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逆鱗 第兩百四十章、孔離送禮!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 「進來吧。」梵音停止,孔離的聲音傳了過來。 李牧羊進去之時,孔離正坐在蒲團上面打坐喝茶。 孔離放下茶杯,示意李牧羊坐在對面的蒲團之上,說道:「正是晚課時間,一日都不敢懈擔」 ...

第兩百四十章、孔離送禮!

陸行空握著手裡那薄如蟬翼的紙張,凝神看著天上的游雲久久的沉默不語。

良久,才出聲問道:「怎麼聯繫?」

老管家聽到主人心有所動,笑著說道:「契機小姐不是也在星空學院嗎?她和牧羊少爺是同學。要不,讓契機小姐和他先聯絡聯絡感情?」

陸行空將手裡的書信摺疊起來收進懷裡,看著老管家說道:「難道你不覺得奇怪嗎?」

「什麼奇怪?」

「契機之前並沒有去星空學院的打算,她一直想去的是西風大學——我還就這個問題詢問過他。但是,當李牧羊要入星空學院的信息傳出來后,她突然間就改變了主意。」陸行空一臉深思的模樣,說道:「她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老管家跟著笑了起來,說道:「難道契機小姐知道當年的秘莘?這根本就不可能。我想,肯定是因為身邊的朋友也都選擇了星空學院,所以她才跟著過去了。楚潯小王爺不也去了星空學院嗎?」

陸行空看著老管家,說道:「你是懷疑契機是為了楚潯才妊г海俊

「老爺,你一心忙於政務,不了解這些年輕人的心思。她們正處於這樣的懵懂年紀,而且又每日在一起學習修行,產生深厚感情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福王名義上節制監察司,是許達的直管上司。許達在監察司裡面處境艱難,雖然說掌控中樞核心,直接為帝王提供服務。但是帝王不信任他,甚至入職多日還從來都沒有召見過他。上面敵對、同僚排斥,下面的辦事者又狡猾敷衍不肯用命。許達將軍若是想要掌控局面,有所作為,怕是一時半會兒難以做到。需要另想破局之策。」

老管家出聲安慰,說道:「老爺,你看看你,都是你擔心不完的事情。既然你把許達將軍放進了監察司,那就是龍潭虎穴他也得打起精神朝前沖。難了累了,就要打退堂鼓了?再說,許達將軍是你一手帶起來的,大小陣仗廝殺無數。在戰場上面提刀和人正面廝殺,出刀見血,那個時候他都沒有畏懼過。就這麼一點兒小小的困難磨難,他就處理不來?」

「戰場險惡,朝局惡於戰場百倍。」陸行空輕輕嘆息,說道:「戰場上面只需要悍不畏死的往前沖就行了,因為你根本就不用擔心你的後背。後面都是你可以生死相依的兄弟。但是朝局之上得看著前面,防備後面,左邊右邊也得小心謹慎。稍不留神就會被人給吞得骨頭渣子都不剩了。那些人是殺人不見血埃」

「不過你說的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相信許達將軍一定能夠衝破牢籠,為國為民獻策獻力。」

「契機和福王家的小子交好,這會不會有什麼影響?」老管家出聲說道。「或許,這也是破局之極?」

陸行空搖頭,說道:「福王一直以閑散王爺自居,喝酒聽戲、走狗鬥雞,現在卻被君上給安排這樣一個重職在身,怕是不好相與,也會有一些自己的想法——」

「老爺的意思是?」老管家滿臉詫異的看著陸行空,沉聲問道。

「福王是有福之人。」陸行空笑著說道:「能夠被賜予『福』字的人,又怎麼會是簡單之人?」

老管家眼裡的驚駭未散,躬身說道:「我會注意讓人收集這一塊的信息。」

陸行空點了點頭,說道:「有備無患。」

「老爺,那和小少爺聯繫的事情?」

「罷了。」陸行空擺了擺手,說道:「契機性子寡淡,而且又眼高於頂,驕傲難近。如果讓契機主動去和那小子接近,怕是得不償失,感情沒拉攏好,倒是把關係給破壞了。」

「且就順其自然吧。那小子生為陸家之子,不管在哪裡都是我陸家的血脈。崔家之事就是最好的明證,倘若不是他在赴學路上一刀斬了崔照人,怕是許達將軍現在已經凶多吉少,我們陸家也要跟著遭遇大難——上面那位和崔家聯手布局,而且出手兇狠,行動果斷。牽一髮而動全身。實在是危險之至。」

「他連陸家是誰都不知道,就已經救了我陸氏一族。難道說這不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如果我們現在主動和他聯繫,倒是招惹有心人的注意。對雙方都不好,不聯絡也罷。」

「是,老爺。」管家笑著答應,說道:「就怕老爺念得慌。」

陸行空拍拍懷裡的那封信件所在的位置,說道:「就當已經聯絡過了。」

「我會讓人把牧羊小少爺的近況一一報來。」

陸行空倒是沒有拒絕,說道:「李岩羅琦夫妻還好吧?」

老管家一愣,瞬間明白了主人的心思,回答著說道:「有夫人照顧,自然是衣食無憂的。」

「嗯,還有那個小姑娘——李思念,據說是一個聰明伶俐的孩子。陸天語沒少在她面前吃癟?」

「天語少爺的性子您是知道的,看起來人畜無害,但是捅起刀子的時候乾淨利落的緊。前段時間一直想著要欺負那個姑娘,沒想到那個姑娘是他的升級版,可是在她手裡吃了不少虧——據說天語少爺現在看到她都是躲著走。比害怕契機小姐更甚一些。」

陸天行哈哈大笑,說道:「民間出人才。只有和生活真正的接觸,在市井間摸爬滾打多年,才能夠真正的做到隨機應變四字——這個小姑娘很有意思,我倒是要見一見了。」

老管家點了點頭,說道:「是挺有意思的。這才沒來幾天,府里大大小小的人都喜歡她,不少人還專門跑過去找她聊天。誰見到她都要叫她一句思念小姐,可沒有人會把她當作傭人的孩子——」

陸行空點了點頭,說道:「如此甚好。就不要再讓這姑娘受委屈了。」

「是。老爺。」管家答應著說道——

心苑,孔離居住的小院。

因為夏侯淺白居住的地方叫做『葯廬』,所以孔離也不甘示弱,讓人在門口定製了一塊牌匾,親自提筆寫就:心苑兩字。

先不說誰是星空第一名師,或者星空第一美男子,至少在逼格上面不能弱於對方。不然的話,以後哪裡還有臉出去見人?

李牧羊站在心苑門口,發現院門敞開,院子裡面香煙繚繞,有輕聲吟唱的梵音響徹耳際,讓人瞬間心思純凈,舒服之極。

「這就是佛門經法的力量。」李牧羊在心裡想道。「自古以來,佛道爭鋒。佛門道家湧現了無數的天才人物,也造就了無數的星空強者。可以說,佛門道家是修行世界兩座不可攀越的高峰,是世間最強大的存在。就連那發展迅速的長白劍派以及擴張兇猛的各國劍館,在他們面前也只是後進晚輩,不可相提並論。」

「佛家雙修是很辛苦,但是,只要自己能夠堅持下去,不畏艱辛,掌握了他們的強大力量。以後——誰他媽的還想來屠龍?誰他媽的還敢來殺死自己?」

這樣想著,李牧羊的神態就更加謙卑有禮了,他站在院子裡面,輕聲喚道:「孔師在嗎?」

「進來吧。」梵音停止,孔離的聲音傳了過來。

李牧羊進去之時,孔離正坐在蒲團上面打坐喝茶。

孔離放下茶杯,示意李牧羊坐在對面的蒲團之上,說道:「正是晚課時間,一日都不敢懈擔」

「非常之人才能夠成就非凡之功業。孔師能夠有今日之成就,不僅僅是依靠世間罕有的天賦,也和勤奮苦修是分不開的。」

「這倒是句實話。」孔離點頭稱讚,說道:「世人皆將天賦體格放在第一位,但是這個世界上真正有天賦的人還少嗎?又有多少人能夠保持本心衝出重圍的?有天賦固然可喜,但是能夠數十年堅持如一日的去做一件事情,不鬆懈,不取巧,根基牢固,佛法精深。也照樣可以照耀星空,成就那無上威名。」

李牧羊躬身受教,沉聲說道:「學生受教了。」

孔離抬手示意李牧羊起身,說道:「那件事情,你考慮的怎麼樣了?你有心想要佛道雙修,我也確實有意收你為弟子。但是,這種事情講究緣分,也講究彼此心意相通。一點也勉強不得。」

李牧羊再次叩拜,朗聲說道:「李牧羊願意拜在孔師門下,終身隨侍左右,日日能夠向師父請益。」

孔離點了點頭,說道:「那好,我就暫時收你為記名弟子,等到閑暇之時你隨我去大禪寺,那個時候我們再正式定下師徒名份,行拜師大禮——我們佛門比較正統,不像某些人那麼隨隨便便糊裡糊塗就把人給收了。」

「——謝孔師。」李牧羊再次道謝。

孔離點了點頭,說道:「俗禮可免。我們還是談點實際性的問題吧。」

孔離眼神灼灼的盯著李牧羊,低聲問道:「你想要什麼入門禮?」

「——」手機用戶請訪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