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 都市言情

逆鱗 第一百九十一章、龍族新王!

作者:柳下揮

本章內容簡介:剛幫他們打敗了深淵惡魔的英雄——他們為什麼要那麼做?和平相處不是更好嗎?萬一蠻族再次入侵呢?」 「因為他們害怕。」那雙眼睛無比堅定的說道。「因為他們害怕龍族的強大,害怕龍族的存在會影響他們的統...

第一百九十一章、龍族新王!

聲音悲愴,恨意滔天。

那種絕望和痛悔深入骨髓,萬年的時光流逝歲月變遷也不能減淡分毫。

相反,它反而會隨著滄海桑田的變化而越發的清晰深刻。

每多活一天,就對自己的族人多一分愧疚。

每讓仇人多活一天,就對自己多了一分自責。

它無盡的生命里就只有一個願望,一個目的:誅殺叛徒,覆滅人族。

「因為我的輕言,所以才讓族人和那些深淵惡魔血拚。因為我的愚蠢,所以才讓族人被那些兇險狡詐的小人屠殺。因為我——都是因為我,我龍族才遭此大難,幾欲滅族——」

「那些狡猾的人類,那些骯髒的兇手,那些口腹蜜劍的混蛋,那些高高在上的人族修士九國之王——他們言而無信,面目可憎,比那些來自深淵的惡魔還要更加兇殘恐怖,至少,那些深淵蠻人還知道信守諾言,遵守契約精神。對人類來說,沒有什麼是必須要遵守的,只要是對他們有利的,他們就毫無顧忌踏破底限——」

「為什麼?」李牧羊難過的不行。想到那場叛變,那場針對友軍的瘋狂屠殺,他的心痛得快要滴出血來。「他們為什麼要那麼做?龍族是他們的朋友,是剛剛幫他們打敗了深淵惡魔的英雄——他們為什麼要那麼做?和平相處不是更好嗎?萬一蠻族再次入侵呢?」

「因為他們害怕。」那雙眼睛無比堅定的說道。「因為他們害怕龍族的強大,害怕龍族的存在會影響他們的統治地位,害怕龍族成為人類真正的英雄,而他們將什麼也不是——他們甚至不敢讓億萬同族知道,他們是在哀求龍族出手救援的情況下才能夠打敗驅趕蠻族,保護信任供養他們的子民。」

「於是,他們決定屠殺龍族,將所有的龍族全部都滅掉。那樣的話,抵禦蠻族的勝果便被他們緊緊的攥在手裡。那些害怕被蠻族殺害佔領的百姓們視他們為神,稱呼他們為屠龍英雄——沒有了強大龍族的威脅,他們將會高枕無憂。世世代代的佔領著神州大地,永遠都不會有另外一個更為強大的種族來挑釁和危害到他們。永遠都不會有另外一個族群成為人族的英雄。他們才是英雄,他們是唯一的救世主。」

「該死。」李牧羊咬牙切齒的說道。

「他們發動攻擊的時候,是龍族最為虛弱的時候。所以,他們成功了。他們養精蓄銳,而且暗設伏兵。他們從背後對沒有任何防備的龍族下手——為了掩蓋自己的罪惡,他們將龍骨推進潛江,龍血染紅潛江。龍血性熱,龍魂難滅。於是潛江變成了怒江,怒江時而大浪滔天,時而悲嚎憤怒,正是我族精英不死的冤魂在哭訴——」

「卑鄙之極。卑鄙之極。」李牧羊這次是完全站在龍族這邊了,握緊拳頭說道:「然後呢?你怎麼——怎麼跑到我身體裡面去了?」

「我誅殺蠻王和其麾下十大蠻將之後,身受重傷,實力衰減。退到安全區域時,卻被最信任的人族朋友刺了一槍,傷及肺腑——大變突生,根本就難以預料。與此同時,數十名人族精英將我圍困,欲屠之而後快。我耗盡神力突圍而去,想著等待休養好身體之後為族人復仇。」

「沒想到,在我擊殺了數名參與怒江之戰的屠龍英雄之後,卻被那隻該死的火鳥盯上——」

「那個該死的火鳥?」李牧羊表情疑惑,問道:「它是誰?」

「鳳凰。」那雙眼睛的神色變得複雜起來。

「鳳凰?」李牧羊張大嘴巴,說道:「我以為這種神獸只存在於上古神話故事之中——當然,那個時候我以為巨龍也是,我根本就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會有巨龍——」

「她是我的朋友。」

「我明白,老師說過,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什麼樣的人和什麼樣的人在一起,地主的朋友都是地主,神獸的朋友也都是祝獸——」

李牧羊說不下去了。這不是在罵自己嗎?

「鳳凰是人族的母族,世世代代的傳承之責就是守護人族血脈延續香火不熄——她知道我欲滅人族的心意,所以在我想要屠城滅國的時候,幾次三番的前來阻攔,最後,纏繞不休,戰鬥不止,想要分開已不可能。我們的戰鬥終於招引來天劫,我將畢生修為知識所見所聞積攢在一滴眼淚里——」

「龍王的眼淚。」

「不錯,世俗之人是這麼稱呼——其實那是龍魄——千年萬年,龍王魂魄不滅。只要存一絲神念,以後就有復活的機會。但是剛才那些為了救你而將魂魄撞得飛散的族人,它們再也沒有機會復活了——」

「龍還可以復活?」李牧羊感覺自己在聽天方夜潭。每一件事都玄之又玄,每一句話都石破天驚。他的小心臟根本就受不了了。

「龍族天生就是半神之體。雖然不能像那些仙人一般得不死之身,卻能夠在龍族密咒之下重鑄肉體。當然,這必須是要黃金龍王才能夠做到,普通龍族不可能幫助其它的族人復活——這就是為何龍族族人對龍王如何忠誠恭敬的原因,因為只有龍王才最有機會三變之後升級至黃金龍,然後擇忠誠勇敢者將其復活,給予其第二次生命——」

「你也不行?」李牧羊瞪大眼睛,說道:「你也不能復活龍族嗎?你是什麼級別?」

「我的級別屬於黑龍王。」那雙眼睛不無驕傲的說道。當然,那樣的膨脹感也不過是一閃而逝,很快的就消失的無影無蹤。「最失敗的一任黑龍王。」

「龍族三變呢?你變了幾回?還有幾次才能夠成為黃金龍?」李牧羊滿臉激動的問道:「是不是等到你成為黃金龍之後就可以幫助你的族人復活?」

「是的。」那雙眼睛無比堅定的說道。「只要我能夠成為黃金龍,我就可以復活我的族人——」

「太好了。」李牧羊鬆了口氣,說道:「你要努力埃就算不能為族人復仇,只要把它們全部都復活,不也算是一樁天大的喜事嗎?」

「是你要努力。」

「什麼意思?」

「嚴格意義上來講,我已經死了。身體自爆,能量體消失,只有一縷神念殘存在龍王的眼淚裡面——這也是我為什麼可以和你對話的原因。你此時不在六界之內,而是被我拉進了龍王的眼淚空間裡面——我死了,但是你還有機會。你繼承了我的衣缽,融合了這顆龍王的眼淚,你就是龍族新的君王——你要活著,你要努力,然後復活死者,複習龍族——」

「——」

李牧羊都想抽自己一個大耳瓜子了。

好端端的,幹嘛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就連眼前這位活了數萬年的大叔——大爺——,不,老老老爺爺都沒辦法做到的事情,自己一個小年輕能夠做到嗎?

再說,龍族現在的情況他是清楚的。神州大地,人人都想成為屠龍英雄。如果讓他們知道自己是一條龍,別說是復活死者複習龍族這樣的家族大業了,就是自己這條小命還能不能得保也是一個未知數——

「如果我能夠做到的,我自然是會竭盡全力的。但是,我怕我拚命努力也沒辦法做到,那就辜負了前輩的重託——」

李牧羊小心翼翼的斟酌著用詞,一臉誠肯的看著那雙眼睛,說道:「要不,前輩把這龍王的眼淚贈送給有緣之人?」

「怎麼?」那雙眼睛變得慍怒起來,說道:「你不願意?」

「我不是不願意,我就是——怕我做不好。」

「膽小懦弱如鼠?做一個任人欺辱打罵的廢物?」那個傢伙說話開始帶刺了。

李牧羊也帶了一點點的脾氣,說道:「我承認,我是有一些害怕。膽小懦弱如鼠,至少我還能夠活著。但是如果我拍著胸膛告訴你我一定可以做到你的託付,那我就是在欺騙你也在欺騙自己——我沒有信心,一點信心也沒有。你都做不到的事情,你怎麼能奢望我這樣的一個人能夠做到呢?」

那雙眼睛裡面的怒氣消失,看向李牧羊的眼神也溫和許多,說道:「我知道,這確實有些強人所難。但是,當時我的能量體爆炸之時,龍王的眼淚就自動覓主進入你的身體——你手背上的那邊鱗片,便是龍王的眼淚的實質。只是你大多數時候沒有發現它的存在而已——」

李牧羊抬起手背查看,那雙眼睛看著李牧羊說道:「不用找了,它在皮肉裡面,不可能讓世俗的眼光看到。」

「——」

「龍王的眼淚已經擇主,就是我也沒辦法再做出改變,更不可能將其轉贈給其它人——如果可能的話,我確實想過要這麼做——」

「——」李牧羊氣憤之極。好端端的,這條老龍怎麼還罵起人來了呢?

手機用戶請訪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