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兩百二十八章、西風公主!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擇 可是,崔照人竟然被李牧羊給一劍殺了。 在楚寧還沒來得及去找李牧羊麻煩的時候,又聽說楚潯被人給打傷骨頭都斷裂了。 楚寧不喜歡楚潯,因為他貴為楚氏子弟,身體裡面和他們流著同樣的...

?

cpa300_4 第兩百二十八章、西風公主!

貴為西風帝國的公主,楚寧何曾受過這樣的羞辱?

從小到大,父母寵愛,哥哥呵護、臣工討好,她%閣%kansHhuge最新~更新世間萬物,予取予求。不知憂愁,更不知疾苦。

前段時間聽哥哥們聊天說起,說是崔家的崔照人竟然被一個來自江南城的無名小卒給殺了,而那個叫做李牧羊的傢伙因為西風文試第一的成績被星空學院錄取,就連崔家拿他都無可奈何。崔家家主崔洗塵每天跑去父皇那裡哭訴,父皇深為此事煩惱呢。

楚寧認識崔照人,對崔照人還極其有好感。

崔照人不僅僅樣貌英俊,功法高絕。而且心思細膩,待她極好。是天都少年一輩的佼佼者。深得父親的信任和愛戴。

崔照人每次辦差回來,交差之後都會在宮裡小作停留,讓人給自己送去一份禮物,或者親自把那些禮物送過來。不是北海的珍珠就是南邊的奇異新鮮之物。每每都讓自己感覺到驚喜。

楚寧有時候也會有這樣的想法,倘若等到自己成年擇取夫婿的時候,嫁給崔照人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可是,崔照人竟然被李牧羊給一劍殺了。

在楚寧還沒來得及去找李牧羊麻煩的時候,又聽說楚潯被人給打傷骨頭都斷裂了。

楚寧不喜歡楚潯,因為他貴為楚氏子弟,身體裡面和他們流著同樣的皇族血液,卻甘心終日跟在陸家女子身後做一個應聲蟲那個陸契機有什麼好的?

可是,楚潯仍然是他們西風皇室之人。別人打了楚潯,就等於是掃了西風皇室的顏面。無論如何,他們這些人也沒辦法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他們可以不為楚潯報仇,但是他們不能不為維持皇室顏面而站出來做些什麼。不然的話,這讓星空學院裡面其它的皇子公主們怎麼看待他們?

可是,哥哥們說要從長計議,她也只能等待著哥哥們的消息。她對自己說再忍忍,總有一天要讓那個窮小子付出慘重的代價。得罪了西風皇室,你這輩子還想有好日子過?

你在星空學院的時候,大家沒辦法把你給怎麼著。但是,你還能在星空學院躲一輩子不成?

因為楚氏族人骨子裡都有文藝基因,先祖楚高祖的畫作在後世評論極高,是可以傳世的經典。包括自己的父皇,也是三五日一小幅,十天半月一大幅,筆耕不輟,努力的向自己的先輩們看齊。

楚寧也是愛畫的,恰好今日又是有書畫雙絕之稱的顧荒蕪大師親自來授課,無論如何也不能錯過這樣的請教良機。

沒想到剛剛走進畫院,就聽到一個庸俗子弟口口聲聲喊著要在顧師的課堂上面吃紅燒肉來吸引顧師的注意。要是擱在別人身上,楚寧也只會覺得這傢伙『東施效顰』,是個小丑。

偏偏身邊的宋停雲眼神緊緊的盯著他,低聲說道:「他便是那個李牧羊。」

「李牧羊?」楚寧只覺得腦袋一熱,然後便忍不住出聲冷嘲熱諷,想要殺一殺這個混蛋的威風,要讓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楚寧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讓李牧羊清晰的感受到天外有天人外人,但是李牧羊卻結結實實的讓她感觸到了人外有賤人。

明明是罵他白痴,他卻說這是自己的自人介紹哪有人會取這樣的名字?

這麼一交鋒,楚寧不僅僅沒有討到任何便宜,反而有種體內的洪荒之力不受控制,忍不住一掌把李牧羊拍死的衝動。

「對,我是叫李牧羊。」李牧羊笑著點頭,看著面前這個因為生氣而臉色變得鐵青的女人,出聲說道:「謝謝你那麼用心的記下我的名字。」

「我還那麼用心的要讓你去死。」楚寧狠聲說道。

李牧羊臉上的笑容就漸漸消逝,他最討厭別人對他說什麼死啊活啊之類的話了。畢竟,這是他心裡最恐慌的事情。

李牧羊眼神冰冷的盯著楚寧,沉聲說道:「我們以前見過?」

「沒有見過。」

「我們以前有仇?」

「仇深似海。」

「這就讓人覺得奇怪了。」李牧羊若有所思的看了宋停雲一眼,說道:「我們以前連面都沒有見過,怎麼就變得仇深似海了?我可沒有千里之外取人貞操的能力」

「李牧羊」宋停雲怒喝出聲,說道:「休得無禮,你知道你是在跟誰說話嗎?」

「我還真不知道。之前她對著我喊白痴,我以為那就是她的名字呢白姓倒是不錯,就是後面那個名取得不好。」李牧羊眼神犀利的盯著宋停雲,他懷疑這個白痴妞不問青紅皂白的衝上來找茬,肯定是受了宋停雲這個小白臉的挑撥管他有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反正李牧羊心裡就是認定他干過這樣的事情。

李牧羊聽過很多戲文,凡是故事裡面那些唇紅齒白的角色都不是什麼好人。反而是那些濃眉大眼虎背熊腰的都是義薄雲天可以肝膽相照的英雄好漢。

李牧羊想了想自己的樣子,唇紅齒白

於是又覺得戲文裡面都是騙人的,作不得准。

「她是西風公主楚寧,你剛才出言不遜,竟然敢如此侮辱公主名譽,毀壞公主清白之身,你難道不怕自己犯下殺頭之罪嗎?」宋停雲的嘴角浮現一抹冰冷的笑意。這個傢伙還真是不知道死活,用這樣的語氣和公主說話,就不怕自己被誅了九族嗎?

「西風公主?」李牧羊滿臉的錯愕。

他轉身看向身邊的千度和林滄海,想要從他們哪裡得到一些支撐或者否定。他希望他們告訴他面前這個女人根本就不是什麼公主,她只不過是一個無關緊要的討厭女人而已。

千度沉默不語,林滄海卻是對著他點了點頭。

「這個白痴女人當真是西風公主?」李牧羊差點兒發出痛苦的呻吟聲音。

自己的父母妹妹都在天都,受陸家的庇護保護。自己卻在星空學院得罪了西風公主,要是她寫一封書信回去,讓她的那個皇帝父親把自己的父母家人給捉拿問罪,到了那個時候,陸家恐怕也護不住了吧?

再威猛的將軍,難道還能比皇帝更加強悍?

李牧羊真想一頭撞在楚寧飽滿的懷裡,把這個白痴女人給活活撞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