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兩百二十七章、自我介紹!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4-04 10:04  |  字數:2324字

?第兩百二十七章、自我介紹!

萬物寂寥,天色昏暗。

除了怒江的滾滾波濤和時不時掀起的紅色大浪,整個世界都處於熟睡狀態。

李牧羊仍然保持著在江南時養成的作息狀態,早早起床,先按照自己設定好的提綱走遍十八個大小周天的《破體術》,然後再坐在桌子前臨慕一遍前人的書法作品。

張旭、懷素、李斯、張芝、鍾繇以及二王的作品都有學習揣摩,最喜歡的還是書聖王羲之的行書,他喜歡那種行雲流水漂亮的字跡一個個躍然紙上的感覺。

李牧羊知道,這可能是受那位老前輩的影響,因為他學習的龍族基礎技能就是『行雲布雨』嘛。兩項技能都講究『流暢』二字。

以前李牧羊的字跡醜陋,不願意寫字。自從發現自己的字體越來越好看之後,他就越來越喜歡寫字了。

這和醜人不喜歡照鏡子是同一個道理!

再次仿寫了一遍《樂毅論》,李牧羊開始沐浴更衣,然後捧著《通玄真經》在院子的石頭上面輕讀。

時而出聲,時而靜默,更多的時候保持著茫然發獃的狀態。

佛門講究機緣頓悟,道家講究自然而然。

也就是說,努力不一定是有用的,有可能發獃也能夠到達高潮。

哦,不,是高手。

李牧羊很喜歡這種充實的感覺,因為他發現自己有很多事情要做。

最重要的是,他心中有著強烈的不斷變強變強變強的野望。

咚咚咚——

院子外面有人叩門。

李牧羊把《通玄真經》揣進懷裡,然後走過去打開院門。

穿著一身白色流雲袍俊美不凡的林滄海站在台階之上,笑著說道:「我和千度準備去畫院那邊看看,據說今天是被稱為書畫雙壁的顧荒蕪前來授課,想來問問你有沒有興趣?」

「顧荒蕪?」李牧羊大驚。

顧荒蕪是神州鼎鼎有名的大才子,書法雙絕。每一幅字貼或者畫作流出都價值萬金,是各國王室貴族以及一些豪商巨賈爭相收藏的珍品。

在李牧羊還沒有進入星空學院之前,就已經聽說過他的大名。只不過那個時候他覺得自己和顧荒蕪相隔甚遠,或許此生永遠都不能相見。所以,他只知顧荒蕪其名,卻不知道其出身來歷。

卻沒想到,他也出自星空學院,而且是星空學院的畫院老師。

要是早知道如此,李牧羊索性把書、畫兩大絕技也給輔修了。

畢竟,寫字寫的好的畫畫畫的好的人泡妞也都厲害——很多時候都是等著妞來泡。

一念及此,李牧羊連連點頭,說道:「竟然是顧大國手親自授課,無論如何也是要去學習觀摩的。等我收拾一下,我們這就出發。」

林滄海點了點頭,說道:「不及,時間尚早。」

等到李牧羊進去換裝之後,林滄海轉身看向站在旁邊的千度,說道:「你猜得真准,知道李牧羊一定會對此事有興趣——」

千度淺笑嫣然,說道:「顧大國手聲名遠揚,李牧羊自然也是聽過的。」

林滄海搖頭,說道:「一定不是這個原因。等我好好的審問審問他。總是感覺你們倆之間有什麼秘密。」

千度無奈,說道:「就你事多。」

李牧羊很快就換上流雲袍出來,關上院門之後,跟著千度林滄海兩人一起朝著畫院所在的位置走去。

等到三人的身影走遠,一個灰袍男人迅速走來,伸手推開李牧羊的院門,身形一閃便進了院子。

畫院在斷山最東邊的桃花塢,那裡山青水秀、園林至美。兩邊是雲霧繚繞看不到盡頭的無思崖,正面恰好是花語平原的壯麗景觀。

整個園林裡面種滿桃樹,此時並不是桃花盛開的季節,但是有其它一些不知名的野花野草爭相鬥艷,仍然顯得熱鬧繁華,仿若仙境。

李牧羊是第一次來到畫院,看到眼前美景,對身邊的千度說道:「若是早知道畫院如此美麗,就應該多來看看。」

千度點頭,說道:「以後常來便是。畫院是最不講究規矩的地方,想來便來,想走便走。想吃就吃,想睡就睡。據說當年顧師在星空求學名師吳道子的時候,每次來上課的時候都提上一大壺桃花釀。吳師在上面講,他就躺倒在下面喝酒。最後吳師終究忍不住了,走到他身邊說道:少喝兩口,給我留點。哄堂大笑。師父課堂上向徒弟討酒喝,一時之間傳為美談。兩人都是神州最享有盛名的畫家。吳道子被人尊稱為畫聖,顧荒蕪被人尊稱為『書畫雙壁』——而且,他尚且年輕,未來難以預估。超越師父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李牧羊對這故事中的情景意境仰慕不已,笑著說道:「早知道如此,我就去食堂打一碗紅燒肉過來了。顧師在上面講繪畫技巧,我就在下面大口吃食。聞到肉香,顧師會不會對我另眼相待,走過來找我討要肉吃?」

「顧師未來,你現在去食堂還來得及。」千度被李牧羊的話給逗樂了,跟著打趣說道。

「白痴。」一個嘲諷的聲音傳了過來。

三人轉身過去,就看到一群身穿紫裝的漂亮女人站在身後,正一臉鄙夷的打量著要來吃紅燒肉的李牧羊。

李牧羊不認識那個漂亮的女人,但是卻認識李牧羊身邊的宋停雲。在夏侯師的課堂上,李牧羊曾經主動交好,卻被宋停雲無情拒絕。讓李牧羊很是傷心。沒想到今天在畫院之上再次相遇。

李牧羊一臉笑意,主動向著那個錦衣女人抱拳行禮,說道:「白痴小姐你好,我是李牧羊。」

錦衣女人大怒,出聲喝道:「李牧羊,我罵你是白痴。你聽不懂西風話嗎?」

「啊?」李牧羊瞪大眼睛,說道:「實在不對不起。我以為咱們是初次見面,你正在向我做自我介紹呢——我剛才還在心裡想著呢,怎麼會有父母給自己的女兒取這樣的名字。太不負責任了,女兒長大了得多仇恨自己的父母啊。」

「李牧羊——」錦衣女人的眼神幾乎可以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