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歷史軍事

逆鱗 第兩百零一章、步步為營!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等等。」楚先達想了想,說道:「算了,讓他進來吧。」 「是。陛下。」李福答應著說道。 楚先達看向崔洗塵,說道:「國尉大人,你老先在後殿歇息,吃些茶點。我看看那個老傢伙有什麼事情要來見朕...

?

第兩百零一章、步步為營!

養心殿。

西風帝國至高無上的君王楚先達正在會見臣子,崔家家主崔洗塵恭敬的站在楚先達的面前,這位三朝元老給予了年輕的皇帝最高的尊重。

「國公大人,你老坐下說話吧。咱們名為君臣,實若父子。皇父駕崩之時,拉著我的手說讓我視你為假父,言聽計從,莫敢忤逆。這些年來先達有所成就,也多虧了國公大人的鼎立支持。不然的話,奸臣當道,大權旁落,國將不國。我這皇帝做的也不開心。」楚先達指了指面前的錦凳,示意崔洗塵坐下說話。

&「君君臣臣,父父子父。禮不可廢。」崔洗塵躬著腰背,神情固執的說道。「蒙先皇恩寵,所以才能夠有今時今日的榮華富貴。洗塵一直感念在心。能夠為皇室效力,這是我崔家舉族上下的無上榮幸。至於假父之說,陛下千萬不可再提——那是折殺洗塵,恐難久壽。」

「哈哈哈,你這個老傢伙,還擔心自己命不夠長呢。」楚先達哈哈大笑,對崔洗塵這個老臣子的表現更加滿意了。「原本也不應當在這個時候打擾國公大人,一來,想要請國公大人來見上一面,請國公大人寬寬心。照人的事情我都記在心裡,我可以在此保證,絕對會讓照人冤屈得雪。讓那些無法無天者付出慘重代價。」

說這句話的時候,楚先達已經有些怒不可竭起來。不管崔家的態度如何,自己的顏面被掃這件事情就是讓人無法接受的。

「謝陛下。」崔洗塵感激涕零,就要跪下磕頭。

崔先達搶先一步,攙扶著崔洗塵的胳膊,說道:「國公大人,不用行此大禮。照人是為朕辦事的時候遇害的,這件事情朕也深感痛心。那個李牧羊不僅僅殺了崔家的好兒郎,也殺了朕的好臣子。無論如何,都要讓他血債血償。」

「有陛下這句話,照人死得不冤。」崔洗塵老淚縱橫。

「只是,因為陸家那個老傢伙一直在朕面前哭哭啼啼的,而且照人做事不夠利落,也著實有些把柄被人給抓住,所以——國公大人還請暫且忍耐一些時日。」

「老臣明白。江山社稷為重,陛下萬萬不可為了照人復仇而傷了國體。」崔洗塵沉聲勸慰。

「國公大人才是朕的知心人埃」楚先達感嘆不已。「還有一件事情需要和國公大人商量。照人離開之後,朕感覺耳目失聰,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所以,朕尋思了一番,覺得是時候重建監察司了。之前的監察司是由照人在負責,朕是信得過的。所以,朕想著,這次看看國公大人能不能再給朕推薦一個好人選,能夠替朕忠心辦事的好臣子。」

「補償來了。」崔洗塵在心裡想道。

面上不動聲色,很是認真的思考了一番,說道:「崔見能擔此重任。」

「崔見?」楚先達想了想,說道:「被稱為崔家七子之首的崔見?」

「陛下,他不是崔家的七子之首,而是西風帝國的七子之首。他是我崔家的兒郎,但更是帝國的兒郎,是陛下的子民。在帝國有需要的時候,他們隨時都要站出來拋頭顱灑熱血,為國家守土,為陛下分憂。」

「好好好。」楚先達大喜,笑著說道:「好一個為國家守土,為陛下為憂。要是人人有這樣的覺悟,何嘗我西風不興?崔見之名我是耳熟能詳,曾經連續三年獲得帝國的武比狀元,是天都一等一的英雄少年。後來聽說出去修行遊歷,數年沒有他的消息。現在應該大有長進吧?」

「是否有長進,還需要陛下親自考核。老臣不敢妄加稱讚,怕陛下難以入眼。」崔洗塵一臉認真的說道

「哈哈哈,你這老傢伙就是太過謹慎了。」楚先達哈哈大笑起來,說道:「你讓崔見過來見我,要是合朕心意的話,朕就把監察司交付到他的手裡,像是照人一般的信賴重用——」

「謝陛下。」崔洗塵躬身致敬。

君臣談興正濃時,內侍李福過來稟告,說道:「陛下,國尉大人來了,說是有急事面聖。」

「陸行空那個老——」楚先達聽到這個名字就無名火起。他的人被殺了,事情攪黃了,這個老頭子還每天跑來哭哭啼啼的說要給他一個公道。讓朕給他一個公道,誰給朕一個公道?「他來幹什麼?」

「沒說。」

「不見。」

「是。陛下。」李福轉身要走。

「等等。」楚先達想了想,說道:「算了,讓他進來吧。」

「是。陛下。」李福答應著說道。

楚先達看向崔洗塵,說道:「國尉大人,你老先在後殿歇息,吃些茶點。我看看那個老傢伙有什麼事情要來見朕。」

「是,陛下。」崔洗塵朝著殿下看了一眼,在內侍的帶領下朝著後殿走去。

陸行空跟著李福進殿,等到跪下行完叩拜大禮之後,楚先達坐在高椅之上問道:「國尉大人,今天來見朕所為何事啊?」

以陸行空的年齡身份,原本是不用行此大禮的。而且,行禮之後也是應該賜座的。

但是因為楚先達對陸行空不滿,所以故意忘記了這岔。任由他跪著在自己面前答話。

「臣有一柬,還請陛下採納。」

「嗯?有何建議?」

「臣想請陛下重建監察司。」陸行空表情凝重的說道。

「——」

楚先達的第一反應就是自己身邊有姦細,剛剛要做的事情就被人給賣給了這個老匹夫。

但是,這速度也太快了一些吧?

而且,打聽到自己想要重建監察司的事情,陸行空這個老傢伙不是應該極力反對才是嗎?上一次也是他百般阻攔,但是自己仍然把監察司交到了崔照人的手裡。這一次他怎麼反其道而行了?

難道說,他感覺到自己的危機,想要用這件事情來緩和和朕的關係?

還是有其它自己難以看明白的企圖?

「監察司是帝王耳目,有監察百官,護國守土之職責。監察司遭遇劫難,數十名帝國鐵血軍人命殞大江,實在是令人痛心惋惜的事情。但是,國不可一日無君,君不可一日無監察司。還請陛下收起悲傷,早做決斷,重新建立打造一個更加堅固也更加效率的監察司,為陛下排憂解難,辨別忠奸。」陸行空沒有在意楚先達的態度,而是跪在那裡接著陳述利弊。

「國尉大人的建議很好,只是——我還需再考慮考慮。」楚先達發現自己和這個老傢伙說話時需要謹慎斟酌,不然一不小心就中了他的圈套。想到自己貴為帝王卻這般可憐,對這個老傢伙更是痛恨不已。重建監察司原本就是他存在於內心已久的想法,這件事情務必是要做成的。可是被這老傢伙一攪和,他開始有些不太確定了——是不是裡面存在著什麼自己沒有考慮到的漏洞和危機?

楚先達心思複雜,卻還要凝神敷衍面前這個老傢伙,說道:「重建監察司是國之大事,我還需要和各位臣工商量一番,再做決斷。」

「陛下廣開言路,是國民之福氣。」陸行空笑著說道。「如果陛下重建督察司的話,老臣有一得力人選推薦。鐵壁將軍許達,以步卒之身,為國征戰數百次,百戰百勝,幾無敗績。鎮守碎龍淵十數年,邊關穩固,軍士信服。被國人稱之為『鐵壁將軍』。」

「上次因為受崔照人所構陷,致使許達將軍被拘捕至天都,直到現在還賦閑在家,難以返回碎龍淵——所以老臣建議,不若陛下讓他為你重建監察司,一為彌補許達將軍所承受的屈辱,另外,也是陛下向邊疆軍士證明,你是信任邊軍的,你願意還以許達將軍清白,並且願意將其留在身邊重用。我想,許達將軍若是得此重任,必然會感激涕零,為陛下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

楚先達很想罵娘。

老子剛剛才選好監察司掌印史的人選,你這條老狗就想把自己的親信安插進來。

如果當真讓許達做了那監察司掌印,他確實會感激涕零,鞠躬盡瘁,但是感激和盡瘁的對象是你陸行空而不是我楚先達。

你以為我是白痴不成?

「國尉大人——」楚先達強行壓制心中戾氣,哈哈大笑起來,說道:「你能夠時刻為朕著想,急朕之所急,實在讓朕欣慰不已。只是這件事情是國之重事,我還需要和大傢伙一起商量商量,然後再好好斟酌一番——給朕一些時間,如何?」

「老臣恭候陛下聖裁。」陸行空一臉恭敬的說道。

等到陸行空行禮拜別,楚先達再次讓人把崔洗塵給請了出來。

崔洗塵聽說了陸行空到來的目的之後,嘆息著說道:「國尉大人下得一手好棋埃步步為營,神鬼難測。崔見怕是難以為陛下分憂執掌監察司了。」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