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歷史軍事

逆鱗 第兩百三十四章、畫者十境!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們顧師的先祖輩,時人稱之為三絕:畫絕、文絕和痴絕——楚寧深得顧氏鐵線描風韻,顧師心裡怕是也要加分——」 「西風公主名不虛傳,怕是已經提前鎖定戰局了——」—— 顧荒蕪同樣站在旁邊欣賞楚寧...

第兩百三十四章、畫者十境!

李牧羊笑眯眯的看著楚寧,說道:「真是為難埃要是找了一個公主做奴僕,我到底是要讓她給我洗衣做飯還是按摩揉肩呢?要不讓她去給我跳一個脫衣舞也行——不過我聽說公主都是四體不勤五穀不分,怕是什麼事情都做不了吧?這麼說來,我可是虧大了。」

「李牧羊——」楚寧的腦袋湊到李牧羊的面前,臉上帶著和煦迷人的笑意,說出來的話卻殺意凜然。「我一定會殺了你。」

「想殺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幾?」李牧羊也跟著笑,只是心中的戾氣卻在迅速的上升。

不知道怎麼回事兒,他現在很是討厭別人盛氣凌人的跟他講話,更討厭別人動不動就把殺啊死啊之類的字眼掛在嘴邊。

他總覺得自己才是最驕傲尊貴的存在,是強大無敵的龍王,這些渺小的人類竟然敢用這樣的語氣和自己講話——

李牧羊趕緊收拾心神。

真是糟糕的體驗啊,他現在動不動就把自己代入成為龍王,容易受那位老人家睥睨天下老子天下第一你們誰都不被我放在眼裡的臭屁性格所影響。就連面對西風公主時也難以收斂起這種讓人看起來很白痴的霸氣,繼而說出一些很不得體和惹人生氣的諢話出來。

都是龍王的錯!

「以後你就會知道了——」楚寧拍拍李牧羊的肩膀,笑著說道:「我是老幾。」

「老三?」

楚寧不再和李牧羊爭口舌之利,而是走到畫案之前,提起一支萱州筆,沾足墨汁,開始畫自己心目中的畫作。

在剛才和李牧羊說話爭執的過程中,她的心中就已經打好了腹稿。

學畫多年,也不知道畫過多少回桃花。每到春天桃花盛開的季節,她就會組織天都的一些王卿貴族家的子女去郊外桃園踏青飲酒作畫。無論是實景勘察還是動手畫畫她都極有經驗。

她只需要把自己之前畫過最好的一幅當著眾人的面臨慕一遍,定然可以折服李牧羊這個沒有見過什麼世面的土包子。

楚寧此番臨慕的是之前作過的一幅《童子爭春圖》,那是一次遊園會上的獲獎作品,並且得到天都多位國手名師的點評和稱讚。按照那些宮廷畫師的意見,在原有基礎上進行一些小小的修改。

隨著楚寧的手臂揮動,筆墨渲染,潔白的萱紙之上開始出現了大片大片的粉色桃園。那桃花妖艷熾烈,鋪滿宣紙的邊角,讓人有種這桃園無邊無際一眼看不到盡頭的宏大遼闊感覺。

桃花樹下,三五成群的少年少女正在嘻戲玩鬧。最引人矚目的是,一個雪白#粉嫩的童子手裡握著剛剛採摘的桃花朝著人群跑來,另有兩個童子在後面揮舞著花枝追趕——

因為胸有成竹,所以楚寧畫畫極快,用筆極密。一會兒的功夫,她面前的萱紙之上就已經被那景色人物給填滿。

這是楚寧故意為之。

她不僅僅要比李牧羊畫的好,而且要比李牧羊畫的快。

她要以碾壓姿態將李牧羊給擊敗,讓他沒有任何的還手餘地。

在楚寧落筆如雨的時候,李牧羊還在構思。

他在畫案前走來走去,鋪開的萱紙上面還雪白一片,沒有落下一點墨跡。

「王姐,李牧羊會不會根本就不知道怎麼落筆?」林滄海看著李牧羊凝神苦想的模樣,不由得有些擔心。

千度搖頭,說道:「牧羊同學雖然言語犀利浮誇,但是為人處事極有章法。既然他願意接受別人的挑戰,證明他心裡已經預見了各種可能性。或許他正在構思作品的主題意境。」

林滄海咧開嘴巴笑了起來,說道:「你倒是信任他。」

「他確實值得信任。」千度說道。

「總是感覺你們倆之間藏著什麼故事。就好像以前認識過一般。」林滄海用極其細小的聲音說道。

千度笑笑,並不接話。

楚寧的作品即將完成,李牧羊那邊還沒有落筆。所以,幾乎半個畫院的學子都聚攏到了楚寧的畫案旁邊。

李牧羊身邊門可羅雀,偶有人將視線投放過去,發現李牧羊還在那邊走來走去,一幅我沒有靈感的憋屎模樣,然後就很快的把視線收回,專心欣賞西風公主楚寧的大作。

畢竟,美女總是要更受歡迎一些。任何地方都是如此。

「用筆繁瑣,用線緊勁連綿這是顧三絕的鐵線描畫法——」

「顧三絕是我們顧師的先祖輩,時人稱之為三絕:畫絕、文絕和痴絕——楚寧深得顧氏鐵線描風韻,顧師心裡怕是也要加分——」

「西風公主名不虛傳,怕是已經提前鎖定戰局了——」——

顧荒蕪同樣站在旁邊欣賞楚寧作畫,每看到精彩處都會提起葫蘆灌一口酒。

一幅畫還沒有看完,一葫蘆酒倒是先喝了個精光。

「顧師,你看楚寧作品如何?」宋停雲出聲問道。他一直守在顧荒蕪旁邊,看到顧荒蕪不停的喝酒,便知道他喜歡楚寧的畫作。為了幫楚寧揚名,也讓眾人知曉楚寧在顧師心目中的地位,所以他才主動出口詢問。

要是顧師再當眾誇獎楚寧幾句,那楚寧立即就聲名遠揚,立即成為年輕一輩的佼佼者。

「不錯。」顧荒蕪出聲說道。

宋停雲心中有些著急,僅僅是一個『不錯』的話實在太敷衍了些,他需要顧荒蕪確切的誇獎詞語。那樣的話,才容易編撰故事將這件事情傳播出去。

「學生愚鈍,看不出優劣。敢請顧師為我們指點迷津。」宋停雲再次出聲問道。

顧荒蕪又灌了自己一口烈酒,倒也不吝嗇稱讚之詞,說道:「用筆如春蠶吐絲,春雲浮空,流水行地,自然流暢。」

顧荒蕪又指了指那幾個互相追逐的孩童,說道:「景好畫,意難求。此幅的精華就在那幾個互相追逐的孩童身上,他們手裡的數枝桃花比那滿園的桃花更加生動活現,也更能夠代表百花盛開的春天——畫龍點睛,落葉知秋。此畫甚妙。」

「原來如此。」宋停雲的視線順著顧荒蕪的手指看了過去,連連點頭說道:「之前看不明白,聽了顧師的點撥之後,再看那數名孩童竟然有栩栩如生的感覺。可愛活潑,躍然紙上。」

宋停雲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用筆如春蠶吐絲,春雲浮空,流水行地,自然流暢』,就憑這幾個詞語的點評,楚寧就已經擠身神州一流畫師的行列。

他在心裡琢磨著,要讓宋家人把這件事情給傳播出去。宋家人帝國文庫之稱,府里人才濟濟。讓他們將今日的比拼編排成精彩刺激的故事,楚寧立即就可以名揚整個帝國。那樣的話,楚寧心裡一定會很感激自己吧?就是西風皇室也樂見自己的公主成為讓人仰慕的大畫師。

「觀畫要用眼看,用心去品。但是,當你看得多了之後,就看第一眼的感覺。看第一眼的氣象、意境、格調。畫者十境,第一境為虛幻之境。眼前的人或者桃花,都有半虛半實的一面。虛虛實實,虛實相間。虛處如何處理,實處如何呈現。處理好了這個,作品才能夠真正的進入品級。有此境者,神州無數。」

「第二境為畫外之境。一幅好的作品不僅僅能夠體現畫卷所呈現出來的景象,而且還能夠讓人浮想翩翩,影響深遠。畫內之境可描,畫外之意難尋。入此境者,神州過千人矣。」

「第三境為拙丑之境。美與丑,巧與拙,如何界定?老子說『大巧若拙』。有些美是丑,有些丑是美。過巧成拙,大拙是巧。入此境者,神州不足百人。」

「畫者第四境為寂寞之境,水不流,花不開。春風不吹,冬雪不融。整個世界一片死寂。此情此景,最能讓人傷感。入此境者,神州不過數十人。」

聽到顧荒蕪在點評楚寧的畫作以及講述畫者十境,無數學子都圍攏了過來,認真傾聽,還有人拿出紙筆做起筆記。

就連李牧羊唯二的兩個鐵杆支持者千度和林滄海也被顧荒蕪的講述給吸引,他們拋棄了李牧羊,朝著人群這邊圍攏而來。想要聽聽顧大師所言的畫者十境都是哪十境。

顧荒蕪講完寂寞之境后,就像是相當寂寞似的提起葫蘆開始灌酒。

「顧師,第五境是什麼?」有人著急的問道。

「第五境為蕭散之境。曾鞏詩云:我亦本蕭散,至此更怡然。當作瀟洒自然解。而作為美學概念的『蕭散』,指的是精神上無拘無束,氛圍上蕭瑟清逸、散淡疏朗,超越一切秩序。以蕭散著稱的詩人有陶淵明、孟浩然、王維、韋應物等名傳千古的大家。畫家也有倪雲林、黃公望、董其昌等國師。他們悠遊山林,自由喜樂。他們自稱為山人,我更願意稱他們為仙人。」

「都是讓人仰慕的人物。」有人感嘆著說道。

「我的畫作好了。」李牧羊激饋

轉身過來時,卻發現身邊空無一人。手機用戶請訪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