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歷史軍事

逆鱗 第兩百二十九章、懦弱無恥!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他們不知道生命是極其寶貴的嗎?」 李牧羊搖頭,說道:「不打。」 「怎麼?怕了?」宋停雲眼神微凜,嘴角帶著一抹寒意。 「名額用光了。」李牧羊說道。「我每年只比一場,只接受一個對手...

? 第兩百二十九章、懦弱無恥!

李牧羊覺得自己的命好苦哇!

求學路上莫名其妙的做了崔家崔照人被人瘋狂追殺,幸好有胖子公輸垣一路保護,自己才能夠安全的來到無名山山腳。在學校里也沒享受過幾天安穩的日子,現在又把西風帝國的公主給得罪了——

崔家想要報復自己,還有陸家在前面幫忙扛著。畢竟,他們是同一個層面的對手。

要是連西風皇帝也要對自己出手,陸家還能夠扛得住嗎?

李牧羊的心中有一個大大的問話。

前面的惡狼還沒有趕走,屁股後面又跟來了一頭猛虎,李牧羊真是倒霉透頂,覺得這個世界上沒有比他更加可憐的人了。

他又沒招誰惹誰的,為什麼每個人都要跟他過不去呢?

李牧羊的臉色陰睛不定,然後猛然轉身拉著林滄海,小聲問道:「她真的是西風公主?」

「應該不會假。」林滄海並沒有給他一個舒心的答案,也同樣低聲說道:「星空學院對各國王室有關照,每年會有二十個生員名額給他們培養皇族裡面的優秀子弟。當然,這樣的特權事件在任何地方都會存在,星空學院也不例外——」

「據我所知,各國王室都會將皇子公主送來學習。一方面,星空學院確實可以培養人才,這些人回去能夠鞏固他們的統治。另外,他們把這些皇子公主送過來,一方面可以籠絡各國的人才精英,提前和這些人混個臉熟。第三點,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可以和星空學院打好關係,以後各國出現什麼事故時,也能夠請星空學院出手幫忙——」

林滄海打量了一番楚寧,說道:「普通學子是不會說自己是西風公主的,這是忤逆大罪,大家都不敢亂來。既然她敢當眾喊出自己是西風公主,那就證明她確實是西風公主——旁邊那個小白臉看起來不傻,他也不敢胡亂說話。」

李牧羊看著林滄海可愛的小臉,心想,你的臉比人家還白,怎麼好意思說人家是小白臉?

他抓緊林滄海的手臂,說道:「你的意思是說,這件事情假不了了?」

「假不了。」

「那我怎麼辦?」

「如果我是你的話,我會立即道歉——」林滄海說道:「假如道歉有用的話。」

「——」

「大丈夫能屈能伸。」李牧羊對自己說道。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李牧羊這樣安慰自己。

「好男不跟女斗。」李牧羊想要說服自己。「這不是退讓,而是為了更好的保護家人而選擇的策略。」

李牧羊深深的呼出一口濁氣,然後走到宋停雲面前,笑著說道:「你剛才說我出言不遜,我幾時出言不遜了?」

「還要抵賴?」宋停雲知道李牧羊已經心虛,心裡越發的看不起這個傢伙。真是不明白崔小心怎麼會和這樣沒骨頭的傢伙走那麼近,這一點兒也不符合她小心謹慎的性格。「你剛才當眾說出來的話,難道現在不敢承認了嗎?」

「如果你記得,你不妨大聲的說出來——男子漢大丈夫,敢做敢當。只要是我說出來的,我絕對不會抵賴。」

「你說——」宋停雲看了楚寧一眼,說道:「你說『我可沒有千里之外取人貞操的能力』——這句話難道不是你說的嗎?」

「是我說的。」李牧羊毫不猶豫的就應承下來。沒有任何的抗拒和反駁。

「你還有什麼話要說?」

「我沒說錯埃」李牧羊笑著說道:「我說我可沒有千里之外取人貞操的能力,所以,我是不可能對公主怎麼怎麼樣的。公主仍然是清白之身,名聲也不會有任何的損害。這怎麼就是出言不遜了呢?這怎麼就是污人清白了呢?我只不過是說出一個事實而已埃難道你有這樣的能力?」

「李牧羊,你——」宋停雲一時語塞,竟然被李牧羊給噎得不知道如何反駁才好。他出身在西風帝國的書香世家,整個家族就是西風帝國的文庫,是這個帝國的精神和文明基石。西風王室數位君王都是娶得宋家的女子,可以說,宋家是西風楚氏的鐵杆支持者和西風帝國的利益共享者。這樣一個位高權重貴不可言的家族子弟,面對李牧羊這種街頭混混般的耍滑方式,確實有種力不從心的感覺。

「你現在也覺得我說得很有道理了吧?」李牧羊笑著說道。

「李牧羊,別逞口舌之威。婆婆媽媽的,跟馬戲團裡面的小丑一般。你竟然能夠重傷楚潯,證明你的修為境界很是不錯。你可敢和我光明正大的比試一場?」

「又來了。」李牧羊在心裡嘆息。「怎麼這些人動不動就要拔刀砍人呢?難道他們不知道生命是極其寶貴的嗎?」

李牧羊搖頭,說道:「不打。」

「怎麼?怕了?」宋停雲眼神微凜,嘴角帶著一抹寒意。

「名額用光了。」李牧羊說道。「我每年只比一場,只接受一個對手的挑戰。今年這一場已經接受了楚潯的約戰,提前用掉了。所以,你要比賽的話,那就等到明年吧?」

「懦弱無恥。」宋停雲滿臉鄙夷的看著李牧羊,聲音裡帶著一種我不屑與這種貨色為伍的居高臨下感覺。「也不知道小心到底看上了你哪一點,竟然和你這樣的人關係密切——」

小心!

崔小心!

那個刻意被李牧羊忘記的名字,卻在這樣一個場合被人突兀的提起。

那個滿臉誠摯的對自己說『爭爭就能贏試試就能行』的優秀同學,那個晨光里走來夜幕里離開一天又一天為自己補習功課的智慧女子,那個點亮了自己的生命卻又揮揮手不留下一片雲彩的唯美女神。

她是自己的初戀,是第一個讓李牧羊體會到『愛情』滋味的——夢。

李牧羊原本以為,在上山路人遭遇洪水兩人雙雙墜崖就已經預示著緣分已盡,再也不會有任何的交際。

可是,聽到她的名字時,李牧羊的神情還是有著片刻的恍惚。

當時他那麼努力,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夠和她一起考進西風大學。

他想和她約定,他們一起去看未名湖畔那廣為傳頌的夕陽。

只是,物是人非!

「她——還好吧?」李牧羊沉聲問道。

千度的眼神瞬間明亮,就像是夜空中突然間被點亮的星星。

她滿臉好奇的打量著李牧羊,思索著李牧羊和那個叫做小心的女孩子的關係。

「看來這個傢伙也有一段不為人知的傷心事呢。」千度在心裡想道。

「和你有什麼關係?」宋停雲反問。

李牧羊點了點頭,說道:「你說我無恥,我沒辦法否認。說一些言不由衷的話,做一些我自己都難以接受的事情,終歸只是為了活著。」

「至於懦弱,這個我就不能認同了。我才剛剛打敗了楚潯,踢斷了他的骨頭——是不是只有我狠狠的把你擊敗,踩斷你身上的每一根骨頭,才能夠讓你知道我的勇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