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婦當家:帶著萌寶去種田 散文詩詞

棄婦當家:帶著萌寶去種田 2864章 不開竅的桑塔

作者:傾(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地方。 「白大人來了,小姐正和桑塔國王吵架呢。」侍女一看到白若竹眼睛都亮了,急忙迎了上來。 「啊,真吵啊?傲松還病著,桑塔也不知道讓著些?」白若竹壓低聲音說道。 「就是埃」侍女...

「官員?」張立良吃了一驚,很快臉上換上了狂喜之色,「我、我行嗎?」

「怎麼不行了?張叔你在做生意方面有才幹,朝廷負責經濟貿易的官員不能是讀死書的,得擅長這方面。?」白若竹笑著說道,「有了官身,以後也能拿朝廷俸祿,將來蓉兒也更好說人家。」

張叔臉都笑開了花,「若竹,太感謝了,你說我行,我就好好乾,絕不會丟你的人。」

白若竹見他高興,心裡也跟著高興起來,她重活一世,不就是為了親人、朋友過的好些嗎?張叔幫了她那麼多,如今有合適的機會,她也該想辦法幫幫張叔的。

兩人又討論了一些細節,白若竹讓張立良回去好好想想,如何能更好的和蠻族進行貿易往來。

這些是她對張立良的一點小考驗,也算是提醒他做些準備,很可能上面會以此來問他。

忙完這些,白若竹去了傲松住的地方。

「白大人來了,小姐正和桑塔國王吵架呢。」侍女一看到白若竹眼睛都亮了,急忙迎了上來。

「啊,真吵啊?傲松還病著,桑塔也不知道讓著些?」白若竹壓低聲音說道。

「就是埃」侍女不滿的說。

白若竹湊近了一些,豎起耳朵聽了起來。

「現在若竹也救好了,我總的回去管著蠻族吧?否則再出亂子怎麼辦?」桑塔這是想走了。

「你這是過河拆橋1傲鬆氣憤的說,「用的著我的時候就找我幫忙,用不著我的時候,等幾天我休養都不肯,桑塔你太不仗義了1

「我安排人保護你,保證你一路的安全。」桑塔態度堅決的說。

「行行行,你趕快滾吧1傲鬆氣的吼起來。

白若竹聽的揪心,傲松這身子還虛著呢,怎麼能動這麼大的氣?桑塔也真是的,要走不能晚幾天嗎?

他那個榆木腦袋真的想不到什麼嗎?

「你、你別動氣。」聽到傲松咳嗽起來,桑塔聲音一下子軟了下去。

「滾,別讓我看到你1傲松一邊咳嗽一邊吼到。

白若竹見這樣不行,急忙敲門,說:「怎麼吵起來了?」

門推開,就見桑塔想伸手去扶傲松,手卻又懸在了半空中,臉上表情十分的糾結,看到白若竹又急忙縮回了手。

白若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說:「你先回去吧,我陪著傲松。」

桑塔看了傲松一眼,轉身離開了。

他剛一走,傲松眼眶就紅了起來。白若竹過去拉住了她的手,輕聲說:「讓你受委屈了,是我的錯。」

傲松沒忍住,眼淚吧嗒吧嗒的掉了下來,「若竹姐,我是個分的清是非的人,不怪你,你早跟他說的清清楚楚了,是他不死心。也怪我,是我異想天開了。」

「其實我倒覺得他對我並不是愛情,你想他作為天之驕子習慣了,得不到總會不甘心,更多是不甘心罷了。只是他現在還沒認清楚自己的內心,你也別放在心上,隨他去吧。」白若竹說道。

傲松愣了愣,「我以為你會鼓勵我堅持下去。」

白若竹笑起來,「男人啊,有時候很賤,你越在意他,他越覺得煩惱,等你轉身了,他才會慌了。」

尤其是桑塔這種十分自戀,又弄不清楚自己內心的二貨。

「我懂了,反正時間多的是。」傲松破涕為笑,情緒也好轉起來。

「你先好好養身子,其他慢慢來。」白若竹拍了拍她的手,「你翟誆荒馨殘摹!

「放心吧,又不是大毛病,沒幾天就能好了。」傲松笑的很真誠。

白若竹也笑起來,她很喜歡眼前這個女孩子,沒有因為桑塔的執念,甚至想盡辦法來救她,就沖這份心性,她能喜歡上桑塔,真的是桑塔幾輩子休來的。

到了晚上,江奕淳回來,摟住她問:「好些沒?」

「好多了,你去忙什麼了?」白若竹問道。

「是皇上找我談話,問了一些事情,我把馬同方的計劃告訴了他,只是皇上查到我是樓上樓的人了。」江奕淳有些無奈,「當初樓上樓有人支持過睿王,皇上一直耿耿於懷,我解釋了半天。」

白若竹有些擔心,「經歷了這麼多事,他還不肯相信我們?」

「信是信的,否則早就動手了。」江奕淳搖搖頭,「他大概是太寂寞了,想弄清楚一些。」

「帝王不好當啊,好在他還有樂嬪這個心上人。」白若竹拉了江奕淳的手,「所以咱們夫妻就做閑雲野鶴的好。」

「恐怕暫時閑不了了。」江奕淳露出歉疚之色,「皇上想去北關視察,下旨命我陪同。」

「你……」不會拒絕嗎?

話到嘴邊到底沒吐出來,抗旨這種事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何況皇上才問過他是樓上樓成員的事。

再加上這次救白若竹,皇上也幫了不少忙,江奕淳實在不好抗旨。

「那我們夫妻一起去吧,找機會讓皇上見見羅氏。」白若竹說道。

「我也有此意,當年的事情我們空口無憑,讓他親眼目睹一下吧。」

夫妻倆很快達成了共識,雖然要晚些回去見小包子們了,但事情總得有人去解決,他們抓緊時間就是了。

第二天,桑塔來找白若竹,說要先返回蠻族部落了。

「你什麼時候這麼有眼色了,知道自己滾蛋了?」江奕淳沒好氣的說。

「你閉嘴,別逼我跟你動手1桑塔叫了起來。

江奕淳滿臉的鄙夷,「你是我的對手嗎?」

眼看著兩人要動手,白若竹急忙擋在兩人中間,嗔了江奕淳一眼說:「我跟他聊聊,你先去忙吧。」

「我……」江奕淳氣結,為什麼他媳婦要跟別人單獨聊聊?桑塔還得瑟的沖他奸笑,他氣的臉色鐵青,但到底心疼剛剛「活」過來的媳婦,轉身離開了。

「若竹,你要跟我一起走嗎?」桑塔高興的問道。

「怎麼可能1白若竹給了他一個大白眼,「雖然我接了和蠻族通商的差事,但不急於這一時,我身體的情況也不適合遠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