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滿田園 散文詩詞

畫滿田園 第兩千零六十一章 女人的戰爭

作者:養只貓撓你

本章內容簡介:他還是忍不住的加了一句:「也算是朋友。」 玄妙兒笑著沒有說話,沒有說是或不是,因為兩人曾經算是朋友。 丁藍嬌本來不太關注別人的事,但是現在她明顯的覺得傅斌對玄妙兒的態度很好,自己心裡不...

丁藍嬌還是沒太把秦苗苗放在眼裡:「你是我小姑姑的表妹啊?你也是河灣村的?」

在她的眼裡,這個秦苗苗真的不上檯面,但剛才她看見了秦苗苗貼著傅斌,心裡還是有點醋意的,所以這麼說了一句。

秦苗苗可不在乎丁藍嬌說這些:「我倒是希望自己跟表姐一個村的一起長大呢。」

丁藍嬌跟秦苗苗說幾句話,可是心思還都在傅斌這,她覺得這個人還真是可以,因為跟玄妙兒合作,證明能力不錯,還有別的女子喜歡,證明確實有魅力,這個應該可以再深入了解一點了。

所以她不搭理秦苗苗了,就秦苗苗這樣的,充其量以後是個小妾,不過還不知道傅斌是不是有妻子了,這個是關鍵,剛才本來要問的,都被秦苗苗打岔忘了。

所以她繼續對著傅斌道:「傅夫人也是這鎮上的姑娘么?有機會我可要去拜訪拜訪。」

「傅公子還沒娶妻呢,哪有夫人。」玄妙兒拿著茶葉罐子上了樓。

她剛才回了后屋,自己又墨跡了一會才回來,讓這三人先磨合一下,因為怎麼也沒想到這三人能湊合一起去了,今個這茶自己可是捨得拿好的來,說著她又親自泡了茶,親自的給三人倒了茶,自己才又坐下。

丁藍嬌聽得高興:「傅公子這麼優秀的人,竟然還沒娶妻呢,也不知道哪家姑娘能這麼幸運,嫁給傅公子。」說話間,丁藍嬌的眼睛放電的看著傅斌,就差直接說自己願意了。

秦苗苗看的真想扇丁藍嬌一個嘴巴,可是自己要表現的不是那樣的人:「丁小姐真是快人快語,這一般未出閣的姑娘可不敢這麼說話。」

她明顯的指出了丁藍嬌的失禮和沒規矩,也是為了讓傅斌注意到這些。

其實傅斌根本就沒把丁藍嬌放在眼裡,所以根本就沒有多看她,目光還是在玄妙兒身上。

丁藍嬌好像發現了傅斌注意的目標,自己心裡有點不喜了,這不會是奔著玄妙兒來的吧?

「傅公子跟我小姑姑認識多久了,看著關係像是老友了。」她不關心秦苗苗的話了,把話題轉向了玄妙兒。

玄妙兒輕鬆的笑著道:「我們認識有幾年了,不過你不要誤會,我們就是合作關係,並無其他。」

她現在一定要先把自己撇清了這關係,丁藍嬌那個腦子和嘴不是一般人的思維,可不能讓她亂說了。

傅斌聽著玄妙兒的話,心裡不是滋味,她就要把自己跟他的關係劃分的如此明確么?他還是忍不住的加了一句:「也算是朋友。」

玄妙兒笑著沒有說話,沒有說是或不是,因為兩人曾經算是朋友。

丁藍嬌本來不太關注別人的事,但是現在她明顯的覺得傅斌對玄妙兒的態度很好,自己心裡不平衡了。

她早上好像聽見祖父提起玄妙兒有了婚約的事,當時沒當回事,因為她的婚約跟自己沒關係,可是現在卻覺得這個是有用的消息了。

「對了,我出來時候好像聽我祖父說起了小姑姑有婚約了,我這還想來祝賀一下呢,結果上來又認識了新的朋友,倒是忘了說。」丁藍嬌生怕傅斌喜歡玄妙兒,當然更怕玄妙斌。

因為面前的秦苗苗就算是再有能耐也沒用,看穿戴跟自己就比不了,但是這傅公子要是那自己跟玄妙兒比,那自己還真是自愧不如。

當然這屋裡都知道玄妙兒有婚約的事,有人是高興的,有人是憤怒的,這被提起來,更是讓幾個人的表情有了變化。

秦苗苗這時候最開心,自己要是跟傅斌說起了玄妙兒的婚事,傅斌都能打自己,可是現在有個沒腦子的來說了,自己能不高興么?

傅斌很不喜歡提起這個事情,就算是知道了,可是自己不想承認:「丁小姐,妙兒還沒有定親呢,這女子的婚事不好這麼拿出來說,你是她的親戚,更應該注意才是。」傅斌的語氣很冷,他一方面是不喜歡別人說這個事,一方面也是真的維護玄妙兒的名聲。

丁藍嬌也感覺到傅斌的不高興了,她趕緊接著道:「這不是沒有外人么?要是有外人的地方我也不能提不是?再說我小姑姑是鳳南國出了名的才女,她的婚配誰不關注?該知道的都知道了。」

玄妙兒知道丁藍嬌是個沒腦子的人,自己的婚事本就不適合自己跟外人談論,所以趕緊打斷她道:「丁藍嬌,如果不該說的說多了,那我就只能送客了。」

她知道丁藍嬌現在不會走的,所以這種威脅恰到好處,並且丁藍嬌這人為了目的不要臉。

秦苗苗看出來了玄妙兒對丁藍嬌並不是多親近,所以自己心裡也有點數了,但是她沒說話。

傅斌聽著玄妙兒的話,心裡又舒服了一些,因為自己剛才都想要起身告辭了,可是玄妙兒沒有拿自己的婚事出來說,沒有提起花繼業,他好像是有了那麼一點點的安慰。

丁藍嬌確實害怕玄妙兒趕她走,因為她現在好不容易有機會跟傅斌一起說話,反正現在玄妙兒有婚約的事也說出來了,那自己就不說這個就得了。

「對不起小姑姑,我不是故意的,我這人就是嘴快,你們別生氣,你看我就是不如秦小姐會處事,人家心裡有想法,可是嘴上什麼都不說。」丁藍嬌是不說玄妙兒了,可是剛才玄妙兒的話也讓自己掉面子了,所以她拉出了一邊不說話的秦苗苗。

秦苗苗本來就是煩丁藍嬌呢,自己沒想說話,可是被丁藍嬌這麼點名,不能不說了:「丁小姐這話我可不懂,我本就是少言語的性子而已。」

「哼,少言語多發騷?別以為我沒看出來,你剛才給傅公子倒茶時候,那都要坐到人家懷裡了,也是,身份低微,想要攀上高枝的心我理解,不過再攀高枝有啥用?就算是投懷送抱成功了,不過也就是個做妾的命。」丁藍嬌仰著頭眼裡都是藐視的對著秦苗苗道。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