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兩百零二章、老謀深算!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的黑臉漢子一臉誠摯的看向主位上的老人,沉聲說道。他還是步卒的時候,被陸行空給提拔起來。然後經歷大小陣仗無數,成為震懾一方的鐵壁將軍。 他所擁有的一切都是面前這位老人給的,如果不是他的話,沒錢送...

? 第兩百零二章、老謀深算!

「此話何解?」楚先達冷笑出聲,說道:「朕和國公大人看中的人,自然是錯不了的。難道因為那個老傢伙推薦了一個許達,我們就得改變主意把人給換掉?國公大人不要擔心,該是誰的就是誰的。哪些人是可用之人,哪些人是能用之人,朕心裡有數。」

「陛下,國尉大人隨手落的這步棋怕是不好解埃」崔洗塵知道面前這位君王有意考核,也不好藏著掖著讓他對自己起疑。「國尉大人推薦許達為陛下重建監察司,陛下可曾想過,此事如何決策?」

「嗯?我正想和國公大人商議此事呢。國公大人以為如何?」楚先達一幅我很信任你的模樣,笑呵呵的說道。

「其一,允了國尉大人的建議,由許達為陛下重建監察司。但是,這樣問題就來了。許達一直在外面領軍打仗,可鎮守邊關成為一方猛將,卻不一定能夠做好監察司督察百官的細務工作。再說,監察司是陛下的監察司,是為陛下督察考核百官提供信息參考的極權機構。說是陛下的眼睛和耳朵都不過份。這樣一個核心部門,陛下必須要使用自己能夠絕對信任的心腹人員方可放心。如果領導者的心思偏了,或者說心思不在陛下這裡,那麼監察司就有可能成為打擊異己的一個暴力機構。這對國家社稷有大危害,陛下不得不考慮防備。」

「國公大人說的是。」楚先達點頭說道。「自然是要找一個朕能夠絕對信任的人。不然的話,監察司形同虛設。」

「其二,拒絕國尉大人的建議,仍然堅持陛下原定的人眩這樣,問題也同樣來了。」

「又有什麼問題?」

「陛下,你想想,許達是何許人也?以步卒之身,為國征戰數百次,百戰百勝,幾無敗績。鎮守碎龍淵十數年,邊關穩固,軍士信服。被國人稱之為『鐵壁將軍』。這是國尉大人剛才所說的原話,他說這些話是有深意的。以許達這樣的戰績和功勛都難以接任監察司掌印一職,那麼,陛下要找一個什麼樣的人物才能夠比許達更加資深也更加優秀呢?」

「這個老東西——」楚先達氣憤之極。沒想到三言兩語之間,那條老狗竟然就全自己設置了這樣一個讓人腦袋生痛的緊箍咒。

「崔見一芥布衣,以前無官無職,而且離開天都數年,身上沒有半點兒功績。許達被否,那麼崔見就更難以接任了。不然的話,陛下如何向國尉大人解釋?又如何讓百官民議信服?如果陛下堅持使用崔見的話,任人唯親這頂帽子怕是要被扣上了。這對陛下清譽有損。我崔家世代受西風皇室厚待隆恩,豈能眼睜睜看著陛下落人口實被人筆論口伐?所以,崔見不能成為監察司掌印,陛下需要另擇英才。」

「國公大人一心為朕,朕心甚慰。」楚先達上前拉著崔洗塵的手,親自把他送到錦凳上面坐下,說道:「父皇臨終時將我託付給國公大人,就是看重國公大人的忠義智勇。現在能夠真正一心為朕著想的臣子真是少之又少,朕心中時常自責,是不是朕寡待了諸臣工,所以才會人心向背,出現這樣的情景?」

「陛下寬厚仁慈,百官恭謹,萬民愛戴。此時西風國泰民安,國力日上,哪裡會有人心向背之景?」

「國公大人這是安慰之語,不可當真。」楚先達哈哈大笑,看起來心情倒是好了許多,說道:「許達不行,崔見也不行,國公大人還有何建議?」

「陛下可擇一德高望重之人來主持監察司。」崔洗塵說道。

「德高望重之人?」

「以前也有過這樣的先例。洪治年間,就是由君王選擇一王爺來挂名掌管監察司,只不過那些王爺並不理事,大小事務還是交由下面的掌印和長史來負責。而彙報的對象也仍然是君王。後來康隆帝覺得程序繁瑣,便改由監察司直接向其本人負責。」

楚先達眼睛一亮,拍掌說道:「此許大妙。我找一王爺來掌控監察司,監察司不設掌印,只設三長史。三長史只要都是我們的人,那監察司就仍然由我一人掌控——妙哉妙哉。」

「陛下英明。」崔洗塵拱手稱讚,並不以此計是自己所出而洋洋得意。

「這樣一來,陸行空那個老傢伙也沒有什麼話好說了吧?王爺是皇室血統,貴不可言。豈是他小小一個許達將軍可以相提並論的?」

「陛下所言甚是。」崔洗塵沉聲附和。「這樣一來,百官也不會有什麼異議,民心也自然是支持和贊成的。王爺是陛下家人,陛下使用自己的家人來為耳目,這不是應有之事?誰有資格反對?」

「國公大人覺得哪位親王可以為朕分擔此事?」楚先達一臉笑意的問道。

崔洗塵滿臉惶恐,趕緊避嫌的說道:「這是陛下的家事,外臣不敢置言。」

楚先達指了指崔洗塵,說道:「國公大人這小心謹慎的性子喲,是應該要該一該了。是朕當面問你,你直接回答不就得了。難道我還會懷疑國公大人對朕有二心不成?」

「陛下英明。」崔洗塵笑笑,並不接話。

「國公大人覺得福王如何?」

「福王自然是極好的。」

「那康王呢?」

「康王也是極好的。」

「是福王好還是康王好?」

「福王和康王都是賢德王爺,陛下覺得誰合適,那就是誰合適。」

楚先達也不再逼迫這頭老狐狸了,知道從他嘴裡是沒辦法套到什麼直話的。當然,如果他當真大力推薦哪個王爺,自己心裡怕是會立即把那個王爺給打入冷宮。重臣結交皇室貴戚,這是想要造反不成?

「那就由福王來替朕挂名執掌監察司吧。監察司不設掌印,只設三大長史和十二少史。」楚先達看向崔洗塵,說道:「崔見擔任監察長史一職,不算是辱沒他吧?」

崔洗塵趕緊起身道謝,說道:「雷霆雨露皆是皇恩。陛下對他委以重任,崔見必定肝腦塗地,萬死不辭。」

「行了行了。」楚先達擺手說道:「誰讓他肝腦塗地了?誰讓他去萬死了?給朕用心辦事,好好活著,朕不會虧待崔見,不會虧待你們崔家。」

「陛下仁慈。」崔洗塵笑著說道。

「事情就這麼定下來吧。」楚先達感嘆著說道:「陸家那老頭著實不簡單埃隨手落了一枚棋子,就把你我二人給逼迫到如此地步。」

「國尉大人智慧似海,是我西風之福。」崔洗塵說道。

「嘿嘿,但願你心裡是當真這麼想的。」楚先達笑著說道。

「陛下,監察司的事情解決了,許達將軍又當如何安排?」

「許達——」楚先達沉吟片刻,說道:「國公大人有何高見?」

「陛下,因為一些私怨,這件事情臣不願意涉入其中。但是,許達必須要安排,而且要儘快安排。不然的話,恐怕又多生無數事端出來。」

「是埃國公大人的心情朕能了解。」楚先達點了點頭,頗為疲憊的說道:「你可以不涉入其中,朕卻不得不給他們一個答覆。用那個老傢伙的話來說就是,許達這一次是受了委屈的。勞苦功高的將士,受了這樣大的委屈侮辱,朕自然是要妥善安排,給予補償。這樣才不會讓邊關將士寒心。」

「可是,朕心中的委屈誰來補償啊?」

年輕的帝王臉色陰沉,聲音惡毒。

崔洗塵低眉順眼,面若止水——

茶氣肆意,滿室芬芳。

書房之內,幾個男人席地而坐。

「將軍,何必為了我的事情再去煩擾陛下,那位原本就對——就對我們不太友善。將軍這樣步步緊逼,怕是他心中更添惡感。」一身灰色便裝的黑臉漢子一臉誠摯的看向主位上的老人,沉聲說道。他還是步卒的時候,被陸行空給提拔起來。然後經歷大小陣仗無數,成為震懾一方的鐵壁將軍。

他所擁有的一切都是面前這位老人給的,如果不是他的話,沒錢送禮又無權勢背景可依仗的人,怎麼可能平步青雲成為將軍?那是他當年想都不曾敢想的事情埃

「我不去逼迫,那位就對我們有好感了?」陸行空端起茶杯小抿一口,一幅雲淡風輕的模樣。「我每日去見他,雖然讓他心生惡感,但是至少知道我們不是好欺負和敷衍的。如果我們什麼話都不說,什麼事都不做。以那位的性子,必然覺得我們軟弱好欺,到時候他一步步的試探,再一步步的奪權,到時候我們想要說些什麼話做些什麼事都是有心無力了。」

「可是將軍——」

「我知道。」陸行空擺手,說道:「世人皆言我陸行空過剛易折。可是,如果我不強硬一些的話,你們的骨頭就要被打斷,脊樑也要被壓彎下去了——沒有骨頭和脊樑的將軍,可不是百姓的福氣埃」

PS:昨天身體不舒服,就停下來整理了一下思路,把後面的情節理順了。這樣寫起來才有那種暢快感,不然就失去了寫書的本意。

感謝隨小小小朋友的萬賞,一直有個問題想問,哪裡小了?感謝星夜邪黃金萌的萬賞,小星星好久不見。

感謝飼養家小朋友的萬賞,好多妹紙喊著說求土豪包養——我也想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