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1617 玄幻魔法

大明1617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悲鳴

作者:淡墨青衫

本章內容簡介:人之間的談話也是一本正經,這叫人感覺有些沉悶和尷尬,但后宅時不時傳來的響動又叫人有些焦急,就把這種尷尬氣氛給壓了下去。 曹世選突然道:「當年生你的時候,你娘親也是很久才把你生下來,當娘的人都不...

張獻忠開始就是試著打打看,結果才發現科爾沁人和他們在西邊的親戚一樣弱不禁風,對外還能吹噓是成吉思汗的子孫,是驕傲的蒙古人,結果到了最後才發覺他們狗屁不是。

原本就是要斷絕察哈爾人逃跑的路線,現在則是已經把科爾沁人給拿了下來,加上在柞兒河上游趕過來的主力,還有留在巴爾虎草原和呼倫湖一帶的蕃騎,察哈爾人已經插翅難逃。

等主力趕過來,還可以與中路和右路軍一起合力,將察哈爾人狠狠的絞死在他們的老巢。

從一個先遣隊的首腦變成接受科爾沁部落會盟臣服的代表,這個轉變是張獻忠也想象不到的。

隨行的軍官將蒙語翻譯過來,張獻忠這種老粗,能在一年多的時間努力學會,已經是難能可貴的進步,這還是因為有著向上的壓力和團體的影響,不然的話老張就算不當睜眼瞎,這輩子也甭想通過初等軍官試。

「本人也可以代表和記與諸位定約,自此之後,只要科爾沁人嚴守中立,不復與我和記為敵,則和記也不再向科爾沁人揮動刀槍。」

其實科爾沁人應該表示臣服,張獻忠考慮到現在表現出來的實力並不足,如果這群人鐵了心逃跑也會是不小的麻煩,不如先穩下來,至於更進一步的臣服盟誓,在看到和記大軍出現在格勒珠爾根城之後,再有一些漠北過來的台吉勸說,還有活佛喇嘛們的支持,科爾沁人到時候會知道怎麼選擇。

儘管就是保持中立與和平的盟約,科爾沁人也是滿懷苦澀。

當牧人將白馬牽上來的時候,台吉們簡直無法保持鎮定。

這是標準的背盟行為,科爾沁人無論如何應該與女真人站在同一戰線上。

如果女真人知道了草原巨變,興師來伐,科爾沁人是背棄與和記的新約,與女真人這箇舊盟友站在一起,還是遵守約定,看著女真盟友與和記打起來,自己卻能置身事外?

無論哪一點都相當的能以辦到,哪怕是奧巴和明安這樣的大台吉,同樣感覺到相當的無奈。身處在歷史的漩渦之中,激流之下,普通人只能隨波逐流,就算是這些所謂的大人物,也只能被洪流沖涮而下,沖向未知的遠方。

一柄匕首刺入白馬的脖子,鮮血噴涌而出,馬兒發出悲鳴,蒙古人面無表情,而張獻忠等人身後的蕃騎騎兵們卻發出了陣陣熱烈的歡呼。

蕃騎們的臉上充滿了挑釁的神色,他們在此之前完全是被科爾沁人欺侮壓榨的角色,部族在二百年來受盡了凌辱,今天這樣的場景叫這些蕃騎是替自己和祖先復仇成功,一種壓抑不住的快感湧上了心頭。

「希望我們都能遵守盟約。」張獻忠終於不再板著臉,而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

連續數月用兵,遼陽的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緊張的味道,兵戈氣息很濃。

曹世選在短短几年內已經盡顯老邁之色,他還是任官莊守備,從世襲指揮使到一個村莊的守備轉變相當的大,這種官職要是在女真入侵之前曹世選是萬萬不可能接受的,但在後金的強壓之下,不少原本是游擊或都司的遼鎮降將都任了官莊守備,甚至是百總一類的小武官。

就算這樣,女真人對漢將還是抱有明顯的敵意或不信任。

這也難怪,在東江鎮的策動之下不少將領都選擇了反水,再回到大明遼鎮或東江鎮的體系之中,絕對比給女真人當狗更有尊嚴,或是更安全。

很多將領對給女真人當狗並沒有抵觸,但事涉到人身安全的時候,感受到努兒哈赤對漢人的不加掩飾的敵意之後,這種岌岌可危的心理影響了很多人。

曹府的氣氛更加緊張……倒不是因為別的事,而是曹振彥的妻子在內室待產,時不時的傳來痛苦的叫喊聲。

穩婆和家裡的幾個婦人來回穿梭著,曹世選和曹振彥父子倆又不能進產房,兩人一起在外廂堂房裡對坐,大眼瞪小眼。

這也是曹振彥的第一個孩子,不論男女都有相當大的意義。

有了子孫,意味著真正成人,可以頂門立戶,成為有所擔當的男子漢……不過曹世選在凝視自家兒子時,卻是驚奇的發現,兒子早就十分成熟了,氣質穩重,行事老練,辦事很有章法。在正黃旗下的各個佐領中旗鼓佐領小曹都算是一個名人,儘管才二十來歲,嘴上的鬍鬚都沒有辦法留長。

儘管在內心相當認可兒子的能力,曹世選還是板著臉保持著為父者的威嚴。不管怎樣,這個家的一家之主還是自己,兒子也還好,事事都會來問自己的意見。

曹世選感覺兒子是在十三山一役時被俘之後成熟的,打那之後曹振彥就象是換了個人,行事再也沒有了小夥子時的毛燥和天真。

對這種情形,曹世選既感到欣慰和驕傲,也感覺到一點心疼和沉重。

在這般的亂世里,曹振彥的轉變毫無疑問是相當的正確,可是兒子究竟遭遇到了些什麼,曹世選並不知道,當然他也根本不想知道。

「名字想好了沒有?」曹世選終於挑了一個不錯的話題,說來也是有些叫人傷感,父子倆的感情不變,但兒子成年之後,當父親的和兒子總是難有共同的話題,也沒有辦法象母子那樣始終保持著親近的關係。

「想好了,叫曹璽。」

「這是大哥兒的名字。」曹世選的長孫要是出身的話,按曹府的規矩就是稱大哥兒,這也是當時遼西將門和世紳家族的慣例。

曹世選捋須笑道:「要是生下來是大姐兒呢?」

「這個,」曹振彥笑道:「暫時還沒有想,兒子希望是個男丁,好將來光大我曹家的門楣。」

「這話,說來長了。」曹世選微微一嘆,搖了搖頭。

現在這樣的局面,后金的戰略態式相對困難,雖然在遼西打破了僵局,但身後有東江和朝鮮掣肘,內部女真和漢民對立嚴重,漢民逃亡的現象屢禁不止,后金還是有對大明的軍事優勢,但這種優勢能不能打破關寧防線,能不能解決東江和朝鮮,到現在來看並不樂觀。近來又有傳言,廣寧到科爾沁一線已經失去聯絡,這就使得后金的戰略態式更加惡化了。

光有強盛一時的武力,卻被困在一隅之地,那就說明后金撐死了就是當初渤海國,或是高句麗一樣的割據政權,時間久了就會被重新強盛的中原王朝消滅。

這個過程可能是百來年,也可能是二三十年。

曹家如今攀附在後金這顆大樹上,后金亡國的時候,就是曹家失去眼前一切的時候。

儘管現在曹家過的也並不寬裕,但好歹比遼東境內普通的漢人強的多了,如果連這一切也失去,所謂的光大門楣就成了最殘酷的笑話了。

「父親放心。」曹振彥說道:「兒子一定會重振我曹家,絕不會使祖上蒙羞。」

曹家是號稱北宋名將曹彬的後人,始多少代之前的家譜上就有記錄,到底是不是真的,還是攀附,這個誰也說不準。

但最少曹振彥的心氣可嘉,曹世選還是點了點頭。

父子二人就這麼坐著,兩人之間的談話也是一本正經,這叫人感覺有些沉悶和尷尬,但后宅時不時傳來的響動又叫人有些焦急,就把這種尷尬氣氛給壓了下去。

曹世選突然道:「當年生你的時候,你娘親也是很久才把你生下來,當娘的人都不容易埃」

曹振彥很有同感的點頭,他的妻子也是一個將門世家的女兒,比起那些士紳家族的大家閨秀可是強的多了,很難想象,那些嬌滴滴的閨秀們怎麼邁過這一關,最少在民間,產婦生頭胎就是生死關,難產而死絕不是什麼新鮮的事。

這時曹府的長隨急匆匆的走進來,稟報道:「太爺,老爺,十四阿哥來了,已經到大門口了。」

曹家在遼陽也算是有地位的武將家族,和石廷柱等漢軍高級將領來往較為密切,這一天曹府要添丁,不少人已經提前派了人來打聽,看何時生下來孩子,又看是不是男孩兒,送禮也是要根據男丁或女孩來送,免得出錯。

曹府的下人也在府邸外頭來回奔走,替家裡的主人接待那些親朋好友派來的僕役們,同時告訴他們,恐怕還有一些時間,完全不必太過急著。

按遼東這邊的風俗已經和女真人類似,小孩出生第三天親朋就要上門,送禮給剛得了孩子的親友,然後大家一起慶賀,這叫洗三,這個習俗一直在幾百年後還相當流行,最少在滿族人聚集的京城地方還保持著這種傳統。

十四阿哥駕臨絕對是大事,曹家父子倆也顧不得坐等消息,曹世選換了一身見客的袍服,與兒子一起往大門口趕過去。

「奴才曹世選叩見主子。」

「奴才曹振彥叩見主子。」

大開的中門一側,曹世選和曹振彥匍匐在內,額頭碰觸在地面上,用最恭謹的禮節叩拜他們的主子。

感謝pool112的支持,也感謝這陣子給我投月票打賞,給我紅票推薦,還額外給我投年度作品票的朋友們。我沒有求這個票,大家給我投是說明真的喜歡,我當然就更喜歡了,沒別的辦法回報,只能繼續好好寫書,多謝大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