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兩百二十四章、坦誠相對!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卻不敢當眾背誦。他怕自己再次凶性大發,被人發現端倪身份暴露。 不過,李牧羊聽夏侯師說過,《清心咒》是最好的清除心火讓人平靜的咒語,即使是殺神惡魔都有神奇功效。 李牧羊覺得陸契機現在正...

第兩百二十四章、坦誠相對!

陸契機真的被燒著了。

身上的衣服瞬間成灰,煙霧繚繞之中,時不時的冒出一團紫色的火焰。

那火焰還挺好看!

李牧羊很喜歡!

衣服燒光了,自然就得赤身裸體了。

上古聖人曾經說過: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之類的話。被人非禮的時候,勿視、勿聽、勿言、勿動,可能會更好一些?

李牧羊覺得,這句話和西風帝國非常流行的一句諺語有異曲同工之妙:生活就像是強姦,假如你不能反抗,那就閉上眼睛好好享受。

李牧羊不喜歡陸契機,所以也不想看她的裸體。

就是這麼一個驕傲任性的男人!

他丟了一張毯子蓋在陸契機的身上,毯子很快就被燒著了。

他扯了一張被子蓋在陸契機的身上,被子也很快就被燒完了。

李牧羊把陸契機丟進了房間的水桶裡面。

咕嘟咕嘟——

水桶被她給燒開,大量的冒著煙氣,咕嘟咕嘟的冒著泡泡。

幸運的是,水桶沒有被她點著。

水花飛濺,水桶裡面的水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蒸發減少。

李牧羊提起房間角落的一個大木盆,快速的跑到院子的池子里打滿一盆水倒進水桶里。

涼水剛剛澆灌進去,立即就被燒熱煮開,然後迅速的蒸發消散。

李牧羊再一次提著木盆跑了出去,一盆又一盆的打開涼水幫她降溫——

一盆又一盆的涼水倒進去,一桶又一桶的水被她燒開蒸發。

陸契機的溫度不僅僅沒有降掉,反而有種越來越熱的架勢。

李牧羊想起了道家的《清心咒》,李牧羊聽師父夏侯淺白吟誦過,因為夏侯師修為精深,逼迫到李牧羊當場現形,差點兒做出什麼瘋狂的事情。

《通玄真經》裡面也有一篇夏侯師手抄的《清心咒》,李牧羊熟記於心,卻不敢當眾背誦。他怕自己再次凶性大發,被人發現端倪身份暴露。

不過,李牧羊聽夏侯師說過,《清心咒》是最好的清除心火讓人平靜的咒語,即使是殺神惡魔都有神奇功效。

李牧羊覺得陸契機現在正是內火攻心的時候,所以想著用《清心咒》幫她靜靜心。

可是,萬一自己在吟誦《清心咒》的時候把自己給逼得現形了怎麼辦?

前車之鑒,龍王也受不得這《清心咒》的咒語埃

看了一眼再次冒出紫火的陸契機,李牧羊並沒有猶豫太久,清了清嗓子,吐出《清心咒》的第一句發音——

陸契機睜開眼睛的時候,屋子已經陷入黑暗。

側臉看向窗外,鳥叫蟲鳴,花香陣陣。

遙遠的天空之外,幾顆星星閃耀著微弱的光芒。

「天黑了。」陸契機輕聲說道。

「你醒了?肚子餓了吧,吃點兒東西。」李牧羊推門進來,手裡端著一碗米粥。米粥散發著濃郁的香氣,看起來是他剛剛熬製成功。

陸契機爬了起來,看著身上新換的衣服,也並沒有表現的太過驚詫。

她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自己在即將突破的時候強行中斷,等於是將那股子真氣強行壓抑到自己的身體裡面。

鳳凰屬火,雖然有鳳凰之心做核,將那股子狂暴無匹的氣體和自己的身體隔離開來,但是仍然對她的身體損害嚴重。

就像是有一股子瘀血堵在胸口,倘若不願意把它釋放出來,而是強行將其壓在身體裡面。

一時半會兒不動真氣,慢慢消化倒也沒事。當她想對李牧羊使用真氣時,那股子瘀血便狂噴而出,自己也立即被它給沖暈過去。

陸契機清楚自己的體質,也知道自己在那種情況下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自己的衣服被燒完了,別人好心給你換上一件完整的衣服——不說謝也就罷了,偏偏抬手給人一記耳光。這樣的事情她陸契機做不出來,也不屑去做。

她不需要用這樣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忠貞和剛烈,因為她本身就是忠貞和剛烈的象徵。

聞到米粥的香味,陸契機的肚子還確實有些餓了。

接過李牧羊遞過來的粥飯,很是爽利的把一碗粥吃完,李牧羊就把空碗接過去洗涮。

再次進來的時候,手裡又端著一杯溫水。

陸契機又接過溫水,抿了一口,看著李牧羊說道:「你為何沒有殺我?」

「在屠龍峽谷,你不也沒有殺我?」李牧羊笑著說道。「在我被《降龍禁咒》束縛的時候,你再跟著出手,我怕是沒有任何活路。也就不會有機會再出現在你面前了。」

陸契機眼神犀利的盯著李牧羊,說道:「你果然什麼都知道了。」

「感謝那位前輩,用自己再后一縷靈力將一直遺落在我手臂上的龍王眼淚與我強行融合,所以,就知道了一些以前不知道的事情——」李牧羊雲淡風輕的說道:「我知道你想殺我的原因。不,應該說是殺他的理由。說實話,數萬年如一日的做同一件事情,救國救民,我都有點兒尊重你了。」

「他就是你。你繼承了他的龍魄,就等於是和他融合為一體。當你的修為越來越高,你就越發的受到龍王眼淚的影響——那個時候,他要做的事情就是你要做的事情。你只要動了那樣的念頭,我就仍然會阻止你。」陸契機一臉堅定的說道:「不,最好的辦法就是現在就阻止你。只要現在把你殺了,以後就不會再有那種危險的狀況發生。」

「這對我不公平。」李牧羊說道:「你不能因為一個人有可能犯罪,你就提前砍掉他的腦袋。要是我不會有那樣的念頭不會做那樣的事情呢?要是我在學習的中途突然間生病或者一夜之間走火入魔,就跟你剛才一樣——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對不對?」

「我相信龍魄的力量,那不是你能夠影響和控制的。」陸契機說道。「你不是主人,你只是它的俘虜。你被他給欺騙了。」

「不要用欺騙這個詞語。」李牧羊糾正陸契機的話,說道:「我很感謝他,我也需要他。如果沒有他的話,我可能仍然和以前一樣是一個被人欺騙辱罵的廢物——那樣的感覺你是不可能理解的。」

「所以呢?你要繼承他的遺願?」

「我覺得我們應該好好談談了。」李牧羊一臉誠摯的看著陸契機,出聲說道。「開誠布公,坦誠相對。」手機用戶請訪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