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兩百零五章、輸贏第二!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者都可以在旁邊觀戰。決戰雙方的實力和輸贏一目了然。 看不到那些石頭的切角,也看不到石頭與石頭之間的縫隙。就算是最高明的工匠也難以做到的事情。 演武館沒有屋頂,抬頭就可以看到驕陽似火,流...

?

第兩百零五章、輸贏第二!

好男兒擊劍任俠大殺四方誰招惹了你拔刀砍他丫的豈能為了別人的一點好惡就放棄了自己的愛恨觀念導致念頭不通達情緒不舒暢

李牧羊對鐵木心很失望。

「哈哈哈,不用感激我。」鐵木真看到李牧羊瞪大眼睛看著自己,還以為他被自己的豪邁大度給感動化了。用力的拍打著李牧羊的肩膀,笑呵呵的說道:「交友貴在知心。為朋友做出一點點的犧牲。這算是什麼了不得的大事?我們大漠民族的爺們,別的沒有,就是講究『熱血義氣』四字。為了朋友上刀山下火海那就跟吃飯喝水一樣」

因為鐵木心拍打李牧羊的肩膀過於用力,李牧羊吃痛之下差點兒沒有忍住先對著他拔刀相向了。

「其實你可以打的。」李牧羊看著鐵木心,一臉認真的說道。

「你看看,說了不要被我感動了。你看中的人,我怎麼能捷足先登呢?不仗義。」鐵木心搖著腦袋說道。他凶神惡煞的看了楚潯一眼,說道:「我最討厭那樣的娘娘腔小白臉了,總要機會揍他一頓」

頓了頓,一臉尷尬的看向李牧羊,說道:「對不起,我沒有罵你的意思。雖然你的臉也很白,但是但是你的臉沒他那麼校」

「」看在他說自己臉白的份上,李牧羊覺得這個人也不是不可以深交。

鐵木心不願意打,李牧羊也不能強求。打架和戀愛一樣,總要講究個你情我願。

可是,李牧羊認真的想了想,自己並沒有想過要和楚潯打架啊?完全沒有你情我願的『戀愛』感覺。

羊小虎提著書本走了進來,三角眼笑呵呵的打量著眾學生,就跟種莊稼的老農在打量著自己侍弄的莊稼一般的充滿了愛意。這些學生願意選擇屠龍專業,那是對他羊小虎的認可和尊重。同樣的,做為屠龍專業的輔導老師,更是對學生百般愛戴。

「大家都來得挺早的。」羊小虎笑呵呵的說道。

「老師也挺早的。」林滄海笑著回應。這小子不僅僅模樣長得可愛,而且性格也非常的好。平易近人,長那麼好看也沒有覺得自己很了不起,比楚津和陸契機討人喜歡多了。

「哈哈,滄海同學最近又長高了些。」羊小虎對林滄海的『互動』很是滿意,視線轉移到了李牧羊身上,說道:「牧羊同學,你沒事吧?」

「沒事。」李牧羊笑著問道:「我有什麼事?」

「聽說你出去遊玩之時遇到了一些危險,我還過去找你想問問情況呢。結果你不在院里,四處找不到人現在看到你沒事就好。」羊小虎笑著說道。

他掃視眾人,表情嚴肅的提醒在場的所有學生,說道:「斷山山高且大,路陡林深。因為一些特殊的淵源,有不少地方還被設置了遠古禁制,更之地甚至還沒有被人發現察覺。所以你們出去遊玩的時候,盡量走那些人多的地方,不要一味的尋偏僻之地奇幻之所。」

「羊師,我們是星空學院的學生。如果不去那些偏僻之地奇幻之所,又怎麼能夠發現奇珍異獸絕世花果呢?再說,如果不去那些地方,我們在哪裡去尋找巨龍來屠啊?據說那些龍都喜歡住在漆黑幽深的山洞裡面,我們只有下潛到那樣的龍穴才能夠尋找到巨龍然後真正的屠龍。不然的話,不是白學了嗎?」鐵木心對羊小虎的觀點很不認同。「大好男兒就應該去喝最烈的酒,泡最漂亮的妞,殺最兇猛的龍大傢伙說對不對?」

鐵木心說完之後哈哈大笑起來,大家眼神詭異的看著他。

「哈哈哈」越笑越是心虛,最後眼神怯怯的看向眾人,問道:「你們為什麼這麼看著我?」

「白痴。」蔡葩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出聲說道。

以鐵木心的火爆脾氣,聽到蔡葩罵他竟然沒有立即拍桌子而起,只是不好意思的摸著自己的腦袋,大家看向他的眼神就更加的玩味了。

羊小虎走到鐵木心面前,說道:「星空學院鼓勵學生出去探險。老話說的好,讀萬卷山不如行萬里路。但是,至少要做自己能力範圍之內的事情。斷山地理位置奇特,而且四周都是兇險之地。等到你們成為星空強者的時候,天下之大,任君遨遊。不過,在你還沒有成為星空強者之前,還是需要小心謹慎一些。白白誤了性命,這是誰也不願意承受的損失埃」

眾人連連稱是。

特別是遭遇過寒潭危機的李牧羊陸契機千度林滄海楚潯等人更是深有感觸。那個時候,稍有不慎一條小命就交代進去了。而他們遇到的也不過只是一隻千年的蟾蜍而已。要是遇到了更加兇惡危險或者大有來頭的凶獸,甚至是洪荒十大凶獸,他們哪裡還能有逃生的機會?

羊小虎對大家的態度相當滿意,攤開課本說道:「來,我們今天再複習一下上次課上教過的幾個龍語發音李牧羊,你來給大家演示一下。」

「羊師,這次我沒有學好」

「李牧羊,你就不要謙虛了。這幾個發音很簡單,大家都會,怎麼偏偏就你不會呢?在星空學院,有才華就要展示出來,你就不要藏拙了。」

李牧羊只得站了起來,說道:「說的不好,讓大家見笑了。」

然後,他用比較彆扭的語氣把那幾個音調給讀了出來。

羊小虎點了點頭,說道:「掌握的還是不錯的,但是表示『憤怒』的那個音的音調不太對,聲音要更加的低沉,語氣也要更加的尖利」

「謝謝羊師。」李牧羊躬身道謝。

羊小虎擺了擺手,說道:「坐下吧。今天我們繼續學習《龍之語》,掌握了龍族的語言,我們才算是真正的了解他們,知已知彼,才能夠百戰百勝。」

大家翻開課本開始跟著羊小虎的步伐向前學習。

課程結束,羊小虎收拾課本正準備離開時,楚潯站了起來,笑著說道:「羊師稍等。」

羊小虎看向楚潯,問道:「楚潯同學,還有什麼事情嗎?」

「羊師,是這樣的,上次我和李牧羊約定決戰之期,並且請你來做裁判。這件事情你可還記得?」

「啊?是有這麼回事。」羊小虎點了點頭,仔細算了一下日子,說道:「那件事情不是過去了嗎?怎麼?還是要比?」

楚潯笑著點頭,說道:「羊師,男人一諾值千金。說好的事情怎麼能輕易改變呢?並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同學之間的正常比武切磋而已。這在學校裡面是不違規的吧?」

「同學之間的正常比武切磋,不僅僅不會違規,而且是學校大力推廣的事情。為此,學校還專門為了那些學生建造了星空演武場不過,可不能打出了火氣,傷害了同學之間的感情。那樣的話,可就和初衷不符,得不償失。」羊小虎笑著說道。

楚潯點頭,說道:「羊師說的是,我自然是不會有此想法的。輸贏是次要的,在切磋中成長提高才是關鍵。至於其它人有沒有這樣的心胸,那就不是我能夠決定的了。」

羊小虎看向李牧羊,李牧羊笑笑,說道:「我隨意。打不打隨意,怎麼打隨意。」

「好。我相信兩位同學都是豁達之人,自然不會因為一場同門切磋就傷害了彼此之間的情誼。」羊小虎笑著說道。「這也是我們屠龍專業學生本年的第一次正式比武切磋,就把比賽場地放在星空演武場吧。我去給你們做裁判。」

「謝謝羊師。」楚潯躬身道謝,又轉身邀請在場的眾人,說道:「各位同學也請去做個見證。」

「同學們一起去。」羊小虎笑呵呵的說道。

星空演武場位於斷山的東北角,是一幢完全由巨大的花崗岩建造而成的比武常比武場裡面分設四大區域,東、西、南、北四館,同時四館之內又有不少不隔間。學生們在各個隔間裡面進行比武切磋。即隱私又不會影響到其它的決鬥者。

當然,如果你想揚名立萬而且又不怕實力泄露的話,也可以在演武館的公共區域進行比武,那個時候,所有的旁觀者都可以在旁邊觀戰。決戰雙方的實力和輸贏一目了然。

看不到那些石頭的切角,也看不到石頭與石頭之間的縫隙。就算是最高明的工匠也難以做到的事情。

演武館沒有屋頂,抬頭就可以看到驕陽似火,流雲翻滾。

但是,身在館內又不會讓人覺得暴晒或者風吹雨淋。因為穹頂之上被無數星空強者設置了屏蔽禁咒,風吹不進雨灌不進。

羊小虎帶著李牧羊和楚潯在演武館門口進行登記,兩人簽字畫押之後,便分到了一個木製的號牌。

然後,羊小虎帶著李牧羊和楚潯來到了西館一處比較隱蔽的石館裡面。

羊小虎看看李牧羊,又看看楚潯,再次出聲問道:「李牧羊,楚潯,你們倆位確定要在今日比武切磋嗎?」

「確定。」楚潯說道。

李牧羊點了點頭,說道:「確定。」

「那好吧,同學情誼第一,比賽輸贏第二」

在場眾人一臉的無奈,這樣的台詞他們以前也不知道聽過了多少回了。每次學校搞什麼文學創作大賽或者體育比賽的時候,老師們就會把這樣的台詞掛在嘴邊。

結果呢?每個人不還是爭得你死我活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