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玄幻魔法

逆鱗 第兩百一十八章、興師問罪!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能的話,那麼他就等於是要放棄龍王的眼淚這個絕世神器,放棄那裡面仿若天上繁星一樣多的珍法秘籍。這樣的損失實在是讓人心痛。 而且,他永遠都沒有彎道超車的機會。 星空學院數年苦修,出去之門被...

第兩百一十八章、興師問罪!

秋意越來越濃,怒江越來越紅。

除了那鮮艷如血的怒江,斷山之上的楓葉也開始褪去青顏換上紅妝。站在斷山最高的懸空寺塔樓上面,看著遠處楓波蕩漾,猶如一片紅色的海洋。

煞是美麗壯觀!

李牧羊喜歡楓葉的紅,因為這種紅讓他感覺到一種夢幻的美,讓他感嘆隨著時光流逝萬物都會發生變化更何況是渺小的人類。更何況這種紅讓人心生陽光和溫暖,而怒江的紅只給他帶來無盡的哀傷和憤怒的情緒。

自從上次比武切磋之後,楚潯就再也沒有去課堂上課。羊師說他請假休息。李牧羊清楚,自己那一拳之威相當的可怕,應該是需要床治療一段時間的。

陸契機每天都會去上課,不過從來不會和其它人有任何的交流。偶爾投向李牧羊的眼神帶著瞭然於胸的了解,深淺未知的迷惑,更多的還是那猶豫不決的殺意。

李牧羊感受的到,也清楚她此時此刻的心理。

自己的存在讓她感到為難了,而她又何償不是如此?

除了楚潯和陸契機之外,李牧羊和班級裡面其它的同學都打成一片。自從自己一拳把楚潯給打飛之後,鐵木心就覺得自己給他出了一口惡氣似的,對李牧羊推崇至極,就像個跟屁蟲一樣的跟在身後。除了睡覺,大多數時間都是和李牧羊黏在一起。就連李牧羊懷疑和他有曖昧關係的蔡葩都丟到一邊去了。

林滄海和千度從一開始就對李牧羊表現出了善意,甚至李牧羊總是能夠從千度的眼神里看到關懷或者喜悅的情緒在裡面。這讓李牧羊很是疑惑,難道那姑娘對自己一見鍾情了?

雖然自己很英俊,可對方看起來也不是那麼容易動情的女人。這中間到底隱藏著什麼樣的秘密,李牧羊還得費心摸索。

蔡葩仍然是對所有人都不親熱,也不疏遠。每日獨來獨往,卻是上課和修習最認真用功的一個。

李牧羊最近也很忙,和楚潯一戰,再一次讓他認識到自己和真正高手之間的差距。

不,不僅僅是高手,就是楚潯這樣的低手——但願楚潯並不知道他此時此刻的想法,在他沒有悟出那驚龍拳法之前也是無能為力的。

李牧羊的底子實在太弱太弱了,在武道之上,他也只不過是一個剛剛入門的二愣子。

十幾年的廢物生涯,一朝異變擁有了超乎常人的能力。但是,那個時候的他並不知道這力量的來源,甚至都不清楚這力量能夠做到什麼事情。帶著忐忑惶恐的心思來觸摸和使用它們。

如果不是遇到了夏侯淺白,怕是自己入門築基進入空谷也還需要漫長的時間吧?

時不待我,必須要追星趕月。

仍然堅守以前的習慣,李牧羊每天起床都會先走上幾個大小周天的《破體術》,然後一拳又一拳的轟出去。

以前李牧羊最多只能夠揮出兩記破拳,第二記還相當的勉強。

進入空谷期之後,李牧羊明顯感覺到身體的狀態要提升許多。再加上每日苦練,現在已經能夠揮出三記破拳了。

《破體術》之上,李牧羊的實力倒是提升了不少。

除了跟著羊小虎必修每日的課程之外,李牧羊還要用一個時辰的時間研讀《通玄真經》。《通玄真經》是道家三大法典之一,內藏無數玄機道理,是讓人開竅頓悟的至高絕學。

夏侯淺白願意以此經相贈,證明他確實在道門是一個很有身份地位的人——普通人哪裡能夠見到這種不外傳的寶貝秘籍啊?

這段時日的學習揣摩,再和自己腦海裡面的一些記憶相對照,李牧羊受益良多,很多地方都有種茅塞頓開的感覺。

很多時候腦海裡面靈光一閃,就像是有一道炫麗之極的流星從天際劃過。

當你合起手掌想要許願時,卻已經捉不住它的尾巴。

李牧羊清楚,這是時機尚未成熟的原因。

等到時機成熟,自是悟道破境之日。

每到夜深人靜之時,李牧羊才開始修習《布雨行雲訣》。經過前兩次的實驗,他已經得到了一個寶貴的經驗:只要他修行此門法訣時,他的身體就會出現異常,生鱗幻爪,變成半人半龍的怪物。這不以他的意志力為轉移。

白天練習容易被人撞見,所以李牧羊就把修習時間給放到晚上。

李牧羊認真的想過,倒也可以不學有關龍族的技能,但是,做為龍族的傳承者,做為一頭高階龍王的繼承者,一點兒龍族相關的技能都不會使用,哪不是太有辱身份了嗎?

再說,如果不學龍族技能的話,那麼他就等於是要放棄龍王的眼淚這個絕世神器,放棄那裡面仿若天上繁星一樣多的珍法秘籍。這樣的損失實在是讓人心痛。

而且,他永遠都沒有彎道超車的機會。

星空學院數年苦修,出去之門被崔家請來的星空強者給一劍殺了,那就是自己的未來命運嗎?

李牧羊絕不甘心。

李牧羊和林滄海千度等人從星空圖書館出來,正準備一起去吃晚餐並且約好了由林滄海請客的時候,只見寬袍大袖頭戴高冠的星空名師孔離怒氣沖沖的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李牧羊遠遠作揖,恭敬說道:「見過孔師。」

林滄海和千度也識得孔離,同時彎腰行禮,說道:「見過孔師。」

孔離擺了擺手,根本就沒有和林滄海千度說話的意思。

他眼神犀利的盯著李牧羊,出聲說道:「李牧羊,你竟敢羞辱本師?」

「——」李牧羊的嘴巴張大成型。天地良心,不管是羊小虎夏侯淺白,乃或是面前的孔離,三人可都是自己需要緊抱的大腿,李牧羊畢恭畢敬,尊重無比。怎麼可能敢去羞辱於人?

「孔師,你是不是——認錯人了?」李牧羊一臉疑惑的問道。

是不是別人得罪於孔師,卻讓孔師把所有的罪責全都推到了自己身上,所以這才怒氣沖沖的來興師問罪?手機用戶請訪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