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歷史軍事

逆鱗 第兩百零八章、為他而戰!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的事情。我如果在這個時候退卻,他一定很憤怒吧?我能夠感受到他的情緒。我知道這不是他願意看到的結果。」 「我自己是個小人物,我的身體不堪一擊,我的命運風雨飄遙我只想好好的活著,為了我自己也為了我...

第兩百零八章、為他而戰!

所有人都能夠感受到這一刻楚潯身上散發出來的濃烈殺氣,他們都不明白平時溫文爾雅看起來風度翩翩的美男子為何對李牧羊有著那麼大的恨意。

繁星點點,第一次星光炸裂開來的時候,李牧羊就實實在在的承受了這一擊。

等到他一拳轟出,拳勁引發了接下來更大一波的氣勁爆炸,他更是首當其衝。

連續兩次的衝擊波,將他整個人都給包裹在其中。

李牧羊明顯受了重傷,人在空中的時候嘴角就已經溢出鮮血。

身上衣衫襤褸,狀若乞丐。

臉上和手上也破了不少口子,那是被那些炸裂開的星光劍氣給割傷的。

鐵木心的嘴巴大張,額頭大汗淋漓,嘴裡念念有詞,不停的說道:「快反擊藹—一拳轟破他的腦袋——」

「一劍摧城是《繁星劍》的第二劍,更加凌厲也更加霸道的一劍。第一劍主傷,第二劍主殺。一劍摧城,劍至城滅。當然,假如楚潯能夠將這一劍練至化境的話。這是殺人之劍意,這是殺人之劍決。」林滄海低聲向站在旁邊的千度解釋著說道。他是劍道高手,對天下劍決都有或多或少的涉獵。他知道千度關心這些,所以才在如此緊張的時刻為其分析局勢。「楚潯想殺李牧羊。」

林滄海的頭頂上空懸浮著一把漆黑鐵劍,那把鐵劍的劍刃蠢蠢欲動,顫抖個不停,隨時都有可能衝出去給予敵人致命一擊。

千度的拳頭握緊又鬆開,漂亮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著戰場,臉上卻是平靜如初,說道:「楚潯不敢。」

「可是——」楚潯不服氣。他能夠看到楚潯眼裡的殺機,以及手中長劍的劍意。

殺機可以是偽裝,但是劍意卻難以作假。

至少在這一瞬間,楚潯的劍是殺人之劍,是嗜血之劍。

陸契機的手裡出現了一個紅色的光球,光球裡面探出一個小小的火鳥腦袋。

那隻火鳥一次又一次的想要振翅而出,卻又一次又一次的被她壓在了掌心。

她在等待著。

她也在猶豫著。

羊小虎的臉色也平靜了下來,右手縮在衣袖裡面,所以右邊手臂的衣袖便呼呼的鼓起,就像裡面納藏著一個微型的炬風似的。

他聽到了千度的話,他聽到千度說『楚潯不敢』。

如果楚潯敢在這裡當眾殺人的話,怕是自己的一生也要毀掉了。就是西風皇室也保不了他。

像他這種含著金湯勺出生的孩子,是做不了那種將自己逼向絕路的事情的。他們擁有了太多,心魔也就越發的強大。

李牧羊的身體在空中倒飛,楚潯的身體在急速追趕。

他手裡的長劍在快速的接近李牧羊的胸口,三寸、二寸、一寸——

他刺破了李牧羊的衣衫,刺破了李牧羊的皮肉。

他的劍刃之上出現了血水。

啪——

李牧羊的脊背最先落地,身體重重的砸在石板之上。

嚓——

楚潯的雙腳也同時跟著落地,手裡的長劍仍然刺在李牧羊的胸口位置。

「嘔——」

因為背後那麼一次重重撞擊,憋在胸口的一股子瘀氣一下子就通暢了。

喉嚨一甜,然後便吐出一大口鮮血。

「李牧羊——」眾人驚呼。

李牧羊躺倒在地上看著楚潯,楚潯居高臨下的看著李牧羊。

「李牧羊,你已經死了。」楚潯聲音冰冷的說道。

「怎麼會呢?」李牧羊嘴角帶著淡淡的微笑,說道:「死人怎麼能夠聽到『你已經死了』這樣的話呢?」

「如果這次比武切磋是逞口舌之勇的話,你倒也不會輸那麼慘。」楚潯用李牧羊在比賽之前諷刺他的話來攻擊,說道:「如果是生死搏鬥的話,我手中的長劍再往前刺上一厘——你就死了。你的心臟會被刺穿,沒有人能夠救得了你。」

「可是,你為什麼沒有那麼做呢?」

「你——」楚潯臉上的笑容越發的燦爛,笑著說道:「李牧羊,你是輸不起嗎?一直以來,大家都不知道你的修為境界。我以為,你至少應該比我想象的更加強大一些——如果知道你是如此的不堪一擊,甚至都沒辦法擋下我的第一劍的話,我也就沒有必要如此大費周張的和你約戰了。欺負弱小的事情我是不願意做的,這和我所受過的貴族教育不符。」

楚潯的身體蹲了下來,壓低聲音對李牧羊說道:「李牧羊,你就是個廢物。」

「我一點兒也不怕別人欺負,更不怕別人罵我是個廢物。」李牧羊笑著說道。「你知道為什麼嗎?」

「我還真是有點好奇。」

「因為在很漫長的一段時間裡,大家都是這麼對待我的。他們欺負我弱小,罵我是廢物。當然,這還算是仁慈的。更難聽的話我也聽過不少。」李牧羊說起過往時表情平靜淡定,就像是在說一些和自己毫不相干的悲慘人物。「生下來就成了那幅模樣,我也很無奈埃」

「看來群眾的眼睛果然是雪亮的。」楚潯譏諷的說道。

「說實話,我想過要放棄。在我衡量過自己所會的那一點武道知識之後,我想過隨便找一個借口來推掉這場決鬥,說自己肚子痛,或者腦袋有些不舒服,臨時長了痔瘡——為此我想了無數個理由。」

「如果你當真那麼做了的話,確實要比現在要更加體面一些。」楚潯看著李牧羊的臉說道,他喜歡勝利的感覺,他喜歡被人注視的感覺。他喜歡居高臨下的看著別人,看著那些弱者在自己面前求饒的感覺。「李牧羊,你知道你躺在那裡像是什麼嗎?像是一條受傷的狗,胸口被人捅了一劍的牲口——」

「可是我不能那麼做埃」李牧羊輕輕的搖頭,聲音堅定的說。「我自己可以認輸,可以求饒,可以不要臉,但是——他是一個驕傲自負不可一世的傢伙。在他漫長的人生長河之中,從來沒有認輸或者求饒這樣的字眼出現過。它從來都沒有做過那麼丟臉的事情。我如果在這個時候退卻,他一定很憤怒吧?我能夠感受到他的情緒。我知道這不是他願意看到的結果。」

「我自己是個小人物,我的身體不堪一擊,我的命運風雨飄遙我只想好好的活著,為了我自己也為了我的家人好好活著——」李牧羊眼神裡面綻放出神光,那是一種看起來和信仰類似的東西。「可是,我得為他而戰。即便明知道自己打不過你,還是要端端正正的站在這裡,認認真真的和你打一唱—這該死的尊嚴,該死的面子。」

李牧羊看著插在自己胸口的長劍,沉聲說道:「你要再往前刺一些嗎?」

楚潯的臉色陰沉,這樣的李牧羊是他所不喜的。

自己明明才是勝利者,憑什麼要看他雲淡風輕的篤定模樣?

他有什麼好威風的?他只不過是一個一無是處的廢物。

「如果你做不到的話,那就把長劍拔出來吧。」李牧羊笑著說道:「剛才躺在地上的時候突然間想到一招,我覺得——我還可以再拯救一下。說不定,一不小心就把你打飛了呢?」手機用戶請訪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