎麼了?」林逸的心頭一驚,連忙問道。

「穿山甲他犧牲了……」楊懷軍有些黯然的說道。

「什麼1林逸的臉瞬間變得可怕起來,穿山甲,那個小個子的小夥子,臉上總是帶著燦爛的笑容……沒想到,兩年前並肩作戰的戰友,卻這樣走了……

看到林逸的表情,楊懷軍也能深切的體會那種感覺,穿山甲是林逸的戰友,也是他楊懷軍的戰友啊!當初得知了穿山甲犧牲的消息,楊懷軍一個大男人都不自禁的哭了起來。

「或許,他並沒有死也說不定……」楊懷軍怕林逸傷心,忙勸慰道。

「屍體沒找到?」林逸的眼睛里劃過了一絲希望,穿山甲是個很精明的小夥子,或許,他真的能逃過一劫也說不定。

「屍體都被那些毒梟扔進了毒品提煉爐……這也是後來我才知道的。」楊懷軍嘆了口氣:「我當時醒來后,因為身上劇痛,也顧不得許多,先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躲了起來,後來,也失去了知覺,直到被人救起……」

「操他祖宗1林逸一拳砸在了面前的茶几上,精緻的實木茶几,頓時被林逸拍成了一堆碎木屑!

楊懷軍暗暗咂舌,不愧是鷹,還是這麼猛,楊懷軍自問自己肯定做不到如此。

「對不起,當時我傷的實在太重,沒能去看看戰友們的情況……」楊懷軍每次想到這些,心裡都充滿了愧疚。

「這個不怪你1林逸搖了搖頭,那種情況下,他自然可以清楚,楊懷軍上前去只能是送死,這個情況下,只有保存實力才是正道:「你傷的很嚴重?」

「全身都是傷……養了大半年,好了之後,就退役了。」楊懷軍嘆了口氣:「西醫叫做有後遺症,中醫叫做經脈全斷。情緒不能激動,也不能長期從事高強度的工作,而且,平時還要用藥物維持著。」

林逸將穿山甲的事情先放在了腦後,仔細的觀察起楊懷軍來:「把你的手給我。」

「你要做什麼?」楊懷軍有些奇怪,不過還是依言伸出手來。

「給你把脈。」林逸說著,就把手搭在了楊懷軍的手腕處,表情也開始變得凝重起來。

「你還會把脈?不是吧,鷹,我以為你殺人厲害,你還會救人?」楊懷軍有些吃驚的看著林逸,這個在槍林彈雨里,和自己出生入死的戰友。

「你不知道的,還有很多。」林逸笑了笑:「怎麼,不相信我?」

「不相信?」楊懷軍瞪大了眼睛:「我不相信誰,還不相信你?當初在戰場上,我可以放心的將後背交給你1

「別說的那麼肉麻。」林逸嘴上雖然在說笑,但是心裡卻越來越沉重,楊懷軍的脈象很差,可以感覺的到,他身上雖然恢復了,但是內傷卻很嚴重,身上的多個器官並沒有完全的恢復,甚至,還有繼續衰竭的跡象!

「怎麼樣?我的身體還算可以吧?」楊懷軍見林逸真的號上脈了,有些奇怪的問道。

「你只用鎮痛劑來解決身上的麻煩?」林逸所問非所答。

「是啊,有什麼不妥?」楊懷軍問道。

「那你怎麼還沒死?」林逸皺了皺眉。

「……」楊懷軍有些無語了:「我靠,你咒我死呢?」

「不是我咒你,而是你現在的情況很不好,上次的傷根本就沒有完全恢復,而是再繼續惡化,我不知道你怎麼用鎮痛劑挺了這麼長時間的,但是一般來講,換個人早就痛苦死了。」林逸表情十分凝重的說道,他並不是在危言聳聽,而是在陳述一個事實。而對於楊懷軍這種人,自己也沒有必要騙他,上過戰場的人,早已經將生死置之了度外,就算林逸告訴他,他明天就要死了,楊懷軍也不會有什麼大反應。

「之前有個老中醫也這麼說,說我活不過半年呢,你看看,我這不活的好好的?」楊懷軍果然沒有被林逸的話影響情緒,而是很輕鬆的伸了伸胳膊伸了伸腿。

「他說的沒錯,半年都是抬舉你了。」林逸點了點頭。

「鷹,你別埋汰我行不行?你看我像要死了的人么?」楊懷軍有些不滿的瞪著林逸。

「我叫林逸,以後別叫我鷹。」林逸看了楊懷軍一眼,繼續說道:「所以說,你活到現在,是一個奇,可能與你堅韌的意志力有關。」

「那有什麼不妥?」楊懷軍繼續問道。

「你現在還能用鎮痛劑緩解身體上的痛苦,但是以後……這種情況會越來越嚴重1林逸說道:「你現在或許已經察覺到了,你用藥的頻率和劑量都比以前大了。」

「你……真的懂醫術?」楊懷軍被林逸說中了病情,不由得十分的驚訝!

「你覺得呢?」林逸鬆開了楊懷軍的手,他已經大概的了解楊懷軍的病情。楊懷軍的情況很複雜,俗話說,是葯三分毒,每種草藥都或多或少的會對身體里的器官造成損壞,也就是說,如果林逸開出治療心臟的藥方,那麼可能會波及到楊懷軍的脾臟或者肝臟等等,但是如果治療楊懷軍的肝臟,可能又會波及到他的心臟或者腎臟,總而言之,不論治療哪個部位,都會對其他的器官造成副作用,這樣一來,治起來還不如不治,只能讓他的死的更快。

見林逸陷入了沉思,楊懷軍忍不住問道:「你怎麼了?在想什麼?」

「想你的病情。」林逸微微嘆了口氣:「很複雜,用常規的中藥療法,怎麼都會對其他的器官造成影響,雖然或許會對你單獨某個器官有效果,但是卻會加速其他器官的衰竭,如果一起治療的話,那麼等於沒治,或者直接中毒而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