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千二百五十一章 還得打配合

作者:養只貓撓你  |  更新時間:今天03:59更新  |  字數:2248字

{}?千落點點頭:「她根本就不知道哪個值錢哪個不值錢,並且她根本不知道她自己選的是哪個,她挑好了之後,我偷著讓老闆換了兩幅又大又便宜的,放車上了,她根本不知道。」

玄妙兒噗地一聲笑了:「確實,好的字畫給了她也是不懂欣賞,可惜了,就用兩幅大點的讓她看著高興就行了。」

千落還是接著嘆氣:「夫人,今個高桂花還要去看首飾呢,我說沒銀子,硬是沒去,我看她保證還得磨著讓你買,這就是個無底洞啊?」

玄妙兒也跟著嘆了口氣:「無底洞也的挺著,誰讓她救了咱們家老爺呢,有些事真的是沒辦法,走一步看一步吧,不過不能真的都隨著她,那樣以後真的要成了花……花不夠的無底洞了。」

剛才玄妙兒差點說成了花繼業說的恩人成仇人了,不過玄妙兒反應的快,趕緊收了回去,現在自己沒什麼擔心的,什麼都有自己男人呢,就算是自己真的一孕傻三年,還有個精明的呢。

千落點點頭道:「不行就買點便宜的,到時候定時的給她幾個,讓她心裡過得去就好,反正她也不知道真假。」

玄妙兒想了想:「也好,給了好的她也不會知足,還得一直要,這人以後真的不能留在身邊,還得讓她回邊疆去,哪怕給他們家在那邊買田地宅子鋪子都行,但是放在身邊,真的是問題太多了。」

這個想法是花繼業提出來的,現在玄妙兒更覺得真的是應該如此,這個高家人,真的是報恩都得有策略的,但是現在沒辦法把人這麼強硬的送回去,至少要分出來真假花繼業之後再處理她,有她在也是讓假的花繼業不起疑,畢竟她是接觸過真的花繼業的人,現在送走她,不合理。

這個說法讓千落很高興:「好好好,送走最好,要是現在能送走更好了。」

「現在保證不行了,你也送不走,還得等等,等咱們分辨出真假花繼業之後,再做打算。」

「只能如此了。」

這時候心靜進來張羅吃午飯了。

吃過了午飯,玄妙兒小睡了一會,然後就帶著千落和心靜去了另一個鋪子,當然沒有帶高桂花,也沒告訴高桂花,帶著她真的是給自己徒增煩惱。

自己每天都要去看看兩個花繼業,要表現出來自己的著急,才能讓假的更放心。

到了那邊的鋪子的後院,兩個花繼業坐在桌前下棋,這個場面講真有點讓玄妙兒有點不好接受,因為打眼看過去,真的有點分不清那個是真的。

不過兩人同時抬起頭看自己的時候,那個眼神自己還是分得清的,不過她只是對著兩人點點頭,然後坐在了兩人的身邊的位置看著兩人下棋。

不過假的花繼業卻把棋子推了一下:「不玩了,我這頭還是暈。」

因為自己忽然想起來了這下棋也是有慣性思維的,如果玄妙兒能看出來下棋的破綻呢?所以他推亂了棋子。

玄妙兒看得出來這個假的花繼業還是有點本事的,因為他也知道這些細節會暴露什麼。

真的花繼業看向了玄妙兒:「喝水么?」說著站起來去給玄妙兒倒了杯清水,放在了玄妙兒面前。

玄妙兒點點頭:「謝謝。」

假的花繼業好像覺得自己表現的太疏遠了,所以問玄妙兒:「你最近身體可還好,這麼舟車勞頓?可還吃得消?」

玄妙兒也點點頭:「還好,謝謝。」

假的花繼業其實這兩天心裡有點不安,因為好像玄妙兒並不著來驗證他們的身份,自己是不希望他來驗證,可是真的不來,他又有點想不明白。

這時候華容出來了:「妙兒來了,我還說要去看你呢,今天看著臉色不錯。」

玄妙兒笑著看向了華容:「嗯,現在穩定下來了也挺好的,這一個月我基本都是在路上奔波,現在停下來了,覺得真的休息的好了,自己買的房子,跟住客棧不一樣。」

真的花繼業聽著玄妙兒的話,真的心酸,因為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玄妙兒又怎麼會這麼辛苦的跑這麼遠,還懷著孩子的時候,自己心裡真的不好受。

假的花繼業想的是,真的就這麼留下來,這要休息好一陣的感覺,那自己什麼時候能接近藏寶圖?

華容嘆了口氣道:「確實是辛苦你了,對了新的宅子我已經買了人去收拾了,估計三五天就能住進去了。」

玄妙兒想了想道:「那邊收拾好就放著吧,反正有下人在那照看著,我現在住在這個地方挺好的,跟我的畫館很像,我住的舒服也習慣,就不搬了。」

華容點點頭:「也好,其實我也覺得搬來搬去的費心,要是夠住了,就不搬了,那邊有人打理著,以後咱們想去時候再去。:」

玄妙兒笑著應下:「反正我是什麼都不管,就都靠著華姐姐了,等以後繼業恢復記憶了,可得想著好好謝謝華姐姐。」

說完看向了兩個花繼業。

假的的餘光一直注視著真的的小動作,他知道這些是最容易漏破綻的,自己一定要不知不覺的也學著他的習慣,這會更真實。

真的花繼業沒有說話,只是對著好讓那個點點頭,因為自己要表現出來什麼都不記得了,但是自己是花繼業,所以太過度的表現不合適,這樣正好。

假的花繼業也蘇子和真的,做了一樣的動作,然後對著華容說了句:「謝謝。」

這兩人的表現還真的說不出什麼不對的。

之後華容也坐在了旁邊:「妙兒,你對他們身上有沒有傷疤或者胎記之類的,有沒有什麼印象,雖然你不能看,但是我可以幫你看,你覺得呢?」

講真,現在玄妙兒有點害怕,害怕太快就知道真假了,所以她餘光看了一眼假的花繼業,好像他沒什麼反應。

自己也想了想道:「繼業身上的傷疤不少,倒是有些比較醒目的我記得住,那等我想想,一會私下跟華姐姐說。」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