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兩百四十一章、《降龍伏虎》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那一定是夏侯淺白了。」孔離冷笑連連,說道:「他送了本《通玄真經》,所以就把主意打到我的《降龍伏虎咒》上面去了。是也不是?」 「嘿嘿——」李牧羊一臉憨厚的傻笑。 他確實是從夏候淺白那裡知...

? 第兩百四十一章、《降龍伏虎》!

李牧羊直接從蒲團上面跳了起來,氣憤說道:「孔師,何必如此羞辱於我?我拜孔師一為仰慕師父人品,想要成為像孔師這樣一心向善以天下蒼天為已任的偉男子。二為崇拜孔師神通,早就聽說孔師為星空學院有數的高手,雖然不曾見過孔師施展威能,但是卻知道孔師是非常厲害的人物。剛才站在門外,聽到孔師誦經,瞬間便感覺心思寧靜,念頭通達。整日疲憊一掃而光,感覺自已的身體裡面充滿了正能量。」

「所求為二,絕對沒有其它的念頭。難道在孔師看來,我李牧羊是一個貪圖別人財物的卑鄙小人嗎?」

孔離斜眼打量著李牧羊,說道:「我也沒有這樣的意思,就是覺得夏侯淺白那個便宜師父都能夠送你《通玄真經》,我這個正式的師父豈能如此小氣沒有禮物相送?傳出去不是讓夏侯淺白笑話。你可千萬不要誤會。」

「夏侯師是因為厚愛弟子,所以才將自己手抄的《通玄真經》相贈送。弟子深感其恩,定當勤奮苦修,感悟其中的道法奧妙。弟子絕對沒有主動開口向夏侯師討要過任何禮物。還請孔師明察。」

「我了。我了。」孔離有種被這小子打敗的感覺。「你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難道我還不了解嗎?所以你還是主動和我說說,你到底喜歡什麼樣的禮物?為師對症下藥,免得送了禮物卻讓你不喜。那不是白白浪費?」

「——」

「我知道你天賦過人,而且又非常的勤奮,為師相信你日後必當會縱橫天下,翱翔於星空之上。如果為師能夠為你有所增色,這也是我樂意見到的事情。」

李牧羊揉了揉自己的臉頰,沒想到自己會遇到這樣一個耿直的中年男人。

你想送什麼就直接送,我又不是什麼挑三揀四的人?

難道我還能把你拒絕了不成?你把我李牧羊想成什麼人了?

不過,既然人家把話給說到這個份上了,李牧羊再躲躲閃閃也不合時宜。

於是,他一臉誠肯的看向孔離,說道:「我聽說孔師這裡有一本《降龍伏虎咒》精妙絕綸,悟此經可以降龍伏虎。孔師也知道,我主修的是屠龍專業,打小的夢想就是長大之後能夠屠得真龍——所以,我想懇求孔師將此書借我一閱,助弟子完成夢想。弟子感激不荊」

孔離盯著李牧羊,表情木然,出聲問道:「你怎麼知道我有本《降龍伏虎咒》?」

「此書天下聞名,這不是人人皆知的事情嘛。」李牧羊笑著說道。

「此書入手時間極短,是我前些日從一位長輩手裡求來的,也只有星空學院裡面數名同僚知曉——是夏侯淺白告訴你的?還是羊小虎?」孔離不是白痴,自然不會被李牧羊三言兩語給打發了。

「弟子不敢說。」李牧羊低頭說道。

「那一定是夏侯淺白了。」孔離冷笑連連,說道:「他送了本《通玄真經》,所以就把主意打到我的《降龍伏虎咒》上面去了。是也不是?」

「嘿嘿——」李牧羊一臉憨厚的傻笑。

他確實是從夏候淺白那裡知曉《降龍伏虎咒》的存在的,孔離欲強行收徒的這種『暴行』出來之後,李牧羊自然要去夏侯師那裡訴委屈搬救兵。心裡想著,反正這件事情也瞞不住,與其事後被夏侯淺白知道,不如自己主動過去向他說個明白。

沒想到夏侯淺白非常開明,只是淡淡的說道:「我早知會有今日,只是沒想到孔離的速度會這麼慢——不過他一直都是這種慢性子。相處久了你就會明白了。年紀大的人,跟不上節奏。」

李牧羊趕緊跪在地上拍著胸口表達忠心說我李牧羊也是有骨氣有節操的男人我既然已經拜在夏候師的名下那就生是夏侯師的人死是夏候師的死人一心一意絕無二心即使孔離神通強大背景通天以後會時不時的給自己穿小鞋自己也要肯定堅定一定的要把他給拒絕了——

夏侯淺白淡淡的瞥了李牧羊一眼,說道:「不用做,你也做不到。」

李牧羊就有種一劍穿心的感覺,他覺得自己進入了星空學院后動不動就被人侮辱。

這些人讓他找回了童年時的熟悉感覺。

「《降龍伏虎咒》不錯,可以找他借來看看。」夏侯淺白毫不顧忌李牧羊的受傷情緒,出聲說道。

「要還嗎?」李牧羊問道。

「不用。」夏侯淺白說道。

「我聽師父的。」李牧羊很是謙遜的點頭。

於是,師徒倆就把《降龍伏虎咒》的歸屬給決定下來了。

李牧羊知道孔離和夏侯淺白是針尖對麥芒,這個時候還是不要再幫他們其中任何一人說話為妙。

不然的話,有可能會竹籃子打水一場空,自己什麼都得不到。

孔離沉吟片刻,說道:「《降龍伏虎咒》是佛門經典,裡面蘊涵著大威能大神通,悟得此咒之後,有降龍伏虎傲絕天下的資本。」

「謝師父贈書。」李牧羊深躬道謝。

「誰說要贈與你了?」

李牧羊愣了一下,然後面色坦然說道:「夏侯師也說過,《降龍伏虎咒》是佛門重寶,輕易不借與外人。孔師不贈也是理所當然。弟子完全可以理解。」

「夏侯淺白——」孔離眼神陰冷,說道:「你們倆這是在給我下套呢?」

「弟子不敢。」李牧羊趕緊道歉,說道:「弟子只是重複了夏侯師的原話。他也對孔師的行為表示理解。」

「掀開你剛才跪坐的蒲團。」孔離說道。

「是,孔師。」李牧羊強忍住內心的激動,跪下去將地上的蒲團翻開。蒲團下面擺放著一本顏色泛黃的古本,正是那本被夏侯師特別提起的《降龍伏虎咒》。

「孔師——」李牧羊看著那本古書『發獃』,一幅『難以置信』的模樣。

孔離擺了擺手,說道:「行了行了,你就別演了。大家都是聰明人,你想要,我願給。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李牧羊俊臉微紅,不好意思的說道:「孔師智慧似海,什麼事情都瞞不過你的法眼。」

「不過,我要告訴你的是,這本書本來就是我要贈送與你的。並不是因為某些人的圈套或者挑撥——李牧羊,我是因為看重你,愛護你,所以才將此書贈送與你。對了,你收的《通玄真經》是手抄本吧?」

「是夏侯師親手抄寫。」

「哦,這本《降龍伏虎咒》是原本,善德羅漢親手譽寫。」孔離雲淡風輕的說道。

「——」

「原本佛門只有十八羅漢,善德羅漢被稱為佛門第十九羅漢。數萬年來,能夠被封為羅漢的,也只有善德大師一人而已。『不渡眾生只渡一人,人人皆可成羅漢』。每個人都做好了自己,每個人都能夠成為羅漢。善德大師覺得渡別人太難、太苦、太不公平,只要讓自己保持善心德心,那麼世間萬事萬物皆可和睦相處。哪裡還有權斗紛爭?」

「善德羅漢不僅僅佛法精湛,而且神通廣大,可單手擒龍,拳打猛虎。可稱之為億萬佛門弟子之中的第一人。這《降龍伏虎咒》是他擒龍時所用,後來又親自將咒語記錄下來成就此書——」

李牧羊看著那本薄薄的小冊子,說道:「師父,這禮物太貴重了——」

「自然貴重了。所以我才將其贈送給你。」孔離笑著說道。「佛門經典三千,功法萬萬。我早就和你說過,只要你入我佛門,就有無數的經典法決供你學習修行——只是你受了那羊小虎的蒙蔽,跑去學了個狗屁不通的屠龍。這個世界上哪裡還有龍可屠?」

李牧羊太喜歡這種觀點了,連連點頭稱是,說道:「這個世界上確實是沒有龍了。」

「不過,羊小虎的能力還是不錯的。一般能夠讀書悟道的人,能力都是很厲害的——這些人都很變態。譬如那個李秋白還有杜若甫,武人完全被他們壓制,整個時代都屬於他們倆人而已。你跟著羊小虎好好學習,也能夠學到一些不錯的東西。」

「是。弟子一定會努力,不辜負孔師厚望。」

孔離點了點頭,說道:「這《降龍伏虎咒》就贈送與你,你拿回去好生的學習參考。一夕頓悟,或許就可以成就星空強者之名。」

「是。」李牧羊再次恭敬稱是。

孔離端起面前的茶杯,李牧羊知趣的趕緊起身告辭。

「你急什麼?」孔離不滿的說道。

「我以為師父這是要端茶送客——」李牧羊一臉憨厚的笑著,很是靦腆的模樣。

「我是要告訴你說了太多話,你得去給我添茶加水了——」孔離說道。「我連《降龍伏虎咒》都送出去了,你這做徒弟的還沒給師父敬上一杯熱茶,這像話嗎?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孔離求著要做你的師父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