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滿田園

畫滿田園 第兩千二百零七章 花繼業回家

作者:養只貓撓你

本章內容簡介:> 「你怎麼懂得這麼多?我就算是吃過海貨我都不知道這些事,你不要騙我說是書上看到的。」 「嗯,暫時還不能告訴你,等到了合適的時候,我保證不對你隱瞞。」 「小丫頭,有時候真的懷疑你是天...

玄妙兒差點笑出聲:「你太幼稚,不過謝謝你,什麼都替我想的那麼周到了。」

「高興了?你這小丫頭,昨天怎麼沒回來?」花繼業對著玄妙兒挑眉問。

「就是想多在家陪陪我爹娘唄,對了,來年咱們做點大生意?」玄妙兒說起這個還是興緻十足的。

花繼業看著眼前的人有幾分無奈:「你呀,做生意也不是為了掙多錢想榮華富貴,也不是為了名利權勢,但是熱情總是那麼高。」

玄妙兒自己也笑了:「我也不知道,不過這次跟以往還不一樣,這次我可是要為百姓造福的。」

「你還少為百姓造福了?你的這些生意讓多少人有了工可以做?你們家的種植讓多人不會挨餓?你辦的收容所孤兒院等,那個不是造福百姓的?」花繼業越說越高興,他從心裡為了自己的未婚妻自豪驕傲。

「你這麼說我還真是要驕傲了,不過這次也是對大家有好處的,我打算開春派人去沿海的地方收購一些乾的海貨,特別是海帶什麼的,這些裡邊含有一些對人身體好的東西,價格又不很貴的,普通百姓也能買的起得,當然咱們是商人,也還是要掙錢。」玄妙兒把自己的想法跟花繼業說了。

花繼業吃過海貨,海鮮也吃過的,但是他們從沒想過要把這些東西普及到普通的百姓也能吃到:「這麼遠的距離,真的可行么?價格會不會比想的貴?」

「不會的,海邊很多貝類很容易得到的,晒乾了就變小了,變輕了,本身海里是有鹽分的,這樣就更容易保存了,保證可行的,反正咱們也不著急,開了春你先派人去試試唄。」

「你怎麼懂得這麼多?我就算是吃過海貨我都不知道這些事,你不要騙我說是書上看到的。」

「嗯,暫時還不能告訴你,等到了合適的時候,我保證不對你隱瞞。」

「小丫頭,有時候真的懷疑你是天女下凡間來了,你的想法,你所知道的,真的太多了,多到讓我覺得不現實。」

「那你應該高興,有如此厲害的妻子,那是不是你的福氣么?」玄妙兒玩笑的看著花繼業道。

「怪不得這麼多人惦記我的小妻子,確實值得他們神魂顛倒。」花繼業笑看著玄妙兒道。

玄妙兒皺了皺眉:「你這個不像是好話呢,不跟你扯閑篇了,這次咱們這次去京城,不如順道再給傅斌個假的藏寶圖的線索?」

花繼業也收起了笑容:「嗯,這個是個好機會,到時候你就透漏給秦苗苗,說千醉公子本來說好這幾天要來鎮上的,可是忽然有很重要的事,不能離開京城,只好你過去了。」

「嗯,這樣傅斌就要去京城追查千醉公子的動向,到時候你再給他點別的線索,再做個假的局,讓他得到一份假的藏寶圖就行了。」

「這個就要做得真實了,讓他意外得到些線索,先我一步找到,這樣也就名正言順不會被他猜疑了。」

「我只負責傳話,剩下的那就都是你的任務了。」

「只有你的話才會讓他們相信的。」

「好了正事都說完了,咱們在門口透透氣?」

花繼業站起來:「嗯,那你穿多些,晚上風硬。」

玄妙兒應下披上了大氅,兩人出了門,在院子里安靜的看著天上的星星,說著悄悄話。

第二天上午,花繼業就回了花府。

花老爺見花繼業回來還真是意外:「繼業?你怎麼回來了?」

蘭夫人在邊上也是驚訝:「大公子,我這就去燒水泡茶。」當然她還要去把張柔姝趕緊叫過來才是。

花繼業一抬手:「不用了,我就說幾句話,說完了就走。」

花老爺看著這個熟悉又陌生的兒子:「你這孩子,回來就多坐一會,哪有回家這麼匆忙就要走的。」

「這是不是我家你們心裡清楚,我來就是告訴你們,過幾天我要去京城一趟,你們不要又有什麼歪心思,對我如何我接著,但是如果你們要是敢對玄家做什麼,別怪我不客氣,當然我也不會給你們機會,只是我要來說一聲,免得真的鬧到咱們斷親。」花繼業字字清晰,他也沒有坐下,確實是沒想多呆。

花老爺心裡一驚,因為他之前是想著什麼時候背著花繼業和玄妙兒去趟河灣村,帶著張柔姝去,讓玄文濤認下張柔姝,可是這花繼業現在這麼說了,他也真的不敢了。

「我哪能那麼做,我做啥都是為了你好,柔姝是你娘給你訂的親事,你跟我們生氣,可是不能逆著你娘的心思吧?」花老爺知道花繼業的軟肋。

花繼業看著花老爺,臉上露出了有些讓人發冷的笑容:「我娘不是誰都能提起的,張小姐的事情我也會處理好的,不勞您費心。」說完直接推門出去走了。

蘭夫人著急著呢,但是她確實是怕花繼業,一直看著花老爺,想讓他說話。

花老爺看著花繼業出去關了門氣的直捶桌子:「這個逆子,這就走了?」

蘭夫人也是著急:「咋辦?這都沒倒開空讓柔姝跟他見上一面呢。」

花老爺指著蘭夫人:「你趕緊去喊柔姝,讓她追埃」

蘭夫人恍然大悟,趕緊跑了出去,剛才她都蒙了,不過剛出了門,就看見前邊拱門下張柔姝跟花繼業說話呢,她趕緊躲了起來,悄悄的看著,因為聽不見,只能遠遠看著。

剛才花繼業剛走到拱門下,就被張柔姝攔住了。

他跟張柔姝保持這距離:「張小姐,我們之間該說的都說過了,我也不會娶你,之所以現在我沒有對你做什麼,那是因為我不想讓我娘的在天之靈不安,所以我必須要弄清楚事情的真假,但是真假我都不會娶你,我說了,我只有玄妙兒一個妻子。」

張柔姝雙手又要奔著花繼業過去:「繼業哥哥,我真的你對玄小姐一心一意,可是我什麼都不爭的,我就伺候你們就好,再說女子總是有不方便的時候,也要有人幫著伺候繼業哥哥不是?」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