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兩百三十七章、一縷春風!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面上的平靜,一幅我就知道你們會如此崇拜我的淡然模樣,心情卻是激蕩不已。 「我畫的畫——竟然這麼厲害?」李牧羊簡直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看來我果然是個天才。」 他已經把那頭老龍忘記...

? 第兩百三十七章、一縷春風!

這一幕實在是太過荒謬太過駭人聳聞了!

從小就是天才少年,成名已久,被譽為『書畫雙壁』的顧荒蕪痛飲烈酒吆喝著自己技不如人——這到底玩得是哪一出啊?

李牧羊不會是顧荒蕪的私生子吧?不然的話,他怎麼會不惜這樣的自降身份跑去稱讚吹捧對方?

要知道,這件事情要是傳出去之後,李牧羊可能一朝揚名神州,他就是閉著眼睛畫一幅《小雞啄米圖》也會被無數人重金瘋搶。

一定是這樣的,早就聽說顧荒蕪好書法好丹青好詩好酒好美人,這個李牧羊長得倒也是一表人才,證明他的母親也是一個難得一見的大美人。說不定是顧荒蕪跑到哪個小城去寫生時遇到了一個良家女子,然後成就好事,珠胎暗結,多年以後那個女子將養大的兒子送來與他相認,他也不要臉面的跑來為自己的私生子揚名——藝術家不都好色嗎?

這是一個局!

他們所經歷的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西風公主主動挑釁是假的,顧荒蕪提議文比也是假的,楚寧技法超人是假的,李牧羊出手超神也是假的——全都是假的,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襯托李牧羊的優秀和偉大。

楚寧的優秀是為了襯托李牧羊的更加優秀,楚寧的珠玉在前是為了襯托李牧羊的神跡現世。

你看看顧荒蕪的狂妄表情,你看看他的浮誇演技,哎喲,他還在笑——雖然笑得很含蓄,但是仍然被我發現了他隱藏在心底的秘密。

現在的他一定很為自己的布局能力驕傲不已吧?

「顧師——」最先反應過來的還是楚寧,她的臉色蒼白,眼裡的震驚還沒有完全消散。看著顧荒蕪說道:「顧師,你說的都是真的?那個李牧羊——他的畫有那麼厲害嗎?」

「咦?」旁觀者的眼裡都打起了一個大大的問話。「他們不是一夥的嗎?為什麼楚寧突然間出聲質問顧荒蕪?對了,為了劇情的需要。楚寧這麼一質疑,不是讓這個故事更加逼真了嗎?最好還有眼淚戲,西風公主被一個一文不名的布衣少衣給比下去而委屈大哭——那就不會再有人懷疑這是一場設計好的大戲了。一定是這樣。」

顧荒蕪又灌了一口烈酒,醉眼朦朧的看著楚寧,喝道:「難道你還以為為師欺騙你不成?」

「學生不敢。」楚寧趕忙道歉,說道:「只是,學生實在看不出這幅畫作有什麼好。」

楚寧指了指周圍的學生,說道:「我想大家同樣心有疑惑。」

「是啊顧師,我們都覺得李牧羊的畫作粗糙拙劣,不堪入目。和楚寧的畫相比實在是相差甚遠。為何顧師會給他那麼高的評價呢?」

「學生愚鈍,還請顧師指點迷津——」——

眾多學生同時出口,要求顧荒蕪給他們一個解釋,一個理由。

他們不在乎李牧羊超越了楚寧,贏了這次的賭局。他們在乎的是就連名滿天下的顧師都開口自嘆不如,這實在是太讓人震驚難以接受了。

只要千度眼神閃亮的看著李牧羊,嘴角帶著輕淺瞭然的笑意。

兩人眼神對視時,她也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並不多問些什麼。

林滄海將兩人的神情看在眼底,心裡暗自鬱悶不已。

「這兩個人一定有故事。」林滄海在心裡想道。

顧荒蕪飲了口酒,走到擺著《春光乍泄》的畫案面前,說道:「我剛才為你們講術過畫者十境,那你們知道,李牧羊畫得這幅《春光乍泄》在第幾境嗎?」

眾人搖頭。

有很多學生都不知道顧荒蕪所說的畫者十境指的是哪十境,又怎麼可能知道李牧羊到了哪一境?

「簡約之境。」顧荒蕪朗聲說道。「我們作畫,總是喜歡用繁瑣的線條和濃重的墨彩。我們總是覺得,用得筆畫越多,用的墨汁越濃,就越是能夠表達我們所想要表現出來的情趣意境,所描繪出來的人或者景物也格外的生動——」

顧荒蕪走到楚寧的畫案面前,指著她剛才所作的《童子爭春圖》,出聲說道:「就拿這一幅畫來舉例,楚寧用了繁瑣之極的鐵線描法,重重疊疊,密不透風。當然,這樣的效果就是形象完美,每一個細節都可圈可點。」

「丹青之道,要先做加法,再做減法。能夠認識、掌握繁複的東西,才能夠更加清晰的將其表達呈現出來。這也是我剛才要求楚寧多觀察童子,觀察你所描繪的人或者景物的原因。因為只有你進入了他的內心,才能夠將它們的精氣神給展現出來。」

「可是,當你的水準到了一定的境界時,就要盡量省略,留下的寥寥數筆,足以抵得過滿紙筆墨,甚至比滿紙筆墨的容量更大,因為有許多含義盡在不言中、盡在畫面之外。」

「這《春光乍現》不見一棵桃樹,但是卻見到溪水裡面有落英繽紛。我們不由得產生這樣的聯想,就連溪水裡面都有這麼多的落花,那溪岸邊的桃花得繁榮盛開到什麼樣的地步啊?不要畫出來,不能畫出來。畫出來就有了尾巴,多了瑕疵。因為世間萬物都有瑕疵,但是人的想象力是沒有瑕疵的。是接近於無限完美的。」

「還有那古老的桃樹樹根,證明這是一棵巨大的桃樹。它存活百年千年,到底經歷了什麼樣的風吹雨打世事變遷?可是,直到現在它仍然結結實實的立在那裡,讓人的心中不由得感嘆生命的強大——」

「那條狗也是畫得極妙,醜陋又真實。它吃飽喝足了坐在那裡打鈍,就連蝴蝶停留在它的筆尖也無動於衷——狗亦如此,它的主人又是什麼樣子呢?是人類還是仙人?」

「——」

眾人啞口無言。

聽顧荒蕪這麼一解釋,好像還真是那麼一回事。

可是,這幅畫當真就那麼玄奇嗎?

他們放下第一眼的成見,上前細細的打量品味,越看越是入神,越品越是著迷。有不少人甚至都能夠將自己代入畫中,成為那桃園之中的主人。

李牧羊努力的保持面上的平靜,一幅我就知道你們會如此崇拜我的淡然模樣,心情卻是激蕩不已。

「我畫的畫——竟然這麼厲害?」李牧羊簡直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看來我果然是個天才。」

他已經把那頭老龍忘記了,將所有的功勞都佔為已有。

「最妙的是這整體的布局,即有簡約鐫永之美,又有放逐心靈的禪意。如此佳畫,卻出自一個初次作畫的少年人手裡,如此天才人物,怎麼能不讓人羨慕妒忌?先祖顧三絕深受謝安看重,以為蒼生以來未之有。今日我將此話送與李牧羊,以為蒼生以來未之有。」

「——」

全場鴉雀無聲。

所有人都被顧荒蕪的話給震驚了。

只不過馬馬虎虎的畫了一幅畫而已,名滿天下的顧荒蕪卻稱其為『以為蒼生以來未之有』。也就是說,在這個李牧羊出世之前,整個世界還沒有出現過像李牧羊這樣的優秀人物。

那些天才畫家,那些留名青史的英傑,他們聽了會作何感想?

李牧羊大為感動,心想難怪顧荒蕪能夠成為一代名家,受整個神州人士所景仰。就憑他的胸懷氣度、就憑他看人識人的眼光和品味,就憑他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的道德情操,他就理應佔據這樣崇高的位置。

李牧羊有點兒後悔,覺得自己剛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怎麼能懷疑顧師被西風皇室收買呢?這簡直是對顧師的玷污和侮辱。

李牧羊走了過來,對著顧荒蕪深深的鞠躬,說道:「感謝顧師看重,顧師的大恩大德——」

李牧羊的話還沒有說完,就已經被顧荒蕪給拉了起來,說道:「不可行此大禮。你是畫聖轉世,會讓人折壽。」

「——」

顧荒蕪伸手執著李牧羊的手臂,拉著他來到畫案之前,指著那幅《春光乍泄》說道:「見此佳作,心情舒暢,當浮一大白。」

他又提著酒葫蘆灌了一大口酒,高聲說道:「今日見牧羊欣喜,就送給你一份禮物吧。」

他掃視全場學生,說道:「我知道你們仍對此畫心存疑惑,現在我就讓你們看看這幅《春光乍泄》是如何名符其實的泄了一池春光——」

他手提畫筆,說道:「李牧羊天賦極佳,但是細節能力稍弱。萬事俱備,只欠一縷春風——現在,我便送與李牧羊一縷春風。」

提筆在畫卷之上虛晃幾下,就有縷縷清風吹拂而出。

只見畫卷之中,片片桃花隨風飄落,溪水之中浮現更多的落紅。

大狗的毛髮被風吹拂,蝴蝶揮動著翅膀翩翩起舞。

桃花塢里,正是深秋。

受那種春風的感染,那光禿禿的桃樹枝上發出了嫩芽,綠葉越長越大,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繁密起來。樹枝上面開出細小的苞蕾,花苞綻放。

緋紅遍野,花香滿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