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貼身高手 都市言情

校花的貼身高手 第30章以暴制暴

作者:魚人二代

本章內容簡介:康曉波想起了自己下崗在家的母親,想起了在廠子里辛苦勞作的父親,想起了自己在外打工的姐姐……自己要是受傷了,這醫藥費可怎麼辦呀……「啪1一聲巨響,康曉波只覺得天旋地轉,什麼都完了……「嗷……...

第0030章以暴制暴

「瑤瑤姐,箭牌哥和鍾品亮上天台去了,我們去看看?」好奇寶寶陳雨舒又按耐不住了。

「我不去。」楚夢瑤一聽見林逸的名字,就想起了上午那面紅耳赤的一幕。皺了皺眉,繼續看著手上的英語書,今天的單詞還沒背下來呢。

「走嘛1陳雨舒有些心痒痒:「反正也沒什麼事兒現在。」

「要去你自己去,我才不去呢1楚夢瑤哼了一聲道:「小舒,你是不是動春心了,看上那鄉巴佬了?」

「胡說1陳雨舒臉色一紅,反駁道:「誰會看上他呢,我就是想去看看熱鬧。」

「那你就自己去吧,反正我是肯定不會去的。」楚夢瑤堅決的說道。

「走嘛,瑤瑤姐,人家好歹也是你的伴讀呀,打狗還得看主人呢,萬一把林逸打壞了,你的面子上無光呀1陳雨舒顯然不想放棄,繼續遊說著楚夢瑤。

「小舒,你怎麼這麼煩呀?」楚夢瑤被她煩的連手上的書都看不好了:「好吧,好吧,那就陪你去看看。」

「嘻嘻……走嘛1陳雨舒興高采烈的拉起了楚夢瑤的手,兩人一起向天台跑去:「希望別錯過了精彩時刻哦1

天台上,鍾品亮、張乃炮和高小福一臉濺笑的開始摩拳擦掌,鍾品亮很是牛逼的叼了一支煙在嘴裡,高小福眼疾手快,「啪」的一下,用打火機給鍾品亮將煙點上了。

鍾品亮很是爽快的吸了一口煙,然後將煙霧吐在了林逸的臉上:「**的,不是能耐么?現在再把jj拿出來呀?再澆我呀?」

「如果你是因為昨天的事情找我麻煩,那好吧,我承認是我的錯。」林逸表情淡然的說道:「不過今天的事情,和我無關。」

「呵?現在知道認錯了?」鍾品亮很是享受這種對手低頭的感覺,不過卻很叼的說道:「不過,晚了!還有,今天的事情和你無關?你是不是傻了吧?都這時候了,還嘴硬?」

「那麼多空的便池,你在我後面做什麼?好像不用排隊吧?」林逸一本正經的說道。

「別說那些個沒有用的了,你就算認錯也沒有用,小福,給他來點兒顏色看看1鍾品亮揮了揮手,對高小福說道。

「嘿嘿,來了1高小福奸笑著,從身後拿出來了一個凳子腿,向林逸走去。

林逸對於昨天莫名其妙的踢了鍾品亮一腳,還是有些歉意的,本想找個機會和他說一下,但是現在看來,也沒什麼必要了,對付這種人物,就得以暴制暴才行。

「小子,你說你,惹到誰不好?偏偏惹到了亮哥,我看你真是不想混了1高小福邊說邊舉起了手中的凳子腿,向林逸的身上砸了過去。

鍾品亮在一旁得意的吸著煙,心裡很是舒爽,心道,讓你惹我,今天不把你打的腦袋開花,我都不姓鐘的。

鍾品亮彷彿已經幻想到了林逸的額頭鮮血橫飛的場面,不由得興奮的舔了舔嘴唇。

「啪1高小福的凳子腿揮了出去,鍾品亮卻沒有看到林逸鮮血橫飛的場面,仔細一看,才發現,原來那凳子腿已經被林逸抓在了手裡。

高小福皺了皺眉,用力的拉了拉凳子腿,卻發現紋絲不動,頓時有些急了,不得不加大了手上的力氣。

「小福,你搞什麼鬼1鍾品亮卻不知道高小福的苦衷,見他和林逸在那兒拉鋸扯鋸的,頓時喝問道。

「亮哥,這小子有點兒蠻力1高小福說道。

「乃炮,你一起上1鍾品亮有些不爽,沒想到這小子還有兩下子,一般的學生,還沒等他們動手呢,只要上了這天台就嚇得傻了。

「林逸,小心1見到林逸正在應付著高小福,而張乃炮從另一邊拿著個拖布桿沖了過來,康曉波連忙出言提醒道。

林逸原本以為,這些學生打起架來,也就嚇唬嚇唬對方而已,卻沒想到什麼凳子腿、拖把桿這些兇器都用上了,這要是打在腦袋上,肯定是重傷。

康曉波怕林逸應付不來,硬著頭皮向張乃炮迎了過去。張乃炮沒想到平時在班級里不言聲不言語的康曉波居然敢和他作對,心裡不爽之至!

所以張乃炮也不急於攻擊林逸了,打算先把康曉波撂倒再說。

林逸大致的也知道康曉波的斤兩,一看他迎敵時的樣子,就不像是個經常打架的人,能和自己一起上天台來,完全是出於兄弟義氣,這讓林逸覺得十分難得。

康曉波心裡是怕怕的,他從來沒打過架,也不知道此刻該怎麼辦,只得閉著眼睛,揮舞著雙手往前沖,張乃炮還沒見過這麼**的人呢,閉著眼睛往前沖,那不是找死么?

張乃炮嘎嘎一笑,論起拖布桿就向康曉波硝去,林逸這回也不敢託大了,自己要是再不下狠手,那康曉波估計今天就交代在這裡了。

想到這裡,林逸也就不客氣了,猛地一回手,用力的向前一帶,直接就將高小福給拽了一個趔趄,然後猛地一腳踢出,在高小福還沒弄明白怎麼回事兒呢,就鬆開了手中的凳子腿,捂著小肚子痛苦的蹲了下去。

高小福的臉頓時變成了豬肝色,只覺得自己中午吃的燒烤不停的在胃裡翻滾,要吐出來了一樣。

康曉波什麼也不知道的往前衝去,忽然覺得一股凌厲的風在自己身前掃過,睜眼一看,一條拖布桿由自己頭頂的方向快速的落了下來,康曉波心裡一驚,完了,這下完了!

康曉波想起了自己下崗在家的母親,想起了在廠子里辛苦勞作的父親,想起了自己在外打工的姐姐……自己要是受傷了,這醫藥費可怎麼辦呀……

「啪1一聲巨響,康曉波只覺得天旋地轉,什麼都完了……

「嗷……」一聲尖利的嚎叫聲,將康曉波嚇得一個激靈,不過摸了摸頭頂,似乎一點兒事兒都沒有呀?有些納悶的張開眼睛,發現張乃炮捂著腦袋痛苦的在地上抽搐著,不過額頭上卻是佔滿了鮮血。

林逸下手的時候還是很有分寸的,沒有對張乃炮的後腦和太陽穴這兩個致命的位置下手,而是選擇了前額,這個地方比較硬實,一凳子腿打下去,並不能造成什麼太大的傷害,最多打的頭破血流外加輕微腦震蕩。

當然,林逸已經手下留情了,不然打在哪裡,張乃炮都會腦漿崩裂。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