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歷史軍事

逆鱗 第一百九十三章、浮屠城破!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自己預留了後手。倘若那隻沒有被碾滅的龍族尚且活著,自然會對那些天神雕像動手,然後天崩地裂,將整個屠龍峽谷都會毀掉—— 他們要將這屠龍峽谷掩埋,讓它永遠都不可能重見天日,出現在公眾面前。 ...

? 第一百九十三章、浮屠城破!

深山老林,寒潭岸邊。

千度眼神一眨不眨的盯著那湖面,林滄海站在旁邊細聲勸慰,說道:「這個時候還沒能上來,怕是沒機會上來了——」

「我們將整個萄索了一遍,沒有見到李牧羊的蹤跡,就連那隻三眼冰蟾也被我們殺了,裡面——並沒有發現李牧羊的屍體,我總覺得這裡面大有玄機——」千度不甘心的說道。

「寒潭深不可測,塘魑奘,還有不少地底峽谷和地縫,我們搜索的也不過是表層而已—!豬!鄭祝祝.zHuzHudAo.COM—那隻三眼冰蟾要是把李牧羊給吞了消化了呢?畢竟,那麼大一個怪物,胃部消化能力一定是極強的——再說,會不會是其它的動物把它吃掉了呢?吃掉李牧羊之後,躲到一個誰也找不到的地方躲起來,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相信他還活著。」千檔饋

「希望如此吧。」林滄海一無無奈。他也不願意相信李牧羊就這麼死了,但是眼前發生的狀況一點兒也不樂觀。普通人能夠在潭底呆上多長時間?他們又能在潭底呆上多長時間?

雖然他不知道李牧羊的修為境界,但是想來是不可能有自己和千度高明的。

就連自己和王姐都堅持不住了,他還能夠在那潭底呆上那麼長的時間?就算沒有被那隻醜陋的三眼冰蟾殺死,怕是也要被失去空氣而憋死被那冰水給凍死。

「我也相信契機還活著。」楚潯手握劍柄,眼眶血紅的盯著寒潭表面。一幅隨時都有可能跳進去的模樣。

「楚潯,你剛才到了哪裡?為什麼我們在潭底沒有見到你?」林滄海出聲問道。

「寒潭巨大,湖底漆黑一片,你怎麼能知道我在哪裡?」楚潯冷哼著說道。

林滄海也覺得是自己想多了,他親眼見證了楚潯對陸契機的感情,歉意的解釋著說道:「說的也是。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想著咱們應該齊心協力——」

楚潯看了千度和林滄海一眼,態度終於有所變化,低聲說道:「謝謝。」

「理所應當之事。」千度說道。

嘩啦——

水花四淺。

一個白衣人影從寒潭裡面竄了出來,身體帶出巨大的水浪。

「契機——」楚潯急聲喊道。他的身體騰空而起,衝過去將陸契機的身體抱住,滿臉狂喜的喊道:「契機,你沒死。你沒死——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實在是太好了——」

陸契機看了楚潯一眼,面無表情的說道:「我沒事。」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

「放開。」陸契機出聲說道。

她的衣服被河水浸濕,玲瓏曲線突顯。楚潯這麼抱著她,讓她覺得非常的不適應。

陸契機的身體落地,楚潯的身體也跟著落地。

千度和楚潯也沖了過來,千度看著陸契機,急聲問道:「李牧羊呢?」

「李牧羊?」陸契機有瞬間的恍神,良久,搖頭說道:「我沒見過。」

「什麼?你也沒有見過李牧羊?」林滄海焦灼不已,急聲說道:「那李牧羊到底去了哪裡啊?他不會是——真的死了吧?」——

「此為《行雲布雨決》,願你儘快滲透,不落族人之後——」

「從今天開始,你將是龍族新王,望你繼承偉業,振興龍族,開拓萬世之功,保龍族世代昌盛——」

「殺了他——殺了他,殺了這些怪物——」——

李牧羊只覺得自己做了一個幽長幽長的夢。

腦海裡面浮現無數的畫面、人物、以及各種經義文字劍法口決,它們飛速旋轉,如一道道光影在眼前閃爍,如山崩洪水一樣洶湧而來——但是等到你伸手觸摸或者細細思量的時候,卻又發現那些信息都『轟』的一聲爆炸開來,金光耀眼,然後思緒裡面一片空白。

金色的光暈盡頭,走出一個身穿白衣的少女。

李牧羊能夠看到它如春風般柔軟的腰身,如小鹿般歡快喜悅的步伐,如最華美的綢緞一樣烏黑順滑的長發,還有那雙讓天上星辰失色的眼睛——

她風情款款的向著李牧羊走來,臉上帶著能夠讓春花綻放春水蕩漾的笑容。

她沒有靠近,站在李牧羊前面不遠處的地方對著他笑。

不知道怎麼的,在看到她笑臉的那一瞬間,李牧羊心裡的迷惑和煩惱『嗖』的一下子就消失不見了。

他眼神欣喜的回看著她,也跟著咧開嘴巴笑了起來。

她張開嘴巴,想要對著李牧羊說些什麼。

但是,她說出來的話卻沒有任何的聲音。

李牧羊能夠看到她說話的動作,卻聽不到她說話的聲音。

他聽不到他在說些什麼。

「你在說什麼?」李牧羊急了,出聲問道。

女人仍然在竭力的說著,說著李牧羊聽不到的話。

當她發現李牧羊一臉焦急的模樣后,輕輕的嘆息,深深的看了李牧羊一眼之後,然後轉身朝著那光暈深處走過去。

「新月——」

李牧羊急了,出聲喊叫著那個女人的名字。他追了上去,想要去抓住那個女人的手腕。

他不知道他是什麼人,但是他感覺的到,她一定是對自己很重要很重要的人。不然的話,看到她轉身離開的時候,自己怎麼會那麼難過呢?

可是,那女人的身影已經在金光的邊緣處消失。

「新月——」李牧羊嘶聲吼道。

「呼——」

李牧羊猛地從睡眠狀態中驚醒過來。

嘩啦啦——

長發濕淋淋的甩開,頭頂之上無數紅血滴落。

此時此刻,他正浸泡在血龍池裡面。殷紅色的血水將其下半身淹沒,可是他的上半身身體卻白皙細膩,如白雪碧石,如最名貴的宮瓷。倘若再有人叫其『黑炭』的小名,怕是會被人笑死。

現在的李牧羊哪還有以前黑炭的影子?

他的氣質冷洌霸道,五官若刀削斧劈。顧盼間自有一股子藐視世人的王者氣息。

他的眼睛也發生了變化,以前李牧羊的眼神簡單純粹,有著少年人的喜悅和憂傷。

現在的眼神漆黑深邃如寒潭之水,讓人一眼望不到盡頭。一眼下去,就仿若經歷千年一般。

脫胎換骨!

現在的李牧羊可以用脫胎換骨來形容。

血龍池裡面爬起來的少年,現在已經成為龍族新王。

成為攪#動風雲,和星空之下最強者爭鋒的不世王者。

池水平靜溫暖,失去了初見時的沸騰咆哮之態。彷彿它們的委屈和憤怒突然之間就消失了一般。

它們輕輕的拂弄起紅色的漣漪,溫柔的撫摸著新王的軀體。

它們從李牧羊的身體上面感受到了熟悉的氣息,那將是解除它們心魔和委屈的希望之所。

「這裡是屠龍峽谷——」李牧羊喃喃自語。「陸契機呢?」

李牧羊輕輕動彈,身體就突然間騰空而起。

他的身體飛翔在高空之上,居高臨下的打量著這屠龍峽谷的一切場景。

威武高大的天神雕像、就像是一把巨劍插在巨龍身上的屠龍台,屠龍台上面的巨大石桌以及那替李牧羊招引來降龍禁制的混沌巨斧——

它們還在。

但是,那顆被十幾條鐵索束縛的巨大頭顱卻消失不見。

還有遠處的那些龍骨,那些堆放在一起就像是垃圾一樣擺放的龍頭,它們全部都消失不見了。

想起自己被降龍禁咒困鎖之時,它們用自己最後一絲殘存的神念拚命撞擊,最終落得魂飛魄散——

李牧羊的心臟抽痛不已。

「藹—」

李牧羊一拳轟出。

嚓——

一尊天神雕像斷裂兩截,巨大的身體連腰斬斷,轟隆隆的朝著這血龍池所在的方向碾壓過來。

其它的天神雕像也像是有了反應,嚓嚓的開始斷裂破碎起來,然後身體跌倒,朝著龍血池砸了過來。

——

天崩地裂,亂石翻滾。

整個屠龍峽谷都跟著搖晃起來,血龍池的地底下出現裂縫,大量的龍血朝著那縫隙裡面倒灌。

「卑鄙的人類。」李牧羊憤怒之極。

他知道,那些人族強者布下的降龍禁咒沒能困住自己后,他們就給自己預留了後手。倘若那隻沒有被碾滅的龍族尚且活著,自然會對那些天神雕像動手,然後天崩地裂,將整個屠龍峽谷都會毀掉——

他們要將這屠龍峽谷掩埋,讓它永遠都不可能重見天日,出現在公眾面前。

他們要永遠的守護住那個秘密。

那些龍族,他們也將是永遠的罪惡之源——

李牧羊的身體在亂石中間亂竄,躲避一塊又一塊石頭的追擊。然後飛快的朝著那條狹窄的石徑小道沖了過去——

他知道,那裡將會是唯一的逃生之所。

可惜,李牧羊想得還是太簡單了。

當它逃離的時候,整個浮屠城也跟著震動搖晃起來,然後大塊大塊的青金石和漢白玉石脫落——

浮屠城也分崩離析,瞬間塌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