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兩百零四章、龍臉哪擱!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 不像是為了敲門,更像是一個小小的提醒:提醒小院的主人有人在門口等候著。 陸契機拉開門板,一身黑色勁裝的楚潯正守候在門口。 長發束起,腰配寶劍。整個人英姿勃發,看起來極有精神...

? 第兩百零四章、龍臉哪擱!

御景中學正門門口,停著一輛又一輛等候著接送小主人回家的馬車。

在一輛漆黑的馬車裡面,燕相馬正閉著眼睛悠哉悠哉的哼唱著小曲。

「餓眼望將穿,讒口涎水空咽,空著我透骨相思病染,怎當他臨去秋波那一轉。休道是小生,便是鐵石人,也意惹情牽——老路,什麼時辰了?」

布簾被人揭開,李大路阿諛奉承的臉出現在車窗外面。

李大路是燕相馬的江南舊部,燕相馬護送崔小心回天都的時候,把這幾個得力心腹都帶在了身邊。所以,他們到了天都仍然聽燕相馬的使喚。

「少爺,我問過時間,李小姐快要出來了。」李大路笑呵呵的回答著說道。

「我問你現在是什麼時辰,你答李小姐做什麼?什麼李小姐?誰家的李小姐?」

「少爺,我不是那意思——現在是——」

「行了行了。去看看李小姐什麼時候出來。看到她的身影了趕緊告訴我一聲,本少爺要出去和她來個巧遇。」

「巧遇?」

「巧遇。」燕相馬篤定的說道。「每個人的一生都會遭遇無數次的擦肩而過。但是,李思念恰好從那道門走出來,我恰好又等在那道門的門口——這不是巧遇是什麼?」

「是是是。是巧遇。」李大路連連點頭。

學校門口突然間騷動起來,然後三三兩兩身穿學校制服的學生開始出來。

一波又一波,一群又一群。

從開始等到結束,最後都沒有什麼人從學校裡面出來了,李大路仍然沒有看到李思念的人影。

燕相馬等得不耐煩了,從馬車裡面跳了出來,說道:「怎麼回事兒?為什麼還沒有出來?」

「少爺,李小姐——會不會嚇得從其它的地方逃跑了?」

「跑?她為什麼要逃跑?本少爺是吃人的魔鬼不成?」

「不不不,我不是那個意思——」

「再說,其它能逃跑的地方都有我們的兄弟,她能逃到哪兒去?」

「或許是還沒有出來吧。」李大路安慰著說道。「少爺不急,我們再等等。」

「我急什麼?」燕相馬冷笑。「不就是一個女人嘛。我堂堂的江南大少,監察司長史,還會在意一個女人?」

「那是。少爺是什麼樣的人物,李小姐那樣的庸資俗粉——」

啪——

燕相馬一扇骨拍打在李大路的腦袋上,罵道:「你這狗奴才有什麼資格說李思念是庸資俗粉,你看我不打破你的狗頭——」

「少爺饒命。我說錯話了,李小姐美若天仙——」李大路落慌而逃。

又等了一會兒,仍然不見李思念從學校裡面出來。

燕相馬等了一陣子,快步朝著學校門口走過去。

他一把抓住小環的胳膊,問道:「小環,李思念叫?她怎麼還沒有出來?」

「燕少爺——」小環滿臉小星星的看著燕相馬,說道:「思念姐今天沒來上課,她請假了。」

「請假?」燕相馬臉色一驚,說道:「什麼時候的事情?」

「昨天就請假了。」

「——」

「燕少爺,你要不要回去?恰好我們順路——」

「小環,你先回去吧。我這個月可能不回去。」

「啊?」

「走吧。不要留戀。傷心人——正在傷心。」

送走了一步一回頭的小環,燕相馬悵然若失的模樣。

「少爺,我們明天再來。我就不信李小姐明天還請假。」李大路忠心耿耿的安慰著說道。

「明天,我就要走了埃」燕相馬輕輕嘆息——

清晨。

風和日麗,霞光萬里。

陸契機沐浴更衣,換上星空學院的白色流雲制服之後,門口的敲門聲音也適時的響起。

咚咚——

輕叩兩聲,然後便安靜下來。

不像是為了敲門,更像是一個小小的提醒:提醒小院的主人有人在門口等候著。

陸契機拉開門板,一身黑色勁裝的楚潯正守候在門口。

長發束起,腰配寶劍。整個人英姿勃發,看起來極有精神。

陸契機眉毛微挑,說道:「這是做什麼?」

「今天是我和李牧羊的決戰之日,所以要穿得方便利落一些。」楚潯笑著說道。他微微彎腰,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笑著說道:「請。」

雖然他是小王爺,但是卻一直把陸契機當成公主一樣寵愛著。

陸契機從他面前走過,楚潯主動過來為其關上院門,然後迅速跟在陸契機的身後。

「一定要比?」

「約定了的事情,怎麼能隨便毀約?」楚潯笑著說道。

「不能取消嗎?」

「要是李牧羊主動過來道歉求饒,看在同學一場的份上,我自然可以答應他取消這場決鬥。但是,直到現在他還沒有任何的動作,看來他已經做好了充足的準備。這樣的話,如果我主動提出取消比賽,那不是自認為自己技不如人?要是他再不答應的話,那不更是自取其辱難堪之極?」

陸契機沉吟片刻,說道:「如果你同意的話,我可以去找他談談。這件事情就此擱置,誰也不會再提起來。」

楚潯若有所思的看著陸契機,說道:「你是在擔心我?還是在擔心他?」

「你覺得呢?」

「如果是擔心我的話,我心裡會很高興。不過,我還是希望你能夠對我有一些信心。別的人我不敢保證,至於李牧羊的話,他的修為境界應該遠不如我吧?我試探過,他現在不過是空谷之境,連氣海都沒有填滿,更不用說其它了。和他對戰,勝之不武。」

「你真的——這麼有把握嗎?」陸契機輕輕嘆息。看得出來,楚潯確實是一幅胸有成竹的模樣。看來他根本就沒有把李牧羊這個對手放在眼裡。

可是,她又沒辦法告訴楚潯李牧羊的真實身份。甚至連她自己也不知道李牧羊現在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境界——

只是,融合了龍王眼淚的怪物,繼承了那條黑龍衣缽的混蛋,想必——很難搞定吧?

就是自己,也沒有十分的把握說一定可以幹掉李牧羊。

楚潯臉上的笑容收斂起來,說道:「看來你確實是不相信我了。怎麼?你知道李牧羊的真實境界?還是說,他最近掌握了什麼我不知道的絕世功法?」

「我只是不希望看到你輸。」陸契機說道。

楚潯的嘴角浮現一抹笑意,說道:「放心吧。你不會看到這樣一幕的。」

陸契機表情淡漠,不再在這個話題上面繼續。

今天中午是羊小虎老師的龍語課,所以李牧羊早早就趕到了授課地點。

他和早他一步過來的蔡葩打了聲招呼,然後便翻開《龍之語》用功起來。

融合了龍王的眼淚后,龍語對他而言已經不再是什麼難題。除了特別晦澀古老的一些咒語或者祭語讀起來有些吃力,其它的看起來和帝國語沒有什麼兩樣。

他之所以要表現的認真一些,是因為他擔心自己過於優秀的龍語能力被人懷疑。天道酬勤,到時候就可以推說是自己日日苦學才有這樣的成就。

千度和林滄海來了,陸契機和楚潯也進來了。

李牧羊看到楚潯的衣著打扮時,眼神微凜,然後便恢復了平靜。

他還穿著那身流雲袍呢,並沒有刻意換什麼適合打鬥的衣服。

他的心裡並沒有忘記今天要決鬥的事情,只是也並沒有把它看得特別重要。就是覺得是一件很微不足道的事情,打也行,不打也行。

無所謂。

楚潯和李牧羊的眼神對視,嘴角浮現一抹冷笑,然後便轉過身去尋找自己的位置。

鐵木心坐到李牧羊身邊的位置,捅了捅李牧羊放在桌子上的手臂,小聲說道:「那小子眼裡有殺氣。看來你們今天的一戰難以避免了。」

李牧羊笑笑,說道:「別人要打,我也只好奉陪到底。逃避不是我的風格。」

「有沒有贏的把握?」

「以前沒有打過,都不知道他的深淺,哪裡談得過必勝的把握?」李牧羊微笑著說道。「儘力而為罷了。」

「要不要我先和他切磋一番,然後——」後面的話他沒有說出來,不過,他倒是用自己的手狠狠地做了一個『嚓』的動作。

上次因為陸契機的事情,他和楚潯發生過衝突。沒想到這小子還挺記仇。

「謝謝木心兄。」李牧羊就喜歡這種說話直接做事又粗魯的傢伙。不過,他還是拒絕了他的好意,說道:「如果你先把他的胳膊給折斷了。那我這不就是勝之不武了嗎?贏了也顏面無光不是?」

「當然,如果木心兄確實想要做這件事情的話,我也不會攔著擋著,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選擇的權利。我不能因為要和楚潯決鬥,就不允許別人和他發生衝突——這對木心兄不公平。」

鐵木心一巴掌拍在李牧羊的肩膀上,咧著大嘴說道:「牧羊兄弟,我就喜歡你這樣的性子。有什麼說什麼,絕對不藏著掖著。是個爺們。」

「牧羊兄弟放心,既然你要和那小子決鬥,我是絕對不會破壞你的好事的。你先和他堂堂正正的打一場,如果你輸,我再上,咱們兄弟聯手,絕對讓他討不到便宜。」

「——」李牧羊瞪大眼睛看著鐵木心。這傢伙是不是智商欠費了啊?趕緊充金幣進去埃我把話說的那麼明白,你都不明白我的用意嗎?我根本就沒想過要和他堂堂正正的打一場好不好?

贏了理所當然,因為我是條龍嘛。

萬一打輸了呢?我的龍臉往哪兒擱?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