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巨鱷 網遊動漫

大清巨鱷 第七百九十八章 大包大攬

作者:塞外流雲

本章內容簡介:義之時,英吉利就正在入侵波斯,鑒於印度的重要性,才不得不從波斯撤兵。如今英吉利向東南亞擴張的勢頭已被阻斷,必然會掉頭向波斯擴張。 退一步說,就算英吉利沒有入侵波斯的計劃,咱們也能逼迫其入侵波斯...

這番話,易知足雖然是倉促間說出來的,卻絕對不是信口開河,他心裡自然清楚,西北要擴張到波斯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過,他不願意放棄,對於大清而言,如果西北能擴張到波斯灣並且鞏固下來,不僅意味著擁有豐富的資源,也將大幅提高大清在國際上的地位和話語權,清俄若能瓜分土耳其,對於歐洲將會形成巨大的威脅!

當然,西北擴張不可能一蹴而就,是一個逐步吞併蠶食的過程,需要時間,但時間也不能拖的太長,在他的計劃中,至少應該搶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之前,完成西北的擴張,一戰之後,世界民族解放獨立運動此起彼伏,已不適合大規模擴張。

而如今的石油開採利用,還處於燈油時代,主要是提取煤油以提供照明,對於提煉出的汽油和柴油都棄如敝履,不過,隨著內燃機的不斷改善和推廣利用,石油很快就會進入動力時代,有元奇在背後推助,可能十年二十年後,內燃機就會得到廣泛的利用,石油的價值也將為世人認識。

不過,對於這個解釋,不論是左宗棠還是馮仁軒顯然都不滿意,因為他們壓根就無法理解石油的重要性,在他們看來,最重要的戰略物質莫過於銀子、糧食和軍火。

見的兩人都直愣愣的盯著他,易知足也是無語,他知道對於現在的人來說是無法理解石油對於一個國家的重要性的,他倒是知道,卻無法給他們解說,點了支煙,他才緩聲道:「如今大清可以說才進入蒸汽時代,但蒸汽時代很快就會結束,被電氣時代取而代之。

蒸汽機也會被內燃機取代,如果說煤是蒸汽機的燃料,那麼石油——也就是我說的黑金就是內燃機的燃料,而內燃機的廣泛應用,可能會長達數百年,石油資源將成為每個國家最為重要的戰略資源。

今後的戰爭,大都會圍繞這些能源資源展開,大清所有的對外擴張,不外乎都是為了爭奪資源!向南洋擴張是為了爭奪海底資源,向西北擴張則是爭奪陸地資源,包括之前元奇買下的阿拉斯加、西伯利亞,都只有一個目的,資源1

這一番話不僅是左宗棠和馮仁軒聽的震驚不已,就連趙烈文也同樣大為震撼,元奇在上海的幾大研究所,他隱約知道一些,知道元奇對幾個研究所投入了巨大的財力和人力,不過,他怎麼也沒想到,易知足竟然言之鑿鑿的斷言,蒸汽時代很快就會結束,會被電氣時代取而代之。

他很清楚易知足不會信口開河,當即興奮的道:「大掌柜,這是不是意味著,咱們大清會象英吉利引領蒸汽時代一樣引領電氣時代?」

易知足看了他一眼,道:「咱們的科技教育起步太晚,人才匱缺,要想引領電氣時代,難度不小,不過,元奇一直在努力,力爭能夠引領電氣時代。」

趙烈文接著道:「英吉利引領蒸汽時代成就了英吉利世界霸主的地位,大清若是能引領電氣時代,是不是會取代英吉利成為新的世界霸主?」

新的世界霸主?易知足還真沒想,他語氣輕鬆的道:「世界霸主可不是那麼好做的,目前是霸權時代,強國迭起,爭奪霸權,戰爭連綿不絕,而且會形成規模浩大的世界戰爭——世界所有強國都會被捲入的戰爭!

世界霸主,咱們有資格爭,但卻沒那個必要,利用戰爭最大限度的攫取利益才是最為符合國家和民族利益的,當然,亞洲霸主地位,咱們是必須要鞏固的。」

世界戰爭?趙烈文、左宗棠、馮仁軒三人都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詞,世界所有強國都會被捲入的戰爭,那戰爭的規模會有多大?僅是想想,三人都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察覺話題扯遠了,易知足隨即將話題拉了回來,「一直以來,英俄兩國都在亞洲積極擴張,俄國被咱們打了回去,但英國人依然在不斷的擴張,向東南亞擴張受阻之後,英國人肯定會將擴張的目標轉向波斯帝國,繼而北上,直指中亞各國。

換句話說,我們在西北不擴張,英國人就會擴張,我們好不容易止住了俄國人擴張的步伐,可不能白白便宜了英國人,因此,我們必須搶在英國人前面,在西北大舉擴張,元奇不惜成本的修建西北鐵路,既是為了連通俄國的陸路交通擴大與俄國的商貿,也是為了西北擴張。

完全掌控中亞各國,我們才有足夠的資本與英俄爭奪西亞的地盤,波斯灣不僅蘊藏有豐富的石油,也是大清西北的出海口,對於大清而言,具有重要的戰略價值和經濟價值!不論花多大的代價,都是值得的1

見的他鐵了心的要向波斯灣擴張,左宗棠不由的輕嘆了一聲,「西北征伐,必須有雄厚的財力支撐,元奇固然財力雄厚,卻也經不住常年征戰的消耗,以下官之淺見,不如用軍費改善西北民生,徹底鞏固西北,擴張太快,難以鞏固,終究是後患。」

「元奇肯定會大力投入資金以改善西北民生,這一點,季高無須擔憂。」易知足緩聲道:「修建西北鐵路,棉花種植推廣都將會極大的改善西北民生,另外,一旦鐵路修到迪化、伊犁,元奇將在西北勘探礦藏,投建毛紡廠、棉紡廠、罐頭廠、牛奶廠等一系列工廠以促進西北的經濟發展。」

聽的這話,左宗棠眼睛一亮,隨即又擔心的道:「酒泉之後,漫漫黃沙,鐵路修建的難度應該不小吧?」

易知足含笑道:「季高是擔心沙漠中無法修建鐵路吧?」

馮仁軒對此也是十分擔心,道:「據學生了解,目前世界上還沒有穿越沙漠的鐵路。」

「那咱們就創造個世界第一。」易知足不以為意的道,頓了頓,他接著道:「不過,季高的擔心不無道理,沙漠中修建鐵路難度確實不小,再修建鐵路的同時還必須進行治沙,進度可能會慢點,酒泉連通迪化,可能還需要五六年時間,這已經是極限了。」

「五六年間,迪化能通鐵路,已是西北之福。」左宗棠撫須笑道:「西北鐵路修建,既利移民,又利西北,實是不可多的惠政。」

西北鐵路修建主要是得益於大舉西北移民,為鐵路修建提供了源源不斷的勞力,同時,移民也通過修建鐵路獲得豐厚的工錢,為移居西北打下經濟基礎,可謂是一舉兩得利國利民之舉。

「能得季高稱讚的事情可不多。」易知足打趣了他一句,左宗棠素來眼高於頂,能得他誇讚的事情確實是不多。

關心軍事的馮仁軒開口道:「大掌柜的意思,可是等到迪化通車之後,再大舉用兵?」

「不。」易知足乾脆的道:「西北擴張必須抓住機會,以我預計,歐洲這三五年間必然會爆發大規模戰爭,我們必須抓住這個機會在西北擴張,現在就必須擴軍備戰,目前新軍政務,一是安撫新歸附的各族,一是積極擴軍整軍備戰。」

「三五年內歐洲會爆發大規模戰爭?」左宗棠和馮仁軒異口同聲的問道,很顯然,兩人都有些不太相信,隨即,馮仁軒又追問道:「英吉利會捲入戰爭?」

「普丹戰爭的爆發已經拉開了普魯士統一德意志的序幕,普魯士很快就會有進一步的動作,確切的說,是在二三年內,而普魯士完成統一應該也就是近六七年的事情。」

易知足緩聲解釋道:「普魯士統一,有兩個主要的敵人,一是奧地利,一是法蘭西,也就是說,歐洲將會爆發普奧戰爭和普法戰爭。

「英吉利會否捲入戰爭,這很難說,不過,即便英吉利不被卷進去,也絕對不會在那個時候與咱們在西亞開戰,咱們一是要抓住歐洲爆發戰爭牽制英國的機會,一是要抓住英吉利入侵波斯的機會。」

易知足不僅有著敏銳的洞察力和精準的判斷力,而且十分善於把握時機,對此,左宗棠和馮仁軒都十分信服,聽的這番解說,兩人都不由的信了幾分。

略微沉吟,馮仁軒才遲疑著道:「似乎沒有聽聞英吉利入侵波斯的消息。」

「英吉利早有染指波斯的意思。」易知足緩聲道:「1857年印度爆發大規模起義之時,英吉利就正在入侵波斯,鑒於印度的重要性,才不得不從波斯撤兵。如今英吉利向東南亞擴張的勢頭已被阻斷,必然會掉頭向波斯擴張。

退一步說,就算英吉利沒有入侵波斯的計劃,咱們也能逼迫其入侵波斯,只要咱們做出入侵波斯的姿態,英吉利就必然會大舉入侵波斯,同樣的,英吉利也害怕咱們大清向西亞擴張,怕咱們一旦入侵波斯,對印度形成兩面夾擊之勢。怕咱們佔領波斯之後威脅土耳其,進而對歐洲形成威脅。」

聽到這裡,馮仁軒已是隱約猜到西北進一步擴張的計劃,不過,對方不說,他也不好細問,他清楚,這肯定是留到後面與他詳談的,毫無疑問的,這絕對是一個龐大的長期的擴張計劃,他心裡不由的有些興奮,對於他來說,這無疑是一個流芳百世,名垂青史的機會!

左宗棠卻是開口道:「西北歷來皆是亂源,民風彪悍,桀驁不馴,又常年遊離於外,此番只是迫於天朝兵威歸附,並非誠心,安撫容易,但要大規模募兵,怕是不易。」

易知足反問道:「西北新軍如此優厚的待遇還招募不到足夠的兵力?」

「回校長。」馮仁軒連忙道:「西北並不缺乏兵源,西北新軍待遇之優厚也是古未有,不過,西北新附各族對於朝廷的戒備之心甚重,極力阻止本族青壯加入西北新軍。」

「一邊極力安撫,一邊實行徵兵制1易知足沉聲道,雖然他大可以從陝甘和漠西漠北蒙古各部招募新兵,但在西北就地徵招的兵力個更適合在西北進行征戰。

左宗棠問道:「王爺這次打算擴軍多少?」

「五萬。」易知足毫不遲疑的道。

略微沉吟,左宗棠才斟酌著道:「王爺能否從陝甘募兵,一旦戰爭結束,這些兵丁無法得到妥善安置,必然會成為西北亂源。」

「無須擔心。」易知足不以為意的道:「西北擴張估計需要一代人的時間,如此長的時間,足夠鞏固西北各族,再則,西北新軍主力還是漢人,而且西北新軍的軍火補給全部依靠內地,他們想亂也亂不起來。」

頓了頓,他接著道:「西北之所以亂,無非是生存艱難,老百姓豐衣足食,誰願意跟著造反作亂?朝廷也不指靠西北那點子賦稅,季高只管上摺子懇請全部減免新疆的賦稅,元奇每年再劃撥些銀子用於賑濟,鐵路連通之後,棉花種植形成規模,工廠開辦起來,當地百姓生活得以大幅改善,自然也就安穩下來。

再則,對於西北的移民,將會長期貫徹執行,在加強民族融合的同時,也要加強文化同化,普及教育是最主要的手段,強制推行漢語漢文,兩三代人下來,就完全漢化,這才是真正的鞏固1

左宗棠道:「這可需要不少銀子。」

「元奇不缺銀子1易知足道:「沒有十足的底氣,我也不敢繼續推行西北擴張,季高只管放手施為,無須擔心銀子。」

「有王爺這話,下官保證能儘快穩定鞏固新疆,讓新歸附的各族歸心1左宗棠心裡大為高興,當即大包大攬的表態。

元奇在歐洲的棉花貿易大賺特賺,這次前來上海他就是抱著打擂台的心思,想著為新疆多爭取一些支持,不想,無須他開口,易知足就直接給他吃了顆定心丸。俗話說有錢好辦事,有足夠的銀子,他還安撫不住西北各族,這新疆總督他也沒臉繼續做下去了!nt

記住手機版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