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兩百二十一章、心急如焚!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4-02 05:10  |  字數:3521字

第兩百二十一章、心急如焚!

孔離暴跳如雷,把羊小虎給罵的落慌而逃。

別看那傢伙長了一幅憨厚老實的臉,其實骨子裡焉壞焉壞的。真是什麼歪主意都能夠想得出來。

「竟然想到我這裡來打探軍情,你當我是白痴啊?」孔離對著羊小虎遠去的背景喊道:「我送什麼禮物還能告訴你?你要是模仿照抄一遍怎麼辦?那樣的話,我的禮物不就沒有任何誠意了嗎?」

頓了頓,又說道:「都說讀書多的人內心陰險,看來此話果然不假。就是羊小虎這樣的書獃子都知道使詐騙人——」

孔離嘴裡罵罵咧咧的,朝著自己所居的小院走去。看起來他此趟到星空圖書館,主要就是為了逮李牧羊而來。

李牧羊的日子也不好過,他現在正在接受千度和林滄海的審訊。

「李牧羊,為什麼孔師也要收你為徒?」

「可能是他覺得心理不平衡吧。」李牧羊一臉靦腆的笑意,說道:「孔師和夏侯師不和。夏侯師說頭頂的月亮是圓的,他非要說是彎的。夏候師說花是紅的,他偏會說是紫的。夏侯師說往東,他偏說要往西。夏侯師擁有的,他也一定要擁有。夏侯師收我為徒,所以他也要收我為徒。」

林滄海點了點頭,說道:「原來是這樣。」

「如果按照你所說的那樣,孔師和夏侯師不和,夏侯師支持的孔師就反對,夏侯師反對的孔師就支持——夏侯師收你為徒,他就應該厭惡嫌棄你才對。為什麼也要像夏侯師看齊,也要收你為徒呢?他走在夏侯師的後面,難道不怕夏侯師說他模仿嗎?」

林滄海一拍腦袋,說道:「對啊,我怎麼沒想到呢?差點兒就被你給蒙蔽了。李牧羊,你快說實話——我覺得你身上藏著太多太多秘密。你不累嗎?」

「累。」李牧羊說道。

「什麼?

「我說身上藏著太多秘密很累。」

「你還沒回答我前面一個問題呢。孔師為什麼要收你為徒?」

「如果不是為了和夏侯師爭搶同一個男人的話,那就是另外一個原因——」

「什麼原因?」

「讓他難以忽略我的優秀。」

「——」

千度咯咯嬌笑,說道:「滄海你就別問了,怕是李牧羊此時也摸不著頭腦吧?」

李牧羊深深的看了千度一眼,總覺得這個女孩子知道一些自己所不知道的秘密。

林滄海冷哼一聲,說道:「那麼多人都要收他為徒,他怎麼會不知道?」

千度笑笑,並不把林滄海這種小孩子慪氣的事情放在心上,看著李牧羊問道:「李牧羊,你當真要成為孔師的徒弟嗎?」

李牧羊點了點頭,說道:「入學的時候我就說過,我要成為佛道雙修的男人。現在有這樣的好機會,我怎麼會捨棄呢?」

「但是你應該清楚,想要佛道雙修的人最終都成了佛道雙痴,閃耀一時的天才淪為中庸之輩。人生不過百年,到時候可就後悔莫及。」千度一臉誠摯的勸說著說道。

李牧羊能夠感受到千度的關心,點頭說道:「我知道。夏侯師和孔師都提醒過我,但我還是想試試——或許,我和他們不一樣呢?」

李牧羊很想試試,只要是能夠讓自己變強的機會他都不會放過。

他也必須要試試,因為他心裡對自己的身份而有著深深的擔憂。假如他的身份一旦曝光,他將會成為整個人類的公敵,無數的星空強者前來屠殺自己——

能夠掌握那些屠龍者的功法秘籍,對自己能否保命至關重要。

知已知彼,才能夠百戰不殆。

千度沉吟片刻,臉上再次浮現甜美的笑容。她的笑容很淺,但是卻讓人覺得很熱情,很有感染力。說道:「那好吧。祝不同的你走出一條不一樣的道路出來——佛道雙修,想想就讓人心動呢。」

林滄海撇了撇嘴,說道:「要是別人這麼想,你早就認定那個傢伙是個白痴自大狂了。偏偏李牧羊說出來你覺得他與眾不同——」

千度臉色微紅,有些嗔怪的說道:「滄海,不許胡說。」

李牧羊一臉憨厚的笑著,心裡琢磨著這兩個人的關係。

「表面上是同學,看起來卻是姐弟——還有,他們倆人都同樣的喜歡自己。」李牧羊暗地裡在心裡分析著。

「李牧羊——」身後有人出聲喊道。

三人同時轉身看了過去,發現是白衣大袖的解無憂正快步朝著此處走來。

李牧羊歉意的對千度林滄海笑笑,說道:「來的是與我有恩的星空學院學長,要不你們先去用餐——」

林滄海頗為吃味的說道:「李牧羊,你實在是太忙了。那我們就不等你了,我們先去吃飯,你自己解決。」

李牧羊一臉愧疚,說道:「實在不好意思。」

千度和李牧羊打了個招呼,便帶著林滄海朝食堂所在的方向走去。

解無憂朝著李牧羊走來,那隻名叫小白的大鶴亦步亦趨的跟在身後,看起來就像是一隻雪白高傲的小跟班。

小白好像還認識李牧羊,看到李牧羊之後,主動上前叼著他的衣角表示親熱。

李牧羊想要去摸它的腦袋時,它卻表現的很憤怒,伸出長嘴來啄李牧羊的手。

解無憂一臉溺愛的看著小白,解釋著說道:「小白不喜歡別人摸它的腦袋。」

李牧羊尷尬的笑笑,說道:「小孩子都有這樣的習慣。」

解無憂點了點頭,竟然就接受了這樣的說法,看著李牧羊說道:「我帶小白散步消食,恰好看到你走在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