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武俠修真

逆鱗 第一百九十六章、生鱗幻爪!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水桶里,水面平靜安逸,只有細小的漣漪在輕微的蕩漾開來。 李牧羊的思緒清凈空明,腦域裡面有一顆顆金色大字在閃爍。 那是《行雲布雨決》的口決,在李牧羊修行這種功法時,它會以這樣的方式呈現在...

? 第一百九十六章、生鱗幻爪!

關上院門,李牧羊回到室,從枕頭底下取出那本《龍之語》。

「生而為龍,福澤萬方。死而為神,德脈流長。」

「生而為龍,橫掃亂邦。死而為神,神州永昌。」

李牧羊輕輕的吟誦著,心裡悲慟不已。

聽說了那樣的龍族秘史,繼而融合了龍王的眼淚,李牧羊更能夠體會到龍族的悲痛,對他們的處境感同身受,同情不已。

再次讀起這本《龍之語》,和之前是完全不一樣的感受。

上一次讀起的時候,心中充滿了好奇,以及自己竟然能夠看懂龍語的驚喜。

他懷著探秘獵奇的心理去讀的,還有種想要讓所有人知道自己有這方面的特長但又只能強行壓抑隱藏這個秘密的憋屈感。

現在他讀懂了龍族的悲情、龍族的苦難,以及那字裡行間難以掩飾的緬懷和蒼生為王的使命感——

龍族是為了神州和平而來,卻又受人類蠱惑背叛,幾乎全族被屠繆殆荊

現在,龍族的振興大任竟然託付給了一個人類——還有比這更加荒謬的事情嗎?

《龍之語》剛剛響起,怒江江面再次風起雲湧,大浪滔天。

「快去看,怒江又怒了——」

「怒江是不是隱藏著什麼怪物?不然的話怎麼會經常掀起巨浪?」

「等到我學有所成,定當潛入怒江底下去一探究竟——」——

星空學院的學子們紛紛趕了出來,站在斷崖邊沿朝著遠處張望,對著怒江的波濤大浪指指點點。

李牧羊已經知道這段文字是《祭龍咒》,所以也不敢多念。他怕自己再次召喚出那些龍魂,被有心人發現是自己搞的鬼,到時候也不用再想著要覆滅人族了,怕是人族很快就把自己給覆滅了——

雖然融合了龍王的眼淚,擁有了龍王的記憶和各種各樣的功法秘籍,可是,李牧羊需要時間和精力去將它們佔為已用——現在的他也不過就是一個空谷境的低級修行者而已。羊小虎來了都能夠一巴掌把他拍死。

當然,他這麼說並不是看不起羊師。李牧羊從內心深處還是很喜歡他的。

李牧羊停止了吟唱,怒江江面上的風停了,浪息了,江面平靜,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那些圍觀的學生們又等了一會兒,發現沒什麼熱鬧要看,就各自散去。

李牧羊把《龍之語》收了起來,脫掉身上的長袍,打量著自己結實的軀體。

身材真好!

也不知道將來要便宜那個女人!

他將身體浸泡在房間的水桶裡面,然後按照自己腦海里龍族的修行辦法去練習《行雲布雨決》。

龍族生來強大,他們稱呼自己為半神之體。但是行雲降雨並不是天生的,而是需要經過修鍊和感悟才能夠做到。

有人說每一頭巨龍都能夠行雲降雨,其實這種說法是不對的。

除了龍王和龍族的三大神龍使,能夠行雲或者降雨的龍族屈指可數。也只有那些極其優秀的龍族才能夠掌握這樣的技能。甚至大多數龍族耗盡一生也沒辦法在天空翱翔向大地布雨。

和李牧羊融合的那頭黑龍自然是能夠施展這種神通的,可惜李牧羊想要使用的話,還需要重新修習——

也就是說,他只有功法口決,能不能學會,那就要看李牧羊的天賦和毅力了。

李牧羊的身體潛入水中,將腦袋也埋進去,按照記憶中的口決,將身體放鬆,進入龜息狀態。

「牛雖有耳,而息之以鼻;龜雖有鼻,而息之以耳。凡言龜息者,當以耳言也。」

這種修行方式和道家的《龜息真定功》有些類似,天下法門,到了一定的境界其實就成了萬法歸一。不管是人族還是龍族,都是同樣的道理。

李牧羊的整個身體都埋在水桶里,水面平靜安逸,只有細小的漣漪在輕微的蕩漾開來。

李牧羊的思緒清凈空明,腦域裡面有一顆顆金色大字在閃爍。

那是《行雲布雨決》的口決,在李牧羊修行這種功法時,它會以這樣的方式呈現在李牧羊的面前。

那些字體生僻詭異,和《祭龍咒》裡面的那些字眼相似。不過,這自然是難不懂李牧羊的。要是學院搞一個龍族語等級考試的話,他至少能夠過六級——也不知道有沒有這樣的等級考試,回頭得向羊師詢問一聲。

當李牧羊練功修行時,天空有雲朵向著他所居住的小院位置轉移。

只是那些白色的雲朵懶洋洋的,不像是因為神龍聚攏而來,看起來更像是它不小心被風給吹過來的——很有演戲天賦,一點兒也不會讓人懷疑它的動機。

有風輕拂,吹盪著院子里的落葉,吹走那些剛剛落下的灰塵。它們鑽進屋子裡,沿著李牧羊的水桶轉著圈圈。

屋子裡面安靜極了,彷彿時間也在這一瞬間停止了。

「李牧羊——」

啪啪啪——

院子外面,有人在拍打著門板,喊叫著李牧羊的名字。

突兀的,水面的漣漪開始變大,出現一些劇烈的波紋。

很快的,開始有咕嘟咕嘟的泡泡聲音響起,然後那桶裡面的溫水就像是燒滾沸騰了一般。

那泡泡越來越大,竟然開始朝四處飛濺。

那些水滴掉落在地上,化作一股股的白煙,瞬間又消失不見,地上沒有任何殘留的水漬。

「李牧羊——」

聲音急促,拍門的節奏也急促起來。那聲音越來越大,聽起來像是有什麼焦急的事情。

咕嘟咕嘟——

水溫越來越熱,咕嘟咕嘟的泡泡越跳越大。就像是這木桶下面有一堆巨大的柴火在燃燒一般。

轟——

李牧羊的腦袋猛地從那滾水裡面竄了出來。

他臉上的皮膚完好無損,並沒有被這滾水燙傷,但是眼睛卻變成了血紅色。

那血紅色的眼睛像極了那黑龍發怒時的眼睛。

「呼——」李牧羊沉重的喘息,大口大口的噴出熱氣。

「李牧羊,快開門——」外面的聲音再一次固執的響起。

嘩啦啦——

李牧羊抬起了胳膊,巨大的手掌搭在木桶的邊緣。

不,那不是人的手掌,而是龍的爪子——

褐色的皮膚,堅硬的鱗片,還有那尖銳鋒利的指甲——

他的爪子搭在木桶之上時,那龍爪的威力『嚓』一聲將木桶給撕下來一大塊的碎片——

「李牧羊,我知道你在裡面——快開門,再不開門我就撞門了——」那外面的聲音還在不停的響起。

血紅色的眼睛朝著聲音響聲的方向轉了過去,殺機凜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