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一百九十八章、少年無憂!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 天都的關係實在複雜,李思念在這裡人生地不熟,對這座巨大的城市有一種陌生和恐懼感。 於她而言,這座西風帝國最熱鬧的城市就是一座空城。因為沒有什麼人是她所真正能夠交心的。 她雖然只是一...

第一百九十八章、少年無憂!

李思念懶得和燕相馬廢話,雙手抱胸,直接了當的說道:「說吧,你想做什麼?」

「我沒想做什麼埃今天陽光明媚,春風萬里。我就是出來看看山水找找靈感寫寫詩詞,沒想到一不小心就遇到了你——現在是準備要回去了吧?」

「你不會又要說自己恰好順路吧?」李思念一臉冷笑的說道。已經被他順路好幾十回了,學校裡面的學生都以為燕相馬是她的白馬王子理想情人了。

「本來就順路埃」燕相馬一幅理所當然的模樣,說道:「陸府在玄武大街,我們燕府也在玄武大街。只不過一個是在街東頭,一個是在街西頭而已。你回去,我也回去,這不是順路是什麼?總不能因為你要回去,玄武大街那條道就不讓別人走了吧?忒霸道了不是?」

「好。你要回府是吧?」李思念指著那條泥路,說道:「你走。你在前面走。」

「嘿,你這小女人也管得太多了些吧?你連我回不回去我什麼時候回去這樣的事情都要管?莫非——你對我有意思?」燕相馬把自己的俊臉給湊了過來,嘻皮笑臉的說道。

「你走不走?你要是不走,那我就走了。你不要在後面跟著。」

「李思念,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這樣的無禮要求,你以為我燕大少爺會答應嗎?」燕相馬『啪』的一聲打開摺扇,厚顏無恥的說道。

「——」

「思念姐——」小環輕輕的搖晃著李思念的胳膊,說道:「燕公子也是一番好意,他要是想跟著,那就讓他跟著好了。又不礙我們什麼事兒,你說是不是?」

「是啊思念,咱們今天走這後門,萬一要是遇到個歹人什麼的多不好——咱們還是讓燕公子送一送吧?」

「燕公子,原來你也是住玄武大街啊,聽說那裡住的非富即貴呢,一看燕公子就是富貴人家出來的大少爺——」——

李思念來到天都進入御景中學后,燕相馬便形影不離的跟在了屁股後面。

每當李思念走出校門準備回家時,都會發現燕相馬等待的影子。有時候她故意留到最後,想要讓燕相馬誤會以為自己早就離開了。可惜燕相馬從來都沒有上當過,她留到多晚,他就等候到多晚。

李思念也試著從其它的地方逃脫,譬如走學校的後門——結果也很不理想。

這傢伙簡直就是個幽靈,無論你逃到哪裡,他都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從你的背後從你的頭頂或者其它的什麼地方跳出來。

而且,隨著接觸時間增加,燕相馬沒能降服李思念這匹小野馬,倒是把李思念身邊的這群小花痴全都給征服了。

用她們的話說就是:我從來都沒有見過賤得如何清新脫俗讓人恨不得撲上去狠狠的在他的俊臉上咬上一口的男人。

要想搞定女神,就先搞定女神身邊的丫鬟。

不要問為什麼每個女神身邊都會有一個小丫鬟這種愚蠢的問題。

顯然,燕相馬已經成功的邁出去第一步。

「謝謝。謝謝各位漂亮妹妹——」燕相馬對著幾個女孩子拱手道謝,風度翩翩的模樣,說道:「明天中午望春樓,我請大家吃燒鵝。」

「謝謝燕公子。」

「哇,燕公子又要破費了呢。」

「燕公子不僅僅長得帥還豪邁大方——」——

李思念懶得聽他們互相吹捧,索性第一個走在前面。她要趕緊回家,不能讓父母在家等得急了。

燕相馬對著幾個女孩子拱了拱手,使了一個眼色,然後大步朝著前面的李思念追了過去。

李思念不想讓燕相馬追上,她開始加快步伐。

燕相馬不慌不忙,走起來雲淡風輕,卻又不緊不慢的一直跟在李思念的身邊。

兩人比拼了一陣子腳力,回頭張望時,那幾個女孩子已經消失不見了身影。

「呀,小環——」李思念急了,想要轉身去尋人。

「不用去找了。」燕相馬笑著說道。「她們是不會跟上來的。」

「燕相馬——」

「小生在此。」

「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天啊,我表現的還不夠明顯嗎?難道你還看不出來?」燕相馬一臉驚訝的說道。「這樣的事情我也沒有太多的經驗。是不是我太靦腆含蓄了?要不,我當面和你講出來——」

「不要講。」李思念伸手攔截,說道:「你不要講,講我也不會聽,聽了也不會答應。」

「我就是想找個地方撒泡尿,這樣都不行?」

「——」

「算了。你不答應那我就不撒了。我忍著。」燕相馬沉聲說道。「一個男人憋尿的能力好不好就在於他的腎能力好不好,正好你今天給我做個見證。」

「燕相馬——」

燕相馬笑笑,說道:「思念,你怎麼住到了陸府?你們家和陸家是什麼關係啊?」

「我和陸家是什麼關係又和你有什麼關係?」

「好奇問問。」燕相馬#眼裡閃過一抹愁容,笑著問道:「最近李牧羊和你有過聯繫嗎?」

李思念一臉警惕的盯著燕相馬,說道:「燕相馬,你是跑我這兒來打探軍情了吧?」

李思念來到天都也有一段時間了,也聽說過一些哥哥殺了崔家的一個很重要的人物這樣的傳聞,當然,她本人是不願意相信的。

哥哥那麼好的人,怎麼會殺人呢?

再說,就算哥哥真的殺人,那也一定殺的是個壞蛋。

因為這件事情,自己來到天都之後還從來沒有和崔小心見過面。

江南舊友,在那樣的血海深仇之前實在太脆弱不堪。

燕家和崔家關係密切,燕相馬和那個死者好象是表兄弟的關係。他每日跑到自己面前晃悠,會不會就是存了其它的心思?

天都的關係實在複雜,李思念在這裡人生地不熟,對這座巨大的城市有一種陌生和恐懼感。

於她而言,這座西風帝國最熱鬧的城市就是一座空城。因為沒有什麼人是她所真正能夠交心的。

她雖然只是一名學生,卻已經感受到了那種風雨欲來的壓迫感。

好在,暫時還有陸家站在前面替他們擋風避雨。要是陸家不再幫助他們,怕是他們那個小小的四口之家會被那些文明的怪獸給瞬間撕得粉碎。

燕相馬怒了,用扇子指著李思念說道:「李思念,你把我燕相馬當成什麼人了?我要是想要找你打探消息,就直接把人給抓了。我可告訴你,我是江南城有名的紈刳大少,什麼事情我都能夠做的出來。」

噗嗤——

李思念嬌笑出聲。

「笑什麼笑?嚴肅點兒,我正在生氣呢。」

李思念上前拍拍燕相馬的胳膊,說道:「好了。算我說錯話了。我向你道歉。」

燕相馬便不再生氣了,『啪』的一聲打開扇子,輕輕的搖晃著說道:「你這就相信我了?不再懷疑我是個姦細?」

「你不是那種人。」李思念笑著說道。年輕的女孩子巧笑嫣然,明媚的陽光照在她的臉上,讓她有一種神聖而柔美的光澤。「我感覺的出來,你不會做那樣的事情。」

「你的感覺真准。」燕相馬讚歎著說道。

李思念嘴角含笑,說道:「這裡是天都,是我觸手難及的地方。我們在這裡人生地不熟,只能住在別人的家裡,沒有任何自保的能力。如果你想在我這裡得到什麼,只要略施手段,我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哪裡用得著每天在學校門口守著,又是上牆又是爬樹的,費這麼大的功夫瞎折騰?」

燕相馬一臉的辛酸模樣,說道:「你真是我的知心人啊,我這受的苦那是山高海量難以訴說——」

「哥哥沒有和我聯繫。」李思念打斷燕相馬的訴苦,出聲說道。「好久好久了,他都沒有給我們寫過信,也沒有讓人傳過音,甚至他都不知道我們到了天都吧——也不知道哥哥他現在過得怎麼樣了,我真是想他埃」

看著女孩子臉上毫不掩飾的濃烈思念表情,燕相馬心頭微酸,笑著說道:「你哥哥當然不會有事埃你知不知道,星空學院是整個神州最神秘也最厲害的學校,當年我也是想要進去的,不過後來我嫌棄路太遠,學校位置太偏,所以就懶得過去——」

「你是沒考上吧?」李思念一臉鄙夷的說道。

「又被你猜中了。你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蟲埃」

「你才是蛔蟲呢。」

「好吧,那我就做你肚子里的蛔蟲。」

「燕相馬,你這個噁心的傢伙——」

「那話可不是我說的,是你先說的好不好?」——

兩人一路打鬧,燕相馬把李思念安全護送到陸府的後門門口。

燕相馬笑笑,說道:「我不方便進去,咱們就在這裡分別吧。看看明天還有沒有緣分再次偶遇。」

李思念眯著眼睛笑了起來,說道:「一定不會。」

「我不信。」燕相馬堅定的說道。

她對著燕相馬揮了揮手,說道:「我進去了。再見。」

燕相馬笑著招手,嘴裡哼唱著輕快的小曲,轉身朝著玄武大街西頭的燕府走去。那裡是他的家族府邸所在的位置。

「燕相馬。」一輛馬車在他的身邊停了下來,一個威嚴赫赫的男人聲音傳了過來,喝道:「上車。」手機用戶請訪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