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逆鱗 第兩百一十四章、西風皇族!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也一直用力的在追求。當然,用身邊一群死黨的話來說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楚潯明白他的心意,卻還能夠和他做朋友。 由此可見,楚潯從來都沒有把他當作真正的對手—— 陸契機看向小新,小新表...

第兩百一十四章、西風皇族!

他這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要送給自己這樣一本書?

《龍族的自我修養》——他是在暗示你的秘密我已經知道了嗎?

「羊師一心研究屠龍秘技,如果他知道我是龍的話,一定會親自出手把我給屠了——他還沒有出手幹這種事情,證明他並不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真正對自己有威脅的人是陸契機,只要這個女人不要隨便開口,自己的秘密就不會曝光——怎麼樣才能夠讓陸契機不再開口呢?」

李牧羊想到了一句經典台詞:只有死鳥是不會開口的。

李牧羊調整情緒,翻開了書籍的扉頁,第一頁上面寫了三排小字:

第一卷、尋龍篇

第二卷、技能篇

第三卷、化形篇

這分明是一本教你怎麼樣尋找龍跡,介紹龍族技能以及神龍化形的珍本秘籍。

李牧羊到處尋找,想作者是誰,他覺得自己很有必要把他拉出來談談。

本來就是一本幫助人族強者認識龍族的介紹,幹嘛搞得跟龍族內部的秘本流失了一般?你就不能好好的取個名字嗎?《天才龍族》、《近身龍王》、《逆鱗》、《我要成龍》、《愛龍我就騷擾龍》——這樣的名字多清新脫俗淺顯易懂。你取個《龍族的自我修養》是什麼意思?

李牧羊把珍本揣進懷裡,摸出手帕擦拭額頭的汗珠,然後朝著裡屋走去。

他覺得自己需要泡一個熱水澡。

自己動手燒了一大桶熱水,然後脫掉外袍跳進水裡。

濕潤,舒服。

「嗯——」

李牧羊忍不住的出聲呻吟。

李牧羊睜開眼睛,看著被楚潯捅了一劍的胸口,那裡竟然只有一條淡淡的痕,那深及皮肉的疼痛感,那往前一厘就刺穿心臟的兇險都消失不見——就像那一劍捅在了楚潯自己的身上。

李牧羊滿臉愕然,心想:「自己果然成了一個怪物,竟然有了這樣神奇恢復能力——」

他拾起牆角的一把匕首,在自己的手臂上輕輕的劃出一道口子。

疼痛,血水開始外流。

「傻逼。」李牧羊對自己說道。好端端的,幹嘛自殘啊?

但是,當第一滴血水還沒有滴落下來,那道口子竟然就已經開始癒合了。以李牧羊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生長。

李牧羊驚詫不已,伸出一根手指頭觸摸了一番傷口,又用清水把傷口上面的血水洗掉再次仔細的查看過一番,當真是什麼痕都沒有了。

「我真是個天才藹—」李牧羊激動不已,『嘩』的一聲從木桶裡面跳了起來。

「有了完美的癒合能力,以後誰還能夠殺我?」李牧羊囂張跋扈不可一世的吼道。他覺得自己很快就要成為星空強者征戰宇宙天下英雄都將在自己的神能下嗖嗖發抖——

但是,當他仔細的思考過那個問題之後,發現答案讓自己很絕望:陸契機、林滄海、楚潯、千度、羊小虎、夏侯淺白、孔離等等等等,幾乎半座星空學院的人都可以殺死自己。

「知恥而後勇。」李牧羊這樣對自己說道。僅僅有神奇的身體修復能力是不夠的,那隻能讓自己戰鬥的時候或者受傷的時候佔一些便宜,假如像今天這般楚潯一劍刺穿自己的心臟或者砍掉自己的腦袋,那個時候再好的治癒能力都是白瞎。

所以,李牧羊覺得還是要先提高自己的『個人修養』才行。

現在有兩條路可走,一條是按照羊小虎夏侯淺白所傳授的那般走人族修鍊的路子,一條是按照自己記憶海裡面那種詭異離奇的功法秘笈走龍族修鍊的路子——是做人還是做龍,李牧羊很猶豫。

不過,李牧羊的龍性倒是越來越明顯了。

譬如他現在就特別的渴望水,他希望在有水的地方生活。泡在這木桶裡面都讓他覺得有種滿滿的幸福感。

上次學習《行雲布雨訣》,讓李牧羊的身體生鱗幻爪,出現了一些極其危險的化龍形態。

所以,是不是繼續學習,這讓李牧羊極難做出抉擇。

《行雲布雨訣》是龍族的基礎法訣,就像是入門功法一般。欲得大道,先行雲布雨。李牧羊必須要克服這一層難關才行。

猶豫再三,李牧羊再一次把腦袋潛進了木桶裡面,然後按照腦域裡面的那些金色字體開始練功修行起來。

咕嘟咕嘟——

水面之上,浮現起一個又一個的細小泡泡。原本溫熱的池水開始變得冒煙、滾燙起來——

楚潯一臉默然的躺在床上,小新正在幫他處理手臂上的細小傷口。

小新原名展清新,是天都展家的傑出少女。心思單純,但是在修鍊方面卻極有天賦。同樣的技能丟出來,別人還在苦修苦練,她就已經感悟出了此技能的核心精髓,繼而將其完全掌悟。

天都展家的展放翁有『西風槍神』的美譽,一桿『破布槍』有神鬼難測引雷霆之威的神通。據說展清新是最能夠感悟破布槍精髓的女孩子,或許這也是她能夠擠掉她那些哥哥弟弟們而進入星空的主要原因吧。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她喜歡楚潯。所以,當聽說楚潯要來星空時,她也就毫不猶豫的跟過來了。

因為心思空明,天生慧根。所以她自己選擇了主修佛家,覺得佛家的一些東西和她比較親切。

「那個李牧羊出手太狠了,竟然把人的骨頭都給打斷了。」小新一邊用棉球挑著葯汁擦拭楚潯的手臂,嘴裡很是不滿的抱怨著說道:「看我下次見到他怎麼教訓他。」

「就是。不是說好了情誼第一比賽第二的嘛,哪有當真把人的骨頭打斷的?這是往死里下死手藹—」圓頭圓臉的小胖子木恩站在旁邊附和著說道。木恩是西風帝國止水劍館的館長木浴白之子。

在西風帝國,有些勢力是皇室都難以觸及或者深為忌憚的。止水劍館便是其中之一。

止水劍館的最早創始人是木家的木顧北所創,追求『心如止水』、『劍如流水』的用劍法決。後來止水劍館的名氣越來越大,木顧北也成為西風帝國最有名望的大劍師。

開劍館的,自然要接受四方強者的挑戰。木顧北一生只接受過兩個人的挑戰,分別是大武天道劍館的司馬期以及大周皇家劍館的周行文。大勝。

司馬期和周行文都是用劍大家,是在本國被人稱之為『劍神』的人物

從此以後,止水劍館便成為整個神州最受人仰望的存在。無數的劍道高手或者精英少年攜劍而來,請求拜在止水劍館的門下。

而止水劍館也對所有人開放,即便你沒辦法成為它們的門下弟子,也可以在劍館的『藏劍閣』裡面談劍品劍,切磋劍訣、比拼劍意。

止水學生三千,可攻城破國。

說這句話的人別有用心,卻也足以說明止水劍館的強大。

就連不少皇家子弟都是止水劍館的學生、楚潯、陸契機、展清新三人也都在止水劍館名下學藝。

別看木恩憨態可掬,卻是可以擋下自己父親谷浴白『拔劍勢』的傢伙。也是真正能夠體會到止水劍館那句『心如止水』真謗的天才少年。

木恩走到楚潯面前,拍拍他的肩膀,說道:「你也不用哭喪著臉,等到機會,我自去挑戰他。就算打不過他,也要抹他一身鼻涕。」

木恩小時候總是喜歡流鼻涕,和人比拼的時候經常把鼻涕抹別人一身。那個時候,大家沒有少笑話他。後來他也習慣了,甚至把這個當作自己的『敗敵大招』。

楚潯面無表情,就像是沒有聽到這些朋友在說些什麼話似的。

木恩轉身看向陸契機,小聲問道:「被打傻了?」

陸契機看了楚潯一眼,說道:「讓他靜靜吧。」

「嘿嘿,我這不是想安慰他給他出口氣嗎?」木恩嘿嘿的笑著,出聲說道。「不過,你說什麼就是什麼。要不,讓小新留在身邊照顧他,咱們倆先去吃點兒東西?你到現在都沒吃過晚飯,可不能餓壞了——」

木恩喜歡陸契機,也一直用力的在追求。當然,用身邊一群死黨的話來說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楚潯明白他的心意,卻還能夠和他做朋友。

由此可見,楚潯從來都沒有把他當作真正的對手——

陸契機看向小新,小新表情微羞的說道:「契機姐,你去吃點兒東西吧,別餓壞了身體——」

她心裡也是願意和楚潯單獨呆一會兒的,這樣才能夠進一步加深兩人的感情嘛。

陸契機點了點頭,說道:「辛苦小新了。」

說完,就朝著外面走過去,木恩這個跟屁蟲對著小新眨了眨眼睛趕緊跟了上去。

剛剛走到院子,木門被人大力推開,一群人便浩浩蕩蕩的闖了進來。

「楚潯呢?」一個大嗓門尖聲說道:「聽說被人把骨頭都打斷了,也太給我們西風皇室丟臉了吧?」

手機用戶請訪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