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兩百零九章、一劍摧城!

作者:柳下揮  |  更新時間:2016-03-23 15:18  |  字數:3436字

第兩百零九章、一劍摧城!

有那麼一瞬間,楚潯竟然有那樣的錯覺:覺得躺在地上的人是自己,被人用長劍插中胸口的人也是自己。自己才是這場戰鬥的真正失敗者。

不然的話,李牧羊怎麼可以用那種肆無忌憚的語言來和自己溝通交談,怎麼可以用那種你能夠打倒我但是老子根本就一點兒也不怕你的態度來和自己討價還價——這傢伙腦袋沒病吧?

李牧羊毫不示弱的態度更加激怒了楚潯,看起來他並不在意剛才比賽的輸贏,甚至都沒有把楚潯放在眼裡。

至少楚潯自己沒有感受到勝利者應有的榮譽和尊重,而是置身於對手刻意營造的那種詭異的氣氛——這不算是什麼事兒我分分鐘都能夠做到。

楚潯手裡的長劍仍然插在李牧羊的胸口,眼皮微微的瞼起,讓人看不到他眼神裡面真正的情緒。

「該死的無賴。」他在心裡狠狠的罵道。

他的心裡很猶豫,很矛盾。

按照他自己的真實想法,只要他手裡的長劍向下壓一壓,正如他剛才所說的那般,長劍刺穿李牧羊的心臟,就是神仙也沒辦法再把他給救過來了。

一個布衣賤民而已,以前也不是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

可是,這裡是星空學院,身邊有老師和同學在旁觀,如果他當眾殺死了自己的同班同學,他楚潯還能夠在這星空學院呆下去嗎?如果星空學院怪罪下來,就是西風皇室也扛不住吧?

再說,一個閑散王爺家的閑散小王爺,誰又會真的放在心裡呢?那些叔伯以及堂兄弟只會幸災樂禍的說一些風涼話吧?

嚓——

這是長劍拔出肉體的聲音。

楚潯做出了選擇。

他終究沒辦法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刺穿李牧羊的心臟,把這個大家都熟悉無比的同學全一劍殺了。

他只不過是不喜歡李牧羊而已,至多是有些討厭——但是殺了他之後要面對的後果卻是自己不願意承受的。

李牧羊從地上爬了起來,伸手捂著胸口汩汩流血肉的位置。

他咧開嘴巴笑著,看著楚潯說道:「我們再試試,剛才我沒有準備好。」

楚潯眼神冷洌的盯著李牧羊,說道:「手下敗將,難擋我一劍之威,你確定還要繼續試下去?倘若你一直失敗,卻又一直不願意認輸,那我豈不是要一直和你打下去?我又不能當真一劍把你給殺了。」

「不會的。那種沒臉沒皮的事情我也做不出來。」李牧羊搖頭否認著說道。他低頭看過去,發現傷口的血水竟然止住了,手掌間的血液開始變得黏稠乾枯。

這讓他震驚不已,要知道,楚潯那一劍雖然沒有刺穿他的心臟,卻是真真切切的刺進了他的皮肉裡面。

受了那麼重的傷,傷口怎麼就那麼快癒合了呢?

「一定是那條龍給予自己的能力。」李牧羊在心裡想道。「龍的皮肉結實,肉身堪稱無敵。自己融合了龍王的眼淚,多少會受到一些影響——普通劍傷對自己沒有太大的殺傷力。」

李牧羊都不知道是把手掌拿開還是繼續捂著好了,他怕別人也看出自己的異常。

其實早就有人發現了李牧羊的異常,在他受了那麼重的傷之後就跟個沒事人一樣從地上爬起來就已經吸引了兩個人的注意。

第一個是楚潯,楚潯對自己的《繁星劍》很有信心,而且知道這一劍的威力到底有多麼的強大。倘若剛才繁星點點那一劍沒有傷到他也就算了,關鍵是——那一劍的繁星可是將他完完全全的籠罩在裡面,然後引發了兩次大規模的爆裂。

這樣的傷害之後,又承受了自己真正的一劍,他竟然一點事都沒有?

既然這樣的話,自己剛才的那一番努力到底算得了什麼呢?

「這是什麼怪物——」楚潯在心裡不停的詛咒。

另外一個人就是陸契機。陸契機和楚潯同出天都,兩人之前對打對攻過無數次。

以她現在的實力,假如不祭出火鳥或者使用鳳凰之心的能力,其實是沒辦法硬接楚潯的《繁星劍》的。更不敢像李牧羊那般任由繁星劍劍影將自己籠罩,然後還一拳轟過去——

那樣的話,就是她的身體也承受不住。

可是,李牧羊不僅僅承受住了,而且還沒有缺胳膊少腿,看起來沒有任何的後遺症。

「龍族的軀體堅韌,普通刀刃難以破甲。而且他們的自我修復能力是最強大的,治療龐大的身軀也不過只是需要短暫的時間而已——用龍族的修復能力來修復人族弱小的身體,也不過是瞬息之間的事情。難道說,以後這個傢伙就可以像龍族一樣肉身無敵了嗎?」

想到這種可能性,陸契機都開始有些羨慕李牧羊了。

「他憑什麼有這樣的狗屎運啊?」

李牧羊並不知道別人的想法,他對著楚潯比划出一根手指頭,說道:「一次。再試一次。如果這次也輸了,那就證明我現在確實技不如人,心甘情願的向你認輸。」

「現在?」楚潯被李牧羊的話一激,思緒立即就轉移開來。他冷笑不已,說道理:「你覺得以後就有機會超越我了嗎?」

「總是要試試才知道。以後的事情誰知道呢?」李牧羊笑著說道。

因為戰鬥還沒有結束,所以千度他們還不能走進戰場中央。

不過,他們還是遠遠的把自己的關心給送了過來。

「李牧羊,你已經身受重傷,要不要先暫時歇息,約定下次再戰之期?」千度出聲喊道。

林滄海也跟著附和,說道:「就是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