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通靈少夫人:奪吻99次 散文詩詞

豪門通靈少夫人:奪吻99次 第1460章:有你真好(20)

作者:安小檸(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 她微微一笑,「弟妹說的有理,我雖眼睛看不見了,但還是能幹活的。」 大家一起吃了個飯,湯康成和其老婆就離開了。 慕晚生和湯玉成以及湯棉棉外加雪郎的日子開始了。 平常的時候,...

弟妹直接將她扶到了床上坐著,隨後從湯玉成手裡接過了孩子,「哎喲,孩子真是皮膚白的呀,好看,一看長大了就好看。」

湯玉成盛了飯給慕晚生端過去,然後問了一句,「嬸子的身體怎麼樣了?」

「就那樣,老毛病了,也不是一年兩年了,治不好了,只能拖著了,挺受罪的,有什麼辦法。」弟妹邊說邊順著椅子坐下,「大哥,給娃娃起名字了沒有?」

「已經起了,叫棉棉。」

「這名字不錯,是嫂子起的吧?」

「當然是你嫂子起的。」

「我猜也是。」弟妹說著好奇的問,「大哥,嫂子的娘家在哪兒啊?」

「你嫂子她……」

慕晚生出聲,「我沒娘家。」

「嫂子,那你說說,你跟我大哥是咋認識的,我問我大哥他也不說,你看中我大哥哪點了?」

「我們自個兒認識的……」她聲音不高,「你大哥人很好,不嫌棄我是個瞎子,跟他在一塊挺踏實的。」

「這倒是真的,他們兄弟倆啊人都老實本分,公婆去世的早,家裡也沒個張羅的,條件也就這樣,說實在的,也沒人給咱家說媒,大嫂你眼睛雖然看不見,但不是還有耳朵有手么,過日子都這樣,有的人眼睛雖然看不見,但心是能看見的,有的人雖然有眼睛,但跟瞎了也沒什麼兩樣。」

聽這個弟妹講話,慕晚生能感受的出來這是個真性情的姑娘。

她微微一笑,「弟妹說的有理,我雖眼睛看不見了,但還是能幹活的。」

大家一起吃了個飯,湯康成和其老婆就離開了。

慕晚生和湯玉成以及湯棉棉外加雪郎的日子開始了。

平常的時候,慕晚生帶著孩子在家,湯玉成則跟大部分農村男人一樣出去賺錢,他只在近處幹活,方便照顧家裡。

雖然賺錢不多,但一家人因為農作物一年到頭倒是過的不算差。

期間,湯玉成為了找去除疤痕的藥方,也偷偷使了不少的力。

他想讓慕晚生能大大方方的不用遮面就可以出門。

後來聽村子里的人說,湖裡有一種水草,搗碎塗抹臉上,可以去腐生肌,外面的肉會慢慢的脫落重新長出新的肉出來,但很不好找。

他賺錢之餘,就潛泳去找這種水草。

找了好長時間,到底是功夫不負有心人,給他找著了,給慕晚生試了一下,發現還真的有用。

只是敷臉上后,會覺得臉很疼,像是被刀割一般的疼。

連著敷了幾次之後,慕晚生的臉起了紅疹,臉上的肉也開始潰爛,湯玉成趕緊帶她去看了醫生,在醫院吃藥打針了好一段時間,臉上才開始慢慢的癒合。

就這樣,想要改變容貌的辦法無疾而終了。

在湯家村日復一日的生活著,讓慕晚生忘記了以前的自己。

更讓她忘記了自己的本名。

慕晚生這三個字,再也沒人喊了。

她已經習慣了自己的另外一個名字,習慣了這裡的生活,甚至把自己當成了這裡的人。

只是夜深人靜的時候,她偶爾會突然被驚醒,心口的地方劇烈的疼痛,讓她難受至極。

這一切都是她的選擇,她不後悔。

也絕不容許自己後悔。

如果能一直這樣下去就好了。

如果能一直這樣平靜的生活,慕晚生也心滿意足了。

湯玉成在磚廠幹活的時候跟幾個幹活的人去給人運轉的時候因為一輛酒駕的車失控,導致他們這輛運轉車發生了側翻。

人雖然及時送到了醫院保住了命,但因為車上的磚頭一蜂窩的都砸在了他的腰部以下,導致湯玉成不僅喪失了生理能力,還要面臨截肢的後果。

慕晚生既氣憤醉酒駕駛的人又心疼湯玉成,女兒棉棉寄養在了湯康成和弟妹的家裡,她牽著雪郎在醫院伺候照顧他。

湯玉成因為手術后得知自己不僅喪失了生育能力以後還要坐輪椅拄拐了,性情大變,脾氣暴壞,對待慕晚生的態度來了個三百六十度的大轉彎。

以前的湯玉成對她好,不僅僅是口氣上不捨得說一句重話,行動上更從來沒有打過她一下,現在還在醫院治療當中,就對她罵罵咧咧不說,還用手推倒了慕晚生幾次。

慕晚生知道他心裡難受,一直在忍著,一直在儘力的開導他的情緒,但他一直不但沒有好轉,反而變本加厲了。

她心裡很清楚,如果說截肢對他來說是致命的打擊,那麼喪失生育能力才是對他的精神重創。

他們從結婚到現在,都一直各睡各的,不說夫妻關係了,連親嘴都沒有過,只有牽手,在沒發生這次事故之前,他還說等棉棉再大一些,等她不那麼累了,再考慮跟她圓/房。

現在卻沒法實現了。

他心裡有氣。

她很明白。

可她有什麼錯?

她還不是遭受了多次打擊,她還不是在現實面前束手無策只能黯然接受。

磚廠和醉酒駕駛的那一方一共賠償了他一百二十萬元。

一百二十萬對於一個貧窮的農村人來說,已經是一筆很大的巨款了。

慕晚生並不覺得什麼,這錢是湯玉成用自己的半條命換來的。、

她一點也不覺得因為有了這麼一筆錢而感到高興。

但是當去買飯回來在病房門口聽到弟妹的話后,慕晚生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知人知面不知心。

她一直覺得弟妹熱情又真性情,還幫忙帶孩子,是個很好的人。

只不過這一些的感覺都是在聽到這番話之前她所認為的。

「大哥,你啥也別想,一切有我和康成照料呢,你好好在醫院養病,只是有一點我不可不提前對大哥說一聲。」

湯玉成問,「什麼?」

「聽說夫妻倆要是離婚了,財產是平分的,我和康成可能也是想多了,我們總覺得這棉棉是可是跟大哥一點都不像,當然,不只是我們覺得不像,見了這孩子認識大哥你的也都說不像,大哥現在也不缺錢了,是不是要做個dna鑒定?」

「棉棉是不像我,像她媽媽了。」湯玉成心裡有一桿秤,「弟妹以後不要再說這些話了,棉棉是我的女兒。」

——

ps:今天兩章,小檸現在在醫院掛針,身體抱恙,明天是不是兩章看身體情況,另推兩個朋友的文。

子夜輕語「閃婚厚愛:墨少寵妻成癮」。慢慢魚「我是美人魚:老公,你別鬧9。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